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宁,案子的事明天上班再说。”

    平声朝万宁扔下一句话,陆仲谦转身便追了出去,远远见着秦嫣闪身进了电梯,快步追了过去,也不管两道电梯门就要合上,一只手插入即将合上的门缝,一只手摁在了按钮上,原本要合上的电梯门缓缓开启,陆仲谦高大的身子跟着挤入电梯中,右手也快速地摁下按钮。

    电梯里只有秦嫣一人,她看着他挤进来,看着他摁下电梯按钮,咬了咬唇,一声不吭地绕过他就要出去,擦身而过时,手臂一紧,陆仲谦握住了她的手臂,扯着她往后一带,另一只手臂已跟着箍上她的腰,贴着她的后腰往怀中腰,握着她手臂的手沿着她的手臂而上,绕过她的脖颈,托着她的后脑,侧低下头,他的唇就重重压了下来。

    唇上冰凉的触感让秦嫣回过神来,手抵着他的胸口下意识地就要推开,陆仲谦压着她后背的手却收得越发紧,手掌张开,五根长指没入她的发中,在亚麻色的发丝上划开五道笔直的发际线,牢牢地固定着她的头,锁住她的脸,不让她挣开。

    秦嫣扭着身子挣扎,他越是锁得紧,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收压进了怀中,两根有力的长臂箍得秦嫣动弹不得,却又小心翼翼地避免压挤到她的肚子,只是强硬而近乎蛮横地将她困在怀中,唇压着她的唇,辗转啃噬吸吮。

    他的吻完全算不得温柔,啃咬着她的唇,吻得又凶又狠,舌尖撬开她的唇,伸入她口中,缠绞着她的舌,逼得她沉沦在他强势的热吻中。

    秦嫣一向对陆仲谦的吻没有抵抗力,尤其是在心里还深爱着这个男人时,所有的反抗和拒绝在他强势的索吻里慢慢丢盔弃甲,即使理智上告诉自己要推开他,身子却慢慢瘫软在他怀中,任由他加深这个吻,理智似是被抽空来了般,整个意识都陷落在彼此亲密的唇舌纠缠中,不可自拔,两滴眼泪从紧闭的眼角滑落,一滴沿着脸颊滑入纠缠的唇舌中,苦涩的味道在彼此唇内蔓延。

    陆仲谦动作有瞬间的停滞,吻不自觉地温柔了起来,手臂却将她箍得越发的紧,勒得她甚至能感受到一丝疼。

    “秦嫣……”他的唇抵着她的唇,低哑的嗓音在唇边低低地响着,一遍遍柔声地叫着她的名字,声音很压抑,似是催眠般,又仿似带着魔力,每叫一声,她的眼泪便越发控制不住,越流越狠,像是被拧开了的水龙头,一发不可收拾。

    抽噎声在喉咙里翻滚着,秦嫣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就是觉得特别的难受,想着万宁,想着每一次提到万宁时他的异样,以及刚才她亲昵地叫他“仲谦”和两个人之间流转的任何人无法介入的神似和亲昵,她的手推着他的胸膛,哑声说着:“陆仲谦你让开。”

    陆仲谦没有动,手臂依然将她困在怀中,指腹揩着她脸颊上滑下的泪痕,声音也很低哑:“秦嫣,你别这样,我爱你,我真的没办法没有你。万宁就只是同事。”

    “那又怎么样?无论什么时候出了什么事,你哪次先考虑到的不是她?只要万宁这两个字一出现我就没一次好受过,和你在一起我总是觉得很痛苦你知不知道,我不想活得这么累不想就这么过下去我求你放过我行不行?”

    秦嫣说出这番话时情绪并没有很失控,只是咬着唇,哑着嗓子平静地说完。

    陆仲谦更宁愿她歇斯底里地冲他吼,冲他闹,至少她还是在宣泄不满的。

    可是现在,她虽是平静,但眼里的痛楚却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望着她的眼睛,心脏收缩着疼,从头到脚却是冰冷冰冷的,他的手臂箍着她,用力地想要将她拥得更紧一些,心里却没有因为这样的贴近而温暖起来,一颗心还是冰冷冰冷的没有着落。

    她在他心里藏了十几年,他最不愿看到的便是让她痛苦,却总在有意无意地伤害着她。

    “对不起。”他听着自己苍白的道歉在耳边回荡着,一直在道歉,却一直在重复伤害。

    秦嫣没有应,也没有挣扎,只是木然地任由他抱着。

    “秦嫣。”他低低地叫着她的名字,看她没什么反应,沉默了会儿,“我送你回去。”

    秦嫣没有拒绝,陆仲谦也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带着她出了电梯,上了车,秦嫣没有向以往那样坐在副驾驶座上,坐到了后排,潜意识里觉得,那个座位是万宁的。

    陆仲谦沉默地开了会儿车,看秦嫣没有说话低声打破了车里的沉闷:“秦嫣,你在英国的那几年有没有想起过我?”

    问完却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有。”秦嫣平声应着,倒没有赌气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见她那时年纪小,心性野,陆仲谦于她而言总觉得太闷,也太高雅,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去到英国后认识了钟炫和严厉几个,小日子惊险丰富,根本没怎么想起过陆仲谦这个人,也不敢去想起,闯进他浴室的事太尴尬,越长大越明白当时的窘态。

    陆仲谦不自觉地摇头一笑,沉默了会儿才继续道:“我那时还以为你真会给我写信呢。”

    秦嫣愣了愣,忍不住抬头往他望了眼,微抿着唇:“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她是离开前一个晚上才告诉他她要出国的,倒不是刻意去说,只是那天恰巧又被她爷爷给追得躲他屋里去了,就随口感慨了声,明天之后再也不用怕爷爷了。

    陆仲谦也就随口接了句“为什么”,她也就随口说了。

    秦嫣记得那时陆仲谦在写着字,她说完时他握笔的手就停了下来,侧头直直地望着她:“你要出国?去多久?”

    “我妈说以后就在那儿住,不回来了。”她应着,没怎么敢看他的眼睛,倒不是心虚,只是不久前闯进他浴室的糗事,后知后觉后总觉得尴尬,她当时心急,强行推门躲了进去,陆仲谦那会儿刚洗去身上的沐浴露,地上湿滑,她又打着赤脚,慌乱下就摔倒了,还是顺势把陆仲谦给扑倒的,手忙脚乱握住了他某处想稳住身子爬起来,大概用力太狠,陆仲谦当时就没忍住闷哼了一声,闷哼的声音太大,近乎惨叫,被刚巧敲门进来的秦正涛和陆家人听到了,之后的事自然是糗态百出。

    秦嫣不太记得当时和陆仲谦告别时的情景了,隐约记得他就这么一直盯着她看,看得她头皮发麻,也就随口说了句:“等我到了国外我就给你写信,你会不会不收啊?”

    “你写了再说。”

    之后就没了下文,秦嫣记得他那时给过她一张写着地址的便签纸,上面似乎还有他的企鹅号,那个年代互联网不算普及,她年纪小也不会用电脑,顺手收下了他给的地址,回到家里也就不知道塞哪儿去了,搬家时有没有带上秦嫣也想不起来了,只是去到英国那边确实没想起要给他写信的事来。

    陆仲谦沉默了好一会儿,车里气氛有些压抑,谈起这些旧事秦嫣总有些心虚,和陆仲谦分都分了,也不愿意再去谈起,怕会舍不得。

    “秦嫣。”就在她以为陆仲谦不会再开口时,陆仲谦低沉的嗓音已经在车里低低地响起,“你是什么时候才开始爱上我的?”

    其实他更想问,她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我……不知道。”秦嫣幽幽应着,重逢后每一次交手中都是她去勾引他,躲着躲着就沦陷了。

    “秦嫣……”陆仲谦低声叫着她的名字,秦嫣以为他要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一路沉默地开车送她回家。

    车子在她家大门口停了下来,陆仲谦下车过来给她开门。

    她刚下车,陆仲谦的手就伸了过来,从她腰侧穿过,将她困在了车子和他怀中。

    秦嫣没有挣扎,只是抬眸望他:“陆仲谦,你别这样。”

    陆仲谦也望着她,墨玉般的黑眸糅着灯光,静冷无波,还掺杂着别的情绪。

    他身材高大,这么站着时,把她整个都笼罩在阴影中。

    “秦嫣……”他哑声叫着她的名字,手掌抬起,捧起她的脸,唇就又重重压了下来。

    秦嫣站着没动,任由他啃咬着她的唇。

    陆仲谦吻了一会儿停了下来,拥着她,半垂着眼眸,秦嫣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是任由他这么搂着。

    “秦嫣,你真忍心让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家吗?”陆仲谦哑声问。

    秦嫣身子僵了僵,抿着唇没有应,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敢去考虑。她那天是铁了心要打掉这个孩子的,可是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时,却只觉得悲伤,前所未有的悲伤笼罩着她,她在手术室里面哭了一个多小时,从手术门被关上的瞬间就一直一直在哭,根本停不下来,医生也没办法给她手术。

    “后来为什么又决定留下孩子了?”陆仲谦追问。

    秦嫣不想回答,手抵在他的胸口,想把他推开。

    陆仲谦站在原处纹丝未动。

    “秦嫣。”他的声音压低了几分,垂眸望着她,“回去好好休息,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和唐森那边保持距离。万宁今晚过来估计就是要谈唐森案子的,你别再和他走得太近。”

    秦嫣唇角扯了扯:“我自己有分寸。”

    陆仲谦掐着她的腰重了些:“听话。”

    秦嫣推开他:“我先回去休息了。晚安。”

    陆仲谦送她到门口,看着她回去,给秦冉打了个电话,在车里待了好一会儿,看着秦嫣房间的灯开了又灭,这才开车离去。

    回到家时没想到万宁还在。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