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谦总无法忘记,十岁的秦嫣爬上他的窗台,看到坐在书桌前,奇怪地望着她的他时小脸上浮现的窘迫,红扑扑的脸蛋,满脸满头的汗水,清澈的双眸透着窘然,讷讷地瞪着他望了一会儿,小嘴一瘪,“我就躲一下下。”

    结果她这一躲还真不只是一下下,一整年,三天两头地爬他的窗,躲他屋里来,从最初的戒备地躲在他的书桌下到慢慢安然地抱着他的大腿睡过去,再到慢慢试着和他聊天,坐在他的书桌对面托着腮帮子看着他做题,一陪就是一整个下午和晚上,让他不自觉慢慢就习惯了她的存在。

    在那之前两个人虽然同住一个大院有几年时间,但却从没什么交集,他对那时的秦嫣的印象,也就一个模糊的影子,以及一个野丫头的概念,直至那一年里,秦嫣的存在才清晰甚至刻骨铭心起来。

    即便是在那之后的十多年,陆仲谦记忆最为深刻的,也是她闯进他屋里的那天,以及有她陪伴的那一年。他总觉得那时对秦嫣算不得喜欢的,至少不会是那种男女间的喜欢,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而已,只是慢慢习惯了之后,在很长的岁月里不断地去回想,去想象她长大后的模样,那份怀念便慢慢有些变了味,她的身影反倒在心底越发地清晰起来,以致多年后当他亲手揭下她的面具时,即便时隔十多年,却还是第一眼就把她给认了出来。

    陆仲谦很难形容那一刻看到她时的心情,整个心脏都被一种类似于惊喜的情绪胀满着,并不断地发酵膨胀着,三十年来从未有出现过那样的情绪,强烈而凶猛,心跳剧烈地跳动着,催使着他不顾一切地将她揉入怀中,手臂收拢着将她纤小的身子完完全全地收纳嵌入怀中,在她主动的勾引下结结实实地封住了她的唇,汲取她唇内的一切,甚至不给她丝毫逃离的机会,就这么将她压在墙上,强势而蛮横地彻底占有了她。

    陆仲谦永远都无法忘记,他贯穿她体内的那道阻碍,完完全全地把她变成他的时的心情,以及她因此在他身下哭泣的画面,那种突然拥有了全世界的感动,让他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每想起,心底总被不知名的情绪胀得暖暖慰慰的。

    那一夜之后她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时间长得让他不自觉地心生惶恐,担心她又像那一年一样,再见面又是十几年后。

    好在半年后,她又重新撞入了他的视线中,挺着个肚子,那样恰好的时间里,以致他在看到她挺着的肚子瞬间,心脏再次因那种类似于惊喜的情绪而剧烈鼓动着,虽然最终却只是空欢喜一场,但和她的再次重逢,却已经比任何事情都来得惊喜。

    他设计她,威胁她,强迫她,把许多不入流的手段都用到她身上,一步步地迫使她成为他的,直至爱上他,他总觉得他能牵着她的手,一直一直这么走下去,却终究弄丢了她。

    她对那个孩子的渴望不比他少,却终究选择遗弃了他,不是她心够狠,只是想把一切断得足够彻底,也足够决绝,不给她也不给这份感情任何的退路。

    陆仲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颗心从接到她的电话开始便一直揪着疼,疼得近乎麻木,似是被掏空了般。

    他没有开灯,屋里却都是秦嫣的影子和气息。

    他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盯着眼前的黑暗失神,夜渐深,总觉得她似乎就站在沙发前,以着她特有的软糯嗓音,撒着娇“陆仲谦陆仲谦”地叫着他的名字,然后软软地偎入他怀中,搂着他的腰,脸蛋贴着他的胸膛……可是定睛一看却什么也没有,除了漫无边际的黑暗以及窗外透进来的点点灯光,屋里什么也没有,心脏却越发地拧紧揪疼着,几乎不顾一切的,陆仲谦拿起被扔在沙发上的手机,拨通了秦嫣的电话,迫切地想听到秦嫣的声音。

    这次电话并没有响很久,很快被接通了。

    “秦嫣,我想你。”陆仲谦听到自己低沉沙哑的嗓音在黑暗中回荡着,以前他总没办法说这样的话,可如今,却是如此自然地脱口而出。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