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距离她只有一臂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背对着阳光,挺拔的身影替她遮住了一小片阳光。

    他的视线胶结在她身上,没动,眸色沉静如水。

    秦嫣轻搁下书,唇角微微抿了抿,而后缓缓站起身。

    “陆仲谦。”她轻叫了他一声,垂在身侧的手臂迟疑着动了动,而后缓缓伸向他,轻扯着他的袖口。

    “对不起。”她低声道歉,低垂着头,像犯了错的小学生,瘦削了许多的脸蛋弯折出了一道小小的弧度。

    他的视线定在她微垂的脸颊上,沉默着没动。

    秦嫣半晌没等到他回应,有些怯怯地抬头看他。

    “你……”她刚想开口,他的手臂突然动了,双臂一张,突然将她整个人圈在了臂弯间,压着紧紧搂在了怀中,勒得她手臂明显感觉到了他手臂上偾张的肌理,却又不至于被勒疼。

    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即使一言不发,秦嫣也能轻易从他起伏的胸臆间感觉得出他此时起伏的情绪,种种情绪交汇,想要尘埃落定,却又似心有不甘。

    “对不起。”秦嫣脸颊趴靠在他胸膛前,手指轻扯着他的衣袖,又低低道了声歉。

    “我没事。”她低声继续道,以往活泼的嗓音因为怀孕的缘故多了些柔美。

    他依然没应,下巴轻抵着她的头顶,却是将她抱了个满怀,紧紧抱着,却又小心翼翼地不去压迫到她微凸的肚子。

    好一会儿,压在胸口那口气终于吐顺了,他垂眸看她,秦嫣原以为他是要指责或者问罪的,没想着一开口便是沉沉的嗓音:“别再有下次。”

    他的嗓音极哑,音质一如既往地低沉好听,一个人心惊胆战了这么久,突然再听到他熟悉的嗓音,鼻子一下子就酸了,“嗯”了一声便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点头。

    他的脸色柔和了下来,颇有些无奈之色,手掌轻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压靠在了胸前,长吐了一口气,嗓音也柔软了下来:“没事了。”

    安抚的话语却让秦嫣鼻子越发地酸,好在不是爱哭的人,轻哼着“嗯”了声后倒是忍住了。

    陆仲谦垂眸看她,手掌这会儿才轻落在她微凸起的小腹上,还是有些不放心:“真的没事了?”

    “嗯嗯。”秦嫣点着头,抬起头,“你儿子很坚强。”

    孩子很乖,这段时间虽然过得疾风骤雨的,他却老老实实地待在肚皮里,秦嫣几乎没什么妊娠反应,虽然事多,但好在身体撑得住,季闵也时刻盯着她的饮食,身体保持得很好。

    陆仲谦确定秦嫣身体真的没什么大问题后,陪秦嫣在这边待了半个月便一起回了国。

    陆仲谦在来找秦嫣之前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妥当了,两人是低调回的国。

    秦嫣因为怀孕也暂停了一切工作,安心在家养胎,陆仲谦到底是不太放心秦嫣一个人,请了长假在家陪秦嫣,因为之前的事被那么一闹,虽然已经处理过,但到底是闹大了,为避免节外生枝,两人婚礼也一切从了简,只是简单领了证,请了比较熟的亲朋吃了顿饭,虽不奢华,但于秦嫣和陆仲谦而言却已经满足,次年时,孩子终于平安出生,陆仲谦给他取名陆承曜。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