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下午还要上班,两人只是在附近的西餐厅一起吃饭。

    林小由摸不准唐森约秦嫣出于什么目的,昨晚的事虽然处理得不漏痕迹,但毕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因此心里很是放心不下,非拉着严厉一起去了两人约会的西餐厅吃饭。

    唐森眼看着两人跟过来也不在意,打了声招呼,调笑着为了他和秦嫣的二人世界不被打扰,就不邀请他们一起过来了,让服务员把他们的单算他头上后便带着秦嫣要了间小隔间。

    秦嫣心里对唐森是有些忌惮的,她怀了孕不比以往,以前出点小意外还能身手敏捷地离开,现在就是想要逃命还是得顾忌着肚子里那个,总没办法像往常一样,更何况她当初还出现过先兆性流产,更是不敢有大幅度的动作,现在怀孕于她而言确实不是个好消息。

    想到这秦嫣心里难免有些悔当初没有劝陆仲谦做安全措施,其实那时心里就已经很清楚现在的自己不适合怀孕,只是到底是不够理智,尤其在床上时,总抵不过陆仲谦三言两语,就这么半推半就地怀上了。

    心里开心是一回事,但从形式考虑,秦嫣心里还是担忧的,这种时候就相当于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陆仲谦了,却不确定陆仲谦是否能够毫无顾忌地依靠,他总还有比她还重要的事。

    心里幽幽地叹了口气,秦嫣随着唐森进了包厢,她对唐森虽忌惮,却不担心他今天能对她怎么样,毕竟是当着整个单位的人约她的,唐森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在要对她怎么样时还要昭告天下。

    今天会约她过来,大概也是想着探探昨晚的事,而秦嫣也想确定致幻剂在他身上起了多大的作用。

    “今天早上什么时候就走了,怎么也不等我醒来?”

    唐森招呼着她坐下,一边有礼地给她倒红酒,一边随口道,一双锐眸盯着她,那眼里的光芒让秦嫣不由得带了份谨慎,半敛着眼眸,秦嫣轻咳了声,勾着眼睛,风情万种:“唐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露水情缘,各取所需,就没必要像人家小情侣一样亲亲我我难分难舍的。”

    昨晚临走时是制造了两人云翻雨覆的假象,为了配合致幻剂的作用,林小后来确实有送了个女人到唐森房里去,强力致幻剂的作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药效发生后唐森是记不起后来和他上床的女人到底是谁的。

    唐森望她一眼,手指推着倒好的茶往秦嫣面前一推,勾着唇:“秦小姐似乎对这种露水情缘轻车熟路?”

    秦嫣瞥了眼他推过来的红酒,没端起,另外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端起来抿了口,轻笑着不应。

    唐森往她端着的白开水望了眼,端起红酒,手指在杯沿上轻敲着,语速极缓:“秦小姐,我觉得,我个人挺不喜欢被秦小姐归为露水情缘那一类,要不,我们发展试试?”

    秦嫣喝茶的动作顿住,抬眸望他,唐森也望着她,彬彬有礼地望着,专注的样子就像真的在认真等她的答案。

    “唐先生。”秦嫣终于开口,面色不变地放下杯子,“抱歉,我不喜欢和太聪明的男人交往,驾驭不住。”

    唐森微微一笑:“我不介意让你驾驭。”

    边说着边微微倾身,压低了声音:“秦小姐,说实话,昨令我很难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我觉得如此的……*,我想要征服你。”

    他这番模棱两可的“*”让秦嫣有些摸不准他话中的意思,似试探又似意有所指,总之不会是真的表白便是。

    秦嫣很干脆地拒绝:“抱歉,唐先生,我不喜欢与男人有情感上的纠缠。而且,我也不喜欢被征服。”

    歉然地点了点头,秦嫣拿起包包走人。

    唐森也不追过去,只是慢条斯理地端起红酒喝了一小口:“秦小姐,你会享受这个过程的。”

    秦嫣没理会,几天之后,她终于明白唐森“享受”的意思。

    自那天开始,唐森开始一天一大束玫瑰地往秦嫣办公室送,要么是自己亲自送过来,要么是托花店送过来,每次都极尽奢华和闹得人尽皆知,隔三差五下班后还会开着车带着花亲自来接人,虽然秦嫣没陪他出去过,但没出几天,整个品鉴乃至周围的办公楼都知道,秦嫣正被某帅气多金的男人热切追求着,传得多了,陆仲谦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

    秦嫣原是没和陆仲谦提起的,刚开始也没当一回事,只当唐森那天那顿饭是刺探,没往心里去,后来几天收到玫瑰花也是随手就扔垃圾桶了,也就没刻意和陆仲谦提起。

    陆仲谦这几天队里有案子忙,去外地出了几天差,也不知道秦嫣正被唐森热切追求着,直到出差回来,第二天送秦嫣去上班,刚把秦嫣送到办公室送花的小姑娘便抱着一大束玫瑰过来让秦嫣签收。

    陆仲谦盯着那束花皱了眉,不自觉地望向秦嫣。

    “和我没关系。”秦嫣赶紧撇清,伸手抱过花就想扔垃圾桶,陆仲谦伸手拦了下来,拿过玫瑰花上的纸条。

    秦嫣额头“突突”直跳,不用看也知道那纸条上写着怎样肉麻的情话,不一定是唐森写的,但一定是他授意别人写的。

    他虽然是情场高手,但以他阴狠淡冷的性子,是不会屑于写这些肉麻情话的,只是秦嫣闹不准他天天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一边与品鉴合作着,一边不忘昭告天下,他在追求她。

    陆仲谦翻着纸片看了眼,重新插回了玫瑰花中,伸手拿过,手一扬便把花扔垃圾桶里了。

    “他天天这样?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陆仲谦问,拥着她往屋里走去。

    “就他来找我那天。”秦嫣应道,那天的事是她有和陆仲谦提过,当时陆仲谦的判断是唐森可能没忘记那天晚上的事,或者中间哪个环节出了岔子,总之事情铁定没有她和林小由计划的那么顺利,让她和唐森保持着距离,他手上目前没有唐森犯罪的证据,更没有证据能直接证明他就是king的afred,短期内也是没办法把他缉拿归案的。

    林小由刚也看到了陆仲谦扔花的举动,看着两人走进来,也就打趣道:“陆先生,你瞧瞧人家唐先生追秦嫣追得多用心,多浪漫,就没瞧见你给我们秦嫣送过花,也就秦嫣才会弃唐先生选择你这样的。”

    被林小由这么一打趣,秦嫣顿时发现,陆仲谦追她还真是追得零成本,别说基本没给她送过花送过礼物,就连像正常情侣那样经历一个暧昧约会表白的过程也没有,他根本是一开始就把她逮上了床,就这么半强迫半威胁地把她拐了过来,现在还顺理成章地要给他生孩子去了。

    这么一想着秦嫣就觉得这恋爱谈得忒不值,冲着林小由道:“我现在后悔着呢。”

    陆仲谦的手扣在她的肩上,望向林小由,神色淡淡:“我要真这么做了,唐先生的下场就是我现在的下场。”

    低头望向秦嫣:“下班后我过来接你,今晚陪我回一趟家。”

    秦嫣没听出他说的回家是回去见他的家人,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下午五点,下班时间没到,陆仲谦已经过来接人。

    秦嫣原以为是回他的公寓去,没想到却是回陆家。

    她和陆仲谦虽然在一起时间不短,却还从没有去他家里拜访过他的家人。

    秦嫣知道陆家人是不喜欢她的,只是一直刻意忽略这个问题而已,如今站在陆家的大院外,看着陆家豪华的别墅,不被接受和认可现实还是无可避免地浮了上来。

    秦嫣不确定推开门之后是否面对另一场尴尬和难堪,看着车子停在陆家大院外,坐在座位上没动,不是很想进去,她没做好面对陆家其他人的心理准备,却这么莫名其妙地被陆仲谦给带了回来,心里对陆仲谦这么做也颇有微词。

    “陆仲谦。”秦嫣扭头望向他,“我想回去,我真没做好面对你家人的心理准备。”

    陆仲谦盯着她望了一小会儿,手伸了过来,落在她的肩上:“秦嫣,只是吃个饭而已。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可一直没能把你正式介绍给我的家人,今天就当和他们认识一下,我保证,不会再出现以前那样的状况。”

    秦嫣还是犹豫,即便她曾救过程婉宁,毕竟是和程婉宁闹过不愉快的,心里也是明白陆家人不接受她的,她实在不想在她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去面对他的家人。

    陆仲谦也看出了她的犹豫,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终是没有勉强她:“如果你不喜欢我们改天再回来。”

    边说着边启动了车子,想要调转车头。

    秦嫣看着有些不忍,在他把车子调转头后终是阻止了他:“算了,还是进去吧,反正迟早得见的,除非我不嫁你了。”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