陆仲谦和万宁认识多年,他一向了解万宁的性子,不是有些端倪的事,她不会无端和他说这些话。

    和万宁的消息来源多半是在万长生那儿。

    秦嫣家里昨晚刚出事,一天没到,上边就开始敲边鼓儿,秦嫣也突然毫无预兆地离开,一声招呼也没打……

    陆仲谦不自觉地拧了拧眉,手不自觉地抓过钢笔,紧紧攥着,一上午都在为秦嫣的安危担心,没来得及冷静下来细想这中间的关系。

    劫匪是凌晨三点多闯进来的,秦正涛恰好起床上洗手间,听到秦嫣屋里动静才急去敲门。

    秦嫣在家里没有把门反锁的习惯,因此秦正涛很轻易地推开了门,却没想到给了劫匪可乘之机,借着劫持他逃离。

    按秦正涛的描述,劫匪当时推开他跳上车逃离时秦嫣也开车追了出去,将近两个小时才回来,这完全不符合秦嫣的性子,穷寇莫追,依她的性子,她应是会先看秦正涛伤得重不重,而不是即刻追了出去,除非她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劫匪手中。

    手中捏着的钢笔被重重抛下,陆仲谦深吸一口气,烦躁起身,他鲜少有这种无力感,担心着秦嫣,也气着她,即使他不是她的男人,总也还是个警察,遇事就不能好好找她商量?

    陆仲谦拿起手机,又试着给秦嫣拨了个电话,依然是关机状态,林小由严厉和莫非几个也是,就连钟炫那边也打不通电话。

    他们有自己的通讯方式,如果不是内部的人,根本无法联系到人,只能试着辗转联系远在海外的季闵。

    陆仲谦并不认识季闵,只是从掌握的证据来看,季闵与royal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秦嫣在英国那几年也是和季闵关系极为亲密的。

    季闵的电话在辗转了几次后才打通,打通电话时已是凌晨一点。

    “您好?”电话那头传来温柔的女声,平淡如水,优雅细致的女人。

    陆仲谦捏着话筒,极力让声线保持平稳:“我找秦嫣!”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你是谁?”

    “我是她男朋友,陆仲谦。”

    “陆先生,秦嫣不在我这儿。”

    “我知道她在。她现在除了你那儿哪儿都去不成。”陆仲谦淡声道,声音很平稳,心里却也不太确定。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别的声音。

    “陆仲谦!”

    低软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低低传来,熟悉而美好,陆仲谦捏着手机的手都不自觉地收紧,声音有一丝低哑,“秦嫣,你没事吧?”

    “我很好。”秦嫣低声应着,听声音没有太大起伏。

    “那天晚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陆仲谦问。

    秦嫣没有正面回答:“陆仲谦,你是警察,我是贼,我们以后别再联系,我在伦敦只是暂时落脚,一会儿就走,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见。”

    “别挂电话……”陆仲谦急声怒吼,却依旧不及秦嫣快,那边已挂了电话,“嘟嘟”的忙音在耳边响着,陆仲谦差点没将手机砸出去。

    他就着原来的号码回拨了过去,手机已经关机。

    “shift!”一声低咒,陆仲谦捏着手机往掌中一收,强压下心底窜起的怒意,站起身,转身开了电脑,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电脑上敲击着,查询最近的航班。

    最近的直达航班都已在上午十点多,转机这个点也没有合适的航班。

    陆仲谦订了最近的一趟航班,第二天一早敢去局里把手中的工作简略交代了下,转身便要往机场赶,却在办公室门口撞上了正欲开门的万宁。

    万宁手里正拿着份资料,冷不丁被推开门的陆仲谦一撞,“啪”的一声轻响,资料掉落在地。

    “抱歉!”陆仲谦往掉落在地的文件望了眼,淡声道歉,“有什么事儿等我回来……”

    未完的话突然卡住,万宁疑惑地望向陆仲谦,却见他死死盯着掉在地上的文件,浓眉深锁,墨眸凝成了两道利剑,直直地射向散落在地上的资料。

    万宁默默地往掉在地上的资料望了眼,不自觉地抿唇,蹲下身,纤白的手伸向散落在地的资料,慢慢收拾着,声线也极其平缓:“秦嫣涉嫌参与多起国际重要文物盗窃,同时涉嫌参与去年伦敦港的袭警案以及今年年初hz的白玉尊失窃案,并且极有可能是royal的核心成员,所有证据皆指向她,这是正式的逮捕令和通缉令。”

    说话间万宁已经站了起来,定定望向陆仲谦:“你现在是要赶着去伦敦找她吗?仲谦,你要谈恋爱是你的自由,但是以秦嫣犯下的事儿,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和秦嫣最好保持距离。”

    陆仲谦往万宁望了眼,两片薄唇紧紧抿成了一道锋锐的直线,黑眸紧紧地盯着她。

    万宁亦无惧地迎向他的目光。

    陆仲谦视线从她平静的脸蛋上移往她捏着的资料上,锐眸一凝,伸手从她手中抽出了那份通缉令和逮捕令,一边掏手机给下面的人打电话让先把通缉令拦下来,一边快步往万长生办公室而去。

    万长生办公室门虚掩着,陆仲谦象征性地敲了两声后已握着门把推门而进:“万局。”

    万长生正在打电话,看陆仲谦进来,冲他摆了摆手让他先等等,对着电话那头说:“行,就先这样吧,我这边还有点事,回头儿再联系您。”

    挂了电话,望向陆仲谦;“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出什么事儿了?”

    陆仲谦径直走向了办公桌,“啪”的一声把手中的通缉令甩在了办公桌上,两手撑着桌面,紧紧地盯着万长生:“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万长生往他扔在桌上的通缉令望了眼,伸手拿起,将眉头一皱,声音倏地发紧:“谁发的通缉令和逮捕令?”

    “是我!”万宁推门而进,她的手握着门把,眼眸淡淡扫了眼陆仲谦,视线最后落在万长生脸上,扬了扬手中的资料,面容沉静:“这是证明秦嫣是royal成员的证据,包括她在这三年中涉嫌参与的多起重大国际文物盗窃案、袭警等特大案子的相关证据,已构成犯罪事实且罪刑严重,符合司法规定的逮捕条件,但犯罪嫌疑人在逮捕前夕下落不明,存在逃避责任之嫌。在无法保证犯罪嫌疑人是否有危害他人安危的前提下,下达通缉令是最迅速有效的缉捕方式。”

    “胡闹!”万长生突然怒斥,一把将手中的通缉令摔在了桌面上,手往门外一指,“马上出去,把这通缉令给撤了。”

    “为什么?”万宁皱眉,手握着门把不动,望向万长生的眼神有些咄咄逼人,“难道就因为她是警察家属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今天就是我手上握有您犯罪的证据我也会二话不说申请逮捕令,法不容情,她秦嫣就是省长女儿犯了事儿也得认罪。”

    “她是国安厅的人。”万长生怒极吼道,吼完发现万宁和陆仲谦俱望向自己,这才察觉自己失言,抿了抿唇,声音压了下来,“严格的说也不算是,有些东西总没法通过正规途径解决。”

    没再多做解释,冲万宁说道:“总之,你立刻,马上,给我把这通缉令给撤了,你这是在捅大篓子你知不知道,谁允许你这么干了,以后未经过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擅自做主。”

    吼完也等不及劝万宁出去,也知道劝不动,伸手抓过电话,快速地拨了串号码,吩咐下面的人立即收回那份通缉令。

    下面的人稍早前收到陆仲谦电话,暂时压着没敢动。

    万宁对万长生的做法不解,她性子一向嫉恶如仇,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犯了法就得伏法,容不得一丝情面,这也是万长生从小一直这么教导她和万晴的,但万长生的做法明显有违他的初衷。

    “为什么!”静静地看着万长生近乎气急败坏地吩咐人处理这事儿,万宁问,平静的嗓音突然变得尖锐,“就算她是上面的人那又怎么样,你知不知道我去年为什么会中枪坠海?我在外面吃了多少苦我差点回不来了你知不知道?那场枪战牺牲了多少人成霖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她当时故意放假情报导致我们中了埋伏,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她犯的事儿凭什么所有后果都我来承担,到头来却什么都是她的,就连陆……”

    万宁突然打住,紧咬着下唇,往陆仲谦那边望了眼,倏地转身,“碰”的一声把房门给狠狠摔上。

    陆仲谦一直沉默地看着父女俩,直到万宁把门甩上,才望向万长生,薄唇动了动:“谢谢!”

    万长生望向陆仲谦,头疼地揉着眉心,有些赧颜:“让你见笑了。”

    陆仲谦扯了扯唇角:“没关系。”

    转身想离开,万长生出声拦住了他:“仲谦,我得先给你提个醒儿,秦嫣这事儿现在确实不好办,盯上秦嫣的不只咱自己的人,现在人证物证均指向她是royal核心成员,你背着我调查过royal的案子,royal犯了多少事儿得罪了多少人你比我清楚,要是有别的国家要拿这个说事,我不会堂而皇之地包庇,该配合还是得配合。现在外边那么多人盯着她干什么?说白了,无非是想顺着这个诱饵往上爬,看看她背后的royal和这个国家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是谁在背后纵容他们,说白了,无非是要一个可以让他们名正言发难的理由。””

    “万局。”陆仲谦扭头望他,徐徐开口,“无论你们是不是把秦嫣当成了一招棋子,她是我的女人,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弃她的。”

    陆仲谦的话让万长生不自觉地拧眉:“仲谦,在你是秦嫣的男朋友之前,你首先是一名警察,一名国家刑警,在外面,你的一言一行甚至可能代表着这个队伍的形象,秦嫣的身份有多微妙你又不是不清楚,当年一个钟朗差点毁了多少人你知不知道,我绝不容许我的属下再犯当年的错误。”

    钟朗是局里的前辈,陆仲谦对他的事多少有耳闻,当年便是为了救一个女人毁了。

    “我不会成为他。”陆仲谦应,定定望向万长生,“万局,我希望从今以后,秦嫣的事儿除了我,谁也不许再插手!谢谢!”

    陆仲谦从万局办公室出来,刚推开门便看到程剑和小柯几个不时担忧地往这边门口望望,再往万宁办公桌方向望望。

    万宁正坐在电脑前忙活着,披散下来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脸。

    “没事忙了吗?”陆仲谦朝几人淡淡扫了眼,边往外走,边吩咐,“程剑,继续监控唐森行踪,今晚我要确切的玉玺交易时间地点。小柯,厉琳那边带回来再审一回。”

    吩咐完,人已走到门外。

    程剑眼看着陆仲谦已经走到门口,下意识问道:“头儿,你现在去哪儿?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royal这两天内部出了点事,顾不上其他,king有可能会在这两天完成交易!”

    “我出去一趟。”陆仲谦淡应,“确切的时间,地点,晚上给我!”

    边说着边抬起手腕望了眼,手机恰在这时响起,陆仲谦接起,却是秦冉打过来的,秦正涛收到秦嫣被通缉的消息,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正在医院急救。

    ————

    陆仲谦终是放弃赶往机场改而去了医院,从昨晚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飞到那边未必能找到秦嫣,当下还是得先解决唐森的问题

    他赶到医院时秦正涛已经缓过气来,病房里热闹异常,或许用嘈杂更合适,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到秦正涛带着急喘的咆哮:“我们老秦家怎么出了这么个逆女,正经事不干非去干犯法的事儿,她这几年不是在上学的吗,怎么就……”

    秦正涛以前在部队待过,职位还不低,有不少老下属现在也在司法机关工作,想来是他那些老下属刚接到通知就给他通了信儿,通缉令虽暂时被压了下来,却还是被万宁给发出去了的,还是让部分人瞧见了。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