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话音刚落便明显感觉到贴着她的身体突然的僵硬,他再次握住了她的手,强势而不容拒绝地握着,迫使她望着他。

    她看着他眸中的情绪翻搅着,直至全部被所有的墨色吞噬,归于平静,而后看着他徐徐开口。

    “秦嫣……”陆仲谦抓得她的手腕有点疼,他却似乎没察觉,只是盯着她的眼睛,“别这样……是我不对,我不该丢下你,我混蛋,以后你要怎么样都行,但是别再说分手,秦嫣,我爱你,我真的没办法没有你,你别这样……”

    他的声音异常的沙哑,说话断断续续的,夹着难言的情绪,只是在极力克制着。

    在秦嫣的记忆中,陆仲谦永远都是意气风发,强势而冷漠的,即便是温柔的时候,也不会有这种近似于低声下气的时刻过。

    秦嫣看着却越发地难受,面对这样的陆仲谦,秦嫣几乎要软下心来,她不怀疑陆仲谦还爱着她,她也爱着他,可是总是这样,每次都要她为万宁让道,一次又一次,她真的做不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万宁救了陆仲谦的命,陆仲谦对她心里有愧,总不遗余力地把她的事摆在第一位。现在对她是这样,她甚至不知道以后对他们的孩子,他是不是也先以万宁的孩子为第一考量,把万宁的孩子也当自己的孩子来疼,甚至事事要自己的孩子也让着,如果真那样她会疯的。

    她总觉得既然相爱,她该陪着他同甘共苦,陪着他一起感谢那个救了她的人,可是她真没办法说服自己每次都被放在最后,每次都得委屈自己去成全别人。

    “我不要……”秦嫣原是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却还是控制不住,开口时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声音也因为哭泣而沙哑着,“陆仲谦,我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我讨厌老是被你放在最后,我讨厌万宁,为什么每次都得我委屈自己让着她,到底谁才是你真正爱的,你有没有好好想清楚过……”

    说着说着却因为哭泣说不下去,只是一抽一抽地抽泣着,心里还是觉得难受,在手术室时一直控制不住地哭,亲手把那个陪了她将近两个月的孩子拿掉,最痛苦的莫过于自己。

    “秦嫣……”他叫着她的名字,双臂已经本能地将她整个身子压在怀中,任由她哭,想要安慰,却似乎任何的语言都显得苍白。

    秦嫣只是哭了一会儿便止住了,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眼睛还是红肿的,眼角还挂着眼泪,眼神却已经慢慢清明。

    “陆仲谦,我不是和你闹脾气,也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我要分手。”

    陆仲谦盯着她望了许久,手抓着她的手臂不自觉地收紧,又慢慢地松开,最终只是把视线移开:“这件事以后再说,你身体弱,先把身体调理好再说。”

    ————

    自那天谈过后两人没再谈过这个问题,秦嫣在医院休养了两天便出院了,这两天陆仲谦除了要去调查案子,几乎整天在她床边陪着她,两个人却没什么话说。

    秦嫣是提前出院的,她恢复能力好,身体已经没什么大问题,征求过医生意见后便出院了,当时陆仲谦出去办案了,秦嫣没有特意和他说,只是随秦冉一起出了院。

    回到家时才给陆仲谦发了条信息:“我出院回家了,你不用专门再跑医院去,这几天谢谢你,我放在你那边的东西过几天有空再去拿回来。”

    信息刚发过去没一会儿陆仲谦的电话便打了过来,打过来时秦嫣在楼下陪家人,没接到,回到屋里时才看到手机,没给陆仲谦回拨过去。

    陆仲谦当天晚上便过来了,他是想要约秦嫣谈谈,但想着秦嫣刚出院,身体没完全恢复,怕影响到,车子停在秦家大门外许久,却终究没有进去,后半夜才黯然离去。

    外面夜色很好,流光溢彩的街头,热闹归热闹,心境却淡冷淡冷的。

    陆仲谦知道秦嫣不是在和他开玩笑,这次她是真铁了心分手,如果还有挽回的可能,她只会说,我想分手,而不是,我要分手。

    从此再也没有秦嫣的生活……

    每次想到这个可能陆仲谦便觉得心脏狠狠地收缩着,拧得死紧死紧的,呼吸不能。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