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人呢?”锐眸往屋里扫了眼,没看到熟悉的人影,陆仲谦蹙了蹙眉,凝声问道。

    高健正拿了份资料从杨教授办公室出来,远远便看到陆仲谦,走了过来打招呼。

    “林小由严厉几个呢?”陆仲谦望向高健问道,开门见山,省掉了客套话。

    高健皱眉:“他们不是集体去参加严厉的婚礼了吗?秦嫣没和你说吗?秦嫣这次做得可不厚道了……”

    高健开了话匣子,开始絮絮叨叨地念叨起来,完全没留意到陆仲谦拧紧的眉梢,直到被陆仲谦打断:“什么时候开始请假的?请假几天?”

    “严厉昨天下午就请假走了,秦嫣好几天没来了,小由和莫非今天开始请的吧,具体的我倒不是很清楚,都是直接和杨教授请假的。”

    陆仲谦往杨教授办公室望了眼:“杨教授在吗?”

    “在里面,我去帮你通知一声吧。”高健说着要去通知杨教授,陆仲谦已越过他,直直往杨教授办公室而去,屈指礼貌性地扣了两声,没等里面应声,人已推开门进去了。

    “抱歉!”陆仲谦淡声道,手往胸口口袋一伸,扯出了警证,“杨先生,耽搁您一会儿。”

    杨教授许是没想到陆仲谦会进来,甚至是亮出了警证,愣了一小会儿,但很快反应过来,人也跟着站起身,招呼着入座,挥手让跟着进来的高健先出去。

    陆仲谦没心思和杨教授客套,直直走向办公桌:“秦嫣去哪儿了?”

    杨教授皱眉:“她不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的吗?”

    陆仲谦盯着他定定望了三秒,手往桌上一撑,身子微微向前,盯着他的眼睛:“杨先生,品鉴秘密参与了royal多起非法盗取文物行动,秦嫣、林小由、严厉和莫非均为royal内部成员,却都被安排在关键岗位上。”

    顿了顿,陆仲谦声音沉了下来:“杨先生和royal是什么关系?”

    “什么royal?”杨教授皱眉问,一头雾水的样子。

    “杨先生,别和我打马虎眼,我今天的目的不是要彻查你和royal间的关系。”陆仲谦盯着他,声音依然沉冷,语气中却不自觉地揉入了一丝浮躁,“秦嫣到底去哪儿了?”

    杨教授依然皱着眉:“陆警官,这事儿我真不知道,我只是老板,下班时间她不必和我报备。”

    陆仲谦撑着桌面的手往下压了几分:“她现在怀着身孕,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拿你们给她陪葬,别以为你们上头有人罩着我就动不了。”

    撂下狠话,陆仲谦转身而去,给程剑打电话:“查到出入境信息吗?”

    自从联系不到秦嫣他便让程剑调查秦嫣的出入境信息及机场监控,只是秦嫣这种职业的人,多的是伪造的身份,她用任何一个身份,他这边在短期内都没办法查出来。

    “没有记录,监控里目前也没发现嫂子身影。”程剑那边应道。

    “再仔细查查。顺便查查林小由严厉等人这几天的出入境记录。”陆仲谦吩咐着,想到一事儿,“我让盯着严厉的人,谁撤回来了?”

    “万局。”程剑应道。

    陆仲谦皱了皱眉,没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又往秦嫣在b市的另一处房子走了趟,敲了半天门没反应,估计人也没在,这才回局里。

    会议已经开完,万宁进来给陆仲谦简单汇报会议情况。

    “盯着严厉的人是你让万局给撤回来的?”陆仲谦打断她,问道,万局从不会无故干预他的行动。

    万宁愣了愣,很快回过神来,大方应承了下来:“是我,也是我爸的意思,我这边需要人手,而他觉得品鉴那边没必要派人盯梢,当初秦嫣被逮进来2个小时不到就有人打电话过来招呼放人,而更早前其他三人也是同样的缘由被放出来了,你觉得他会赞成继续浪费警力盯着人吗?”

    陆仲谦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陡然窜起的怒,手往门外一指:“出去!”

    共事多年,万宁对陆仲谦还是理解的,明显感觉到他的怒意,隐约察觉到他的怒意,心里略有委屈,不自觉地抿了抿唇:“仲谦,你是不是认为我是故意这么做的?你觉得我是故意支开人让他有机可逃的?”

    “我没这个意思。”陆仲谦淡淡望她,收回了手,“你先出去!”

    万宁不自觉咬了咬唇,转身便走,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仲谦,我知道你在为秦嫣担心,我也希望她没事,但是有些话我还是不得不说,royal只是一个处于灰色地带的组织,无论他们上头有什么人罩着,哪怕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触犯了法律就是触犯了法律,法不容情,一旦他们在国际上被正式通缉,我们势必得配合把人交出去。”

    话完离去。

    陆仲谦坐在原地未动,万宁的警告他不是不明白,无论秦嫣他们头上有谁罩着,毕竟是介于黑与白的灰色地带,一旦出现万宁说的那种情况,从全局考虑,弃卒保车是肯定的,他们这批人势必得被撇得干干净净。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