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一时间没认出眼前的男人来,只是突然与厉琳不期而遇,也有些尴尬。

    她和厉琳虽不算熟,但在她和她接触的短短时间里,厉琳给她的印象一向很不错,活泼可爱,待她很真诚。

    至少在她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因此在心知厉琳和唐森有一腿的情况下,自己这么堂而皇之地挽着唐森出现在她的面前,秦嫣心里觉得有点对不住厉琳,理智上却是不自觉地挽紧了唐森,恰到好处地偎着唐森,微笑着与厉琳打招呼,眼睛却是不动声色地盯着她,留意她的神色变化。

    厉琳明媚的眼眸在扫过她挽着唐森的手臂时闪了下,眼睑半垂着秦嫣没瞧见她眸中神色,只是看到她的神色微微的僵硬,却只是瞬间的事,望向秦嫣时已换上她熟悉的明媚笑容,脆生生地叫了声“二嫂”,唤完才发觉失言,干笑着又叫了声秦嫣的名字,不无尴尬:“不好意思,平时开玩笑开习惯了。”

    说话间眼睛迟疑地从她搂着唐森的手臂上扫过,然后笑望着秦嫣:“秦嫣,你看你好久没来我家了,我二哥……”

    没再说下去,秦嫣却是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老实说她也很久没见过钟炫了,除了工作上,联系也少,如果不是厉琳刻意提起,她几乎忘了有钟炫这么个人。

    秦嫣此时却没心思关心钟炫,只是对厉琳和唐森彼此表现出来的陌生好奇,忍不住不动声色地扭头往唐森望了眼,看唐森只是面色自然地望着她和厉琳,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又忍不住往厉琳那边望了眼。

    厉琳的心思远没有唐森的深,或者她的感情比唐森要来得深厚,因此眉眼间即使被笑容小心掩饰着,却依然难掩黯然神色,以及掺杂着别的情绪。

    秦嫣小心观察着,抱着唐森的手臂不自觉地有些紧,浅笑着应道:“我和你二哥好久没见过了。”

    往她身边的男人扫了眼,笑着道:“和男朋友来吃饭啊?”

    厉琳笑着点头:“对啊。”

    秦嫣敏感地感觉手臂上的一丝僵硬,唐森的反应。

    她没回头,只是微笑着与她身旁的男人打招呼。

    厉琳为他们做介绍:“沥泉,秦嫣。”

    厉琳这么一介绍秦嫣陡然想起男人来,如果她没记错,沥泉应该是hz的会展安保科的科长,那时有过一次照面,还是他过来请她去和陆仲谦见面的,没想到他和厉琳竟也是旧识。

    沥泉似是一开始也没认出秦嫣来,听厉琳这么一介绍,顿时恍悟的神色,微笑着和秦嫣握手招呼,有意无意地往秦嫣搂着唐森的手臂上扫了眼。

    秦嫣不知道沥泉和陆仲谦关系怎么样,有没有知道她和陆仲谦在一起过,但看他此时的眼神,似是明白的,但看他不问,也就不说,只是客套地打了声招呼,客套了几句,这才挽着唐森离开。

    厉琳一直微笑着看着两人相携着离去,直到看不到两人的身影,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处。

    沥泉微微侧过身,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厉琳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转身欲离去。

    ————

    大厅角落靠窗的桌前。

    一直盯着门口情况的程剑望向同样面无表情的陆仲谦:“头儿,要过去瞧瞧吗?”

    这些天一直都是他负责盯着唐森,他们一直在找能证明唐森就是king成员的证据。早上是陆仲谦打电话让他盯紧些,下午陪他过来这边,厉琳那边也是他暗中指使人诱骗过来的,只是没想到一起过来的还有沥泉。

    他们比唐森和秦嫣先到,选的这个位置视野极佳,全程将唐森和秦嫣的情况收纳眼底。

    程剑不知道陆仲谦看着自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恩恩爱爱甜甜蜜蜜地是什么感受,他偷偷观察了很久,陆仲谦至始至终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那边,看着没有别的不同,就是神色冷了些,酒也喝得多了些,即便看着秦嫣挽着唐森离去,他也只是坐在原处,不动如山,让他完全摸不准他的心思,可是如今戏也看完了,主角也走了,接下来要怎么做,陆仲谦是头儿,他还是得听他的。

    陆仲谦微微抬眸,往他望了眼,站起身:“过去看看。”

    ——————

    “厉小姐。”

    厉琳和沥泉正打算离开,一声略显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让她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到陆仲谦,愣了愣,很快扬起笑,笑着与陆仲谦打招呼:“陆总。”

    陆仲谦和厉琳的接触一直是以hz总经理的身份,厉琳并不知道他是警察。

    沥泉也不知道,他虽然是hz的安保科科长,和陆仲谦关系也不浅,在他在hz的这段日子,一直都是听他令行事,却不知道他其实是名刑警,但在这里遇到陆仲谦还是意外,脸上饿惊诧也来不及掩饰:“陆总?”

    陆仲谦淡淡往沥泉望了眼,望向厉琳,手往胸前口袋一探,两指夹着一份证件亮了出来,往两人眼前快速一扫,声音淡淡:“厉小姐,麻烦随我回局里一趟,录份口供。”

    厉琳脸色微微变了变,强自镇定:“录什么口供?”

    陆仲谦往她略显苍白的脸上扫了眼,唇线微抿着,神色没有什么波动:“25号晚上在定海路发生一起恶性枪杀案件,警方怀疑厉小姐可能牵涉其中,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调查。”

    话完侧头望向沥泉:“麻烦你也一起过去配合我们做个调查。”

    厉琳和沥泉只是微微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倒也没有任何过激反应,只是平静地随陆仲谦回局里录口供。

    口供并没有录什么,只是询问了厉琳沥泉在秦嫣出事那天晚上人在哪,都接触了什么人之类的而已,简单得让厉琳和沥泉一度觉得没什么意思,录完口供便被放回去了,简单干脆,让厉琳沥泉摸不准陆仲谦的心思,程剑也摸不准。

    他是奉命去监视唐森的,通知厉琳过来只是插曲,但是最后唐森和秦嫣走了,陆仲谦却留下厉琳审讯,也没见他着急秦嫣,也不怕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了?

    审讯结束后,程剑忍不住问出自己的疑惑,陆仲谦仅是淡淡扫了他一眼,薄唇微抿着,没有多说什么,回头向小柯叮嘱了些事,先走了。

    外面天色已经黑,已经快十一点了,外面夜色很好,他却没什么心情。

    程剑问他怎么就不担心秦嫣和唐森*了,他担心,但他也知道,秦嫣刚小产,她断是不会和唐森发展到那一步的,何况他还让人暗中盯着去了。

    虽是如此,想到秦嫣,想到那个无缘的孩子,心脏还是拧紧着疼,原以为已经唾手可得的幸福,不过一个晚上,孩子没了,她走除了他的生命。

    心脏克制不住地收缩着,陆仲谦忍不住,又给秦嫣拨了个电话,秦嫣没接,不知道是没接到还是刻意不去接。

    他连着打了两个,她一个也没接,他等了一晚上,她也没回过来。

    他在那种等待和焦虑中煎熬了一晚上,有时想得狠了真恨不得马上开车到她窗下,不管不顾地把人带走,到哪儿都行。

    理智到底还是在的,陆仲谦没真这么做,第二天依旧去秦嫣家里想接她,她却已经去上班。

    秦嫣是刻意躲着陆仲谦的,提早了一个小时去上班。前一个晚上的电话她没接到,手机调静音扔在包里,没听到电话响,看到时也不想给陆仲谦回过去,断了就是断了,总不想断得这么不干不净。

    她是想过换号码来着,但是陆仲谦是警察,要查她电话总会查到的,也就省了这事,更何况把这边的事都处理完了,她终究是想回到英国去的,会不会长居不知道,但三五年内大概是没办法回来的。

    一连几天,秦嫣都在刻意避开陆仲谦。为免家里人起疑,干脆搬回了自己那处房子住,陆仲谦知道她在b市还有一处比较隐秘的住处,她和他提起过,却从没带他回去过,也没说过地址,因此陆仲谦也并不知道她那处地址在哪儿,也查不了。

    在某些方面,秦嫣的保密手段比刑警还要高端。

    她和唐森的关系在这几天里也算得“突飞猛进”。即使她已经答应在一起,唐森依然一天一大束玫瑰地送,还是每天亲自送过来,下班过来接她去吃饭。唐森也觉不得发乎情止乎礼的男人,习惯掠夺和征服的男人,总免不了用强势的手段,经常不其然地就压着她的后脑勺吻下来,却不知是在试探还是她真的让他情深意动了。

    秦嫣当然倾向于选择前者,因此没怎么让唐森得逞。唐森也不介意,照样鲜花烛光晚餐地伺候着,论浪漫是陆仲谦远远比不上的,像唐森这种大众情人型的男人,很多男人在和他比耍浪漫的手段上都会阵亡。

    两个人关系最亲密的时候,秦嫣甚至陪唐森回了他的家,晚餐过后陪着他回去,两人就这么纯聊天,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的住处,他打量着她,话题无非是相互刺探,他刺探她的真实身份,她刺探玉玺的下落,表面轻松,却各自提防,步步为营着。

    这一聊便聊到了深夜十二点多。

    也不知道是有意进一步刺探还是夜色激发了唐森的荷尔蒙分泌,唐森慢慢不规矩起来,谈话间已坐向秦嫣,一只手绕过她的后背掐着她的软腰,一只手捧起她的脸,灼热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秦嫣看着他的唇逼近,对她低声喃语:“秦嫣,我想要你。”

    刻意放低的嗓音让秦嫣瞬间就想到了陆仲谦,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总喜欢以这种刻意压低的嗓音诱使她。

    她该是要提防着唐森的,秦嫣也知道他并不是真要和她做那种事,他只是在测试她的底线。

    因此秦嫣纹丝不动地看着他的唇压下来,冲他微微露出一个笑,声音低柔,带着呢喃的撒娇:“今天不行,我不太方便。”

    唐森垂眸望她,手掌在她腰间捏了捏:“你亲戚来了?”

    话没说完,捏在腰间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地蹙了蹙眉:“腰还挺粗的。”

    秦嫣不满地努了努嘴,手不动声色地覆上他揉在腰间的手,软语撒娇:“这都才几天就开始嫌弃我了。”

    推开他就想站起身,唐森冷不丁压住了她的头,唇就急促地压了下来,秦嫣的手机很不应景地在此时响起。

    几乎在手机响起的瞬间,秦嫣已经逃也似的推开唐森,扭着身子拿起了手机,不忘歉然地对唐森道:“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边说着边摁下了通话键。

    是陆仲谦的电话。

    陆仲谦正面无表情地坐在楼下的车里,盯着三楼偌大的落地窗上映出的亲密相拥身影,低沉的嗓音冷静克制:“秦嫣。”

    秦嫣心跳也稍稍平复了下来,听到陆仲谦声音时声音也已很冷静:“有事吗?”

    “你二姐这边出了点事,可可受伤了,你马上过来一趟。”

    陆仲谦眼睛未从落地窗前相拥的身影偏离半分,声音也未有丝毫波动,冷静理智,让坐在他身侧的程剑不自觉地往陆仲谦多望了几眼。

    秦嫣一听秦妃那边出事,当下推开唐森站起身,急声问:“出什么事了,我二姐和可可都没事吧?”

    “你回来便知道,马上过来。”陆仲谦挂了电话。

    秦嫣已经坐不住,下意识地信任让她完全没有怀疑陆仲谦的意思,歉然地向唐森告辞离去。

    唐森要送她过去,秦嫣虽然惦记着秦妃和可可,毕竟还没乱了分寸,说什么也不能让唐森知道秦妃和可可那边的事,多个暴露就多一份麻烦,因此找了个理由拒绝了,下楼打车便往秦妃那边赶。

    陆仲谦看着秦嫣上了车,扭头望向程剑:“继续盯着唐森,这两天king可能会有一笔大买卖,盯紧些,这次一定要拿下证据。”

    交代完,下了车,路上拦了辆车,往秦嫣离去的方向而去。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