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谦没想到万宁还在,开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她时略愣了愣,眉梢微微拢起,问道:“怎么还没回去?”

    万宁扭头望向他,微微一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站了起来,手里还抱着一沓文件夹,她刚才过来时一起拿过来的。

    陆仲谦朝她望了眼,手握着房门习惯性地就要关上,想了想,又停了下来,任由房门开着,走向她:“案子很急吗?”

    万宁朝敞着的门口望了望,无所谓地耸耸肩,笑着道:“你对秦嫣还真上心,没想到你心心念着的那个人会是她。”

    陆仲谦微敛着眸,没应,径自走到冰箱给她拿了瓶饮料,递给她:“案子进展怎么样了?”

    万宁看他没有多说的意思,也没继续追问,翻开了文件夹:“king那边最近会有大动作,有一大批古文物要出手,传说中的玉玺就在其中,royal那边也想分一份羹,目前蠢蠢欲动中。唐森过两天会离华,是否要控制他的行踪?”

    “先放行。”陆仲谦沉吟了会儿,说道。

    万宁点头表示明白,又谈了些别的案子。除了唐森那个,都不是什么特别急迫的案子,陆仲谦没什么心思去想工作的事。

    以往他所有的心思都在工作上,鲜少会因为别的事影响工作,但今晚却有些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秦嫣和孩子。

    万宁也注意到了陆仲谦的心不在焉,停了下来,望向他:“怎么了?”

    陆仲谦摇摇头,手指捏着眉心,轻揉了揉:“工作的事明天再说吧,天色不早了。”

    万宁在工作上很拼命,相处六年,陆仲谦一直很清楚她这点,两个人都是认真而拼命的人,以前也不少像现在这样为了讨论案子彻夜不睡的情况,但那时多是在办公室里,偶尔也有其他人在,自己心里也没别的惦记,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他毕竟是有女朋友的人,想着秦嫣刚才离开时的神色和眼神……

    陆仲谦静冷的黑眸有了一丝涟漪,人已站了起来:“万宁,你先回去吧,工作的事上班再说,你身体刚恢复,需要多休息。”

    万宁转身望向站在门口的他,定定地望了好一会儿:“你怕秦嫣误会?”

    陆仲谦手握着门把,神色未变:“不仅她会误会,任何人都会误会。”

    “仲谦。”万宁微微拧眉,收拾着文件站起身,“我们这种工作,避免不了会像现在这样的时候,难道每一次她都得甩脾气离开?她既然选择跟你在一起,总得学会理解和信任的不是吗?”

    所以她宁愿现在就放手。

    陆仲谦垂着眼睑,脑海里突然划过这句话,满脑子都是盈满痛楚的双眸,心也跟着揪了下。

    “万宁,这不是理不理解或者信不信任的问题,假若我看到她和另一个男人孤男寡女地相处一夜,我也不会好受,不是说我信不过她,但我会信不过那个男人。”

    万宁脸色有些变,笑容也有些勉强:“仲谦,如果不是认识你,我还真以为你是在指桑骂槐。”

    “抱歉,我没别的意思。”陆仲谦淡应,往门口望了眼。

    万宁不是不识趣的人,也不是死皮赖脸的人,她要是有那么一点厚脸皮,那六年里她有的是机会缠着陆仲谦发展,她总觉得陆仲谦是那种需要慢慢习惯慢慢浸润的男人,欲速则不达,她陪在他身边六年,除了睡觉时间没在一起,其他时间几乎都因为工作或者别的事一起,他的私生活她再清楚不过,她总觉得她会等到他慢慢习惯直到再也放不开的那天,没想到一年多前那场意外,她出于本能替他挡了那颗子弹,不过离开他的生活两年不到,回来时却已经变了天。

    她所有的记忆是在这几天才逐步恢复过来的,这几天她一直在想,如果当初她负伤坠海时就被他找到了,他们是不是在那时就在一起了?

    或者,如果她挟恩要求他和她在一起,他会不会同意?

    万宁当然没胆子这么问,要是她有这个胆子,也不至于六年来一直没正式向他表白过。

    心底幽幽地叹了口气,万宁走向门口,抿着唇,回头与陆仲谦告别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仲谦,秦嫣是royal的成员,严格来说,她可能会是通缉犯,你们两个在一起,真没问题吗?”

    陆仲谦摇头,不想多谈,送她下楼,叮嘱了句“路上小心!”便回了屋。

    屋子里空荡荡的,黑寂黑寂的,越发地想着秦嫣。

    陆仲谦拿起手机想给秦嫣打电话,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又放了下来,心里到底是不太放心秦嫣的,不说她现在怀着身孕不方便,她这样以身犯险总不是个办法,稍早前送她回去时他给秦冉打过电话,让她和家人拦着这几天不让她出门,拦不拦得住他却没底。

    他是想着直接把她带回他这里放在眼皮底下看着,哪也不让去的,但又哪能困得住她,更何况他也没办法时刻盯着她,一堆事儿总要解决的,比如涉嫌上次谋杀的厉琳,以及唐森的事。

    陆仲谦一夜没怎么睡,第二天天没大亮就被一通急促的电话给吵醒,是小柯打来的电话。

    秦嫣家昨晚又出事了。

    自从秦嫣家上次出事后警方一直在严密监控着,照理说应该是万无一失,却还是在警方的眼皮底下出事了。

    半夜有人闯入,秦老爷子受了点伤,其他人只是受了些惊吓,从情节来看算是轻的,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无疑在陆仲谦和警方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小柯电话里没汇报秦嫣的情况,陆仲谦不知道秦嫣怎么样了,挂了小柯的电话马上给秦嫣电话,却怎么也无法拨通,她的手机是关机状态。

    来不及梳洗,陆仲谦赶紧起身,换了套衣服随便梳洗把就往秦家赶。

    “秦嫣呢?”一进门,除了在医院的秦老爷子和照顾他的秦家父母,秦冉秦妃都在,却独独不见秦嫣。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