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脚步很急,甚至是有些仓惶凌乱的,脸绷得很紧,一路上脑子都是空白的,等他跑到手术室那边,看到坐在长椅上的秦冉时,话已脱口而出,“她呢?”

    他此时的声音沉沉的,很压抑,完全算不得温和。

    秦冉抬眸望了他一眼,手指往手术室指了指,没有开口。

    陆仲谦已本能转身,绷着脸就要敲门强闯。

    秦冉急急出声阻止:“你干嘛,她都进去一个多小时了你以为还没开始吗?你这会影响医生的。”

    贴在门上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贴着门板颓然地垂下,手臂上青筋浮现,隐隐跳动着。

    “为什么?她为什么就不能先和我商量?”他缓缓扭头,望着秦冉,双眸赤红,声音很低很沉,如困兽般。

    秦冉觉得他是想咆哮的,想怒声质问的,只是强压着怒气。

    “她为什么就不能做主?”秦冉心里为秦嫣不值,语气也不自觉地有些冲,“她凭什么就得和你商量?你为她想过没有,有谁求婚求到一半把自己怀着身孕的女朋友扔下走的吗?你不知道她处境很危险吗?你不知道她怀着孩子不方便,她哭她累她难受她危险的时候你有在她身边安慰她保护她了吗?她那天晚上在躲避追逃时就已经很不舒服,一个人抱着垃圾桶吐得几乎断气,还得开车把我送到医院,她去看医生的力气都没有,却得自己一个人拖着身子过去,如果不是路过的护士看到昏倒在路上的她,别说孩子,她连命都没有了……”

    吼着吼着自己反倒先忍不住,声音有些哽咽,眼睛也湿润了,有些狼狈地把视线移开。

    陆仲谦面色很苍白,薄唇紧抿着。

    秦冉说不清陆仲谦此时的神情,很颓然,很复杂。

    她看着他紧抿着唇把头移向走廊另一头,从她的角度望过去,只看到一半冷峻的轮廓线条,在灯光下越发的冷硬,喉结剧烈的上下滚动着,

    看着这样的陆仲谦,秦冉突然有些不确定,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控诉是否错了,她并不了解陆仲谦的职业。她以前认识的陆仲谦并不是这么没担当的男人,要不然当初秦正涛也不会极力想要撮合她和他。

    秦冉只觉得脑子乱哄哄的,为秦嫣,也为陆仲谦,这样的凌乱没持续多久,开门声打断了她的烦躁。

    几乎在手术室门被打开,陆仲谦已下意识地扭头望向门口,却背倚在墙上没动。

    在白护士医生之间,陆仲谦几乎一眼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秦嫣,脸色苍白,隐约还挂着泪痕,双眸也很红肿,似乎哭了很久,神情有些木然。

    陆仲谦望过来时秦嫣也正望着他,隔着人群,很平静地望着,没有惊诧,也没有意外。

    秦冉看到手术室门口打开已急急地上前,连声问怎么样。

    “我没事。”秦嫣低声应着,声音很嘶哑。

    秦冉盯着她的眼睛,不意外在她红肿的眼睛里还看到一片晶莹的湿润,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低声安慰着:“没事就好。”

    推着病床一起往病房而去。

    陆仲谦自她出来后视线一直胶结在她脸上,看着她和秦冉低聊,看着她随着移动病床越走越近,直至擦肩而过,一直站在原地没动,只是一直这么望着她远去,喉结上下剧烈滚动着,一张俊脸却是越发地空白茫然,甚至是萧瑟。

    “陆仲谦,我怀孕了。”

    “我会保住这个孩子的。”

    “你要是再让我哭,我就带着你儿子回英国,再也不回来。”

    ……

    陆仲谦望着渐渐远去的秦嫣,想走过去,双脚却似灌了铅,怎么也无法移动,只能看着她渐渐远去,直至看不见,隐约有种错觉,他失去的不仅仅只是他们的孩子而已。

    心脏总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攫住,揪疼揪疼的。

    他从来执着的就不是孩子,他只是想要秦嫣,想让她给他生个孩子,总觉得,有了孩子的牵系,她便不会那么飘忽而无法捉摸。

    陆仲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病房的,秦嫣已洗过脸,面色虽然依然苍白,人看着却还是很有精神的,并没有很虚弱。

    秦冉在病房照顾她,看着他进来,知道两人有话说,也没多待,找了个借口便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陆仲谦在秦嫣床上坐了下来,拉过了她的手,轻轻地摆在掌心里,轻捏着,听到自己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秦嫣轻轻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犹豫了会儿,把手抽了回来。

    感觉到掌心骤然消失的温暖,陆仲谦抬眸望向她,面色很平静,但剧烈滚动的喉结泄露了他此时的情绪,他只是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佯装平静。

    他想质问她为什么,想要宣泄那种无力感,很多很多的话想要问,想要说,甚至是冲她咆哮怒吼,却终是什么也没法做,只能这么静静地望着她,看着她慢慢把手抽回,垂下眼眸,然后,低声地开口:“陆仲谦,我们分手吧。”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