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没想到刚接通电话便听到这么一句话,有些发愣,捏着手机没动。

    她刚小睡了阵,却没睡得着,迷迷糊糊中手机响起时便随手抓了过来,摁下了通话键,却没想到是陆仲谦。

    陆仲谦没听到秦嫣这边有回应,却依稀能透过手机听到她清浅的呼吸,绵长而舒缓,很安静。

    “秦嫣。”他的手不自觉地揉着眉心,低哑的嗓音在黑暗中徐徐回荡着,“我从没有把你放在万宁后面的意思。我只是想确认那个人是不是她,她是不是还活着而已,只是后来她突然昏倒,旁边刚好也没什么人,我才想着先把她送医院去。我承认我当时的处理方式有欠妥当,只是我多年的办案经验里早已不知不觉养成了这样的本能,有线索就先牢牢抓住,顺藤摸瓜查下去,要不然回头可能要花十倍百倍的时间去查甚至就此断了这根线索。后面你被追杀的事完全在我们的意料之外,以前你遭遇的那些事基本和唐森脱不了关系,目前知道你身份的也就只有他,但他那边我一直有派人在监控着,以他最近对你的热切和性子来说,他也不可能再来这些阴招,所以在我的判断里,在我们出国前你都是安全的,却没想到,这短短的半个小时里还是出了事。”

    秦嫣沉默了会儿:“万宁为什么会那么好巧不巧地你一出现就昏倒了?”

    “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我也怀疑过,但是据我这两天的观察来看,她的昏倒只是个意外。她一直处于半失忆状态,对于过去的事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大脑的讯息凌乱,我的出现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她的记忆,她在试图记起,但身体和大脑承受不住,才会在巨大的冲击中昏迷。”

    陆仲谦的声音不高,低低沉沉的,音质很好,即便已经分手,也是自己多嘴问起,听着他以这样的语气谈论万宁时,在她听来总有种旁人无法介入的亲昵,秦嫣听着心里还是针扎似的不舒服,她对于万宁的介怀几乎已经达到神经质的地步,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她现在想起来了吗?”秦嫣问,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并不想去关心万宁的事,可是话却已经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想起部分吧,不是全部。”

    “包括……”秦嫣想问是不是包括陆仲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觉得自己问得多余,换了句话,“那挺好的。”

    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望了眼,秦嫣翻了个身:“很晚了,我要睡了,晚安。”

    话完就要挂电话。

    “秦嫣。”陆仲谦阻止了她,“回来吧,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他的声音很低哑,在暗夜里有一种迷人的磁性,秦嫣一向对他这种特有的嗓音难以抗拒,有那么一瞬间,秦嫣几乎想要点头答应下来,却还是克制住了。

    “陆仲谦,其实我并不适合做你的妻子,我们……现在这样对彼此都挺好的,晚安。”没再给陆仲谦开口的机会,秦嫣挂了电话。

    陆仲谦说她每次想要离开时总能潇洒地转身,她倒是真希望这样。有人说,只要是相爱,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她和陆仲谦是相爱的,好像也没什么无法调和的问题,但是却总没办法说服自己再回去。

    陆仲谦没再打过来,秦嫣也一晚上没睡得着,只是难受了一晚上。

    第二天秦嫣去上班,刚出了家门口便看到了陆仲谦,似是刚从车上下来,正一只手撑着车门,似是要关上。

    秦嫣出来时他已恰好也刚抬头,黑眸在秦嫣脸上扫了圈,冷峻的面容上没有太多的波动,只是微微动了动唇角,和她打了声招呼:“早。”

    秦嫣也扯了扯唇角;“早。”

    绕过他,打算去车库取车。

    “我送你过去吧。”陆仲谦叫住她,在她背后说道。

    “不用了。”秦嫣没有回头,平静应着,径自去了车库,取了车,开车出来时,看到陆仲谦还站在原处,朝他望了眼,不自觉地抿了抿唇,没再说话,开着车先走了。

    陆仲谦没拦,只是开着车在她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一直送她到品鉴。

    秦嫣刚进办公室大门,唐森让人送过来的玫瑰便已经准时送达。

    他追她追得明目张胆,甚至是张狂。即便这几天她不在,玫瑰却依然天天送。

    秦嫣住院那几天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请假也是说有事去外地而已,因此唐森并没有去医院骚扰她,或者他知道了也假装不知情。

    依然是大捧的玫瑰,心采摘下来的,娇艳欲滴,花瓣上还滴着露珠。

    秦嫣亲手签收了下来,正想着要给唐森打个电话,没想到唐森电话先打了过来,约她下午一起吃饭,秦嫣答应了下来。

    陆仲谦一直在车上看着,看着她微笑着收下玫瑰,然后接受唐森的邀约,眉心拧了拧,却没说什么,也没下车,只是坐了会儿,开车走了,路上给小柯打了个电话,让他随时把唐森的行踪汇报他。

    秦嫣和唐森约在附近比较有名的法国餐厅,吃饭的时候,唐森又半真半假地提起让秦嫣做他女朋友的事。

    “好啊。”秦嫣眨了眨眼睛,勾着笑应着。

    秦嫣的爽快反倒让唐森先愣住了,盯着她打量。

    秦嫣歪着头,抬眸望他一眼,抬起右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诶,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唐森望她一眼,又缓缓勾起了笑:“哪里,我只是太……太惊喜了。”

    秦嫣端起桌上的果汁,轻晃了晃,似笑非笑地望他一眼:“你是不是觉得我太不矜持了。”

    唐森失笑:“你要是矜持了就不是我想要的秦小姐了。”

    秦嫣只是笑,一顿饭下来,两个人相谈甚欢。

    一起离开时,唐森的手很是自然而然地搂上秦嫣的腰。

    秦嫣不太习惯,在他的手掌搂上她腰的瞬间,身子还是有刹那的僵硬,但到底是做这行的,很快放松下来,娇笑着自然而然地依偎入他怀中,随他一道离开,却没想到在门口遇到了厉琳。

    厉琳似乎是和朋友来用餐的,身边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男人,看着有些眼熟。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