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了吗?”很中式的开场白,陆仲谦的声音很低,在夜里有些清冷的质感。

    “嗯。”秦嫣声音也不高,“有事吗?”

    “秦嫣,今天的事我很抱歉。”陆仲谦继续以着低冷的嗓音道,“你的东西我没扔,只是收起来了。那天你电话里告诉我你要回英国定居了,我很没办法接受你这样的决定,你这样的决定背后就已经是在告诉我,你要放弃这段感情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是我在试图维系这段感情,你却是一直在权衡着,要不要放弃,值不值得继续下去,一次两次还好,可是你总是这样,总让我觉得我的努力是没有意义的,很无力。我爱你,可是我没办法让你也像我这样给我同样的感情,这让我觉得很挫败,甚至是惶恐,随时担心你离开。我骨子里也是极端骄傲和自大的人,我接受不了这样患得患失的自己。你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我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翻腾半天,以前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可是次数多了,总是会觉得疲惫的。”

    秦嫣沉默着,这样的夜里听着他以着这种语调诉说着他最近的心情,听着虽然还是难受,至少比上午那样没头没脑地来一句“秦嫣,我们分手吧”那样令人难受,虽然还是针扎似的疼。

    “秦嫣,我们不要再这么瞎折腾了行吗?”陆仲谦低声问道,是真心想要重新开始。

    “好。”秦嫣轻应着,她也没想着要再继续纠缠他,或许就像他说的,一直都是她在瞎折腾而已。

    “我有点累了,先睡了。”秦嫣挂了电话,关了手机睡觉。

    一夜没睡着,第二天早上起来秦嫣状态很不好,手机开机便看到了陆仲谦的短信,说今天要来接她去上班。

    “我请假了。”秦嫣回了信息过去,心情没从这段感情中调适过来,不想和陆仲谦有太多牵扯。

    陆仲谦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

    “我没事,谢谢你。”秦嫣客套地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秦妃看她状态不好,她是最清楚她的情况的,心里看着有些担心,想劝她去医院看看,秦嫣除了精神不好,身体没什么不舒服,也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没去,只是因为开始出现孕吐反应,怕家里人起疑,还是搬去了秦妃那边,在秦妃那边精心调养了几天,除了精神依然不太好,身体倒是恢复了很多。

    她身体底子好,经过调理还是容易恢复到最佳状态的。

    身体恢复过来后秦嫣便回去上班了,刚回到林小由就凑了过来问她最近去哪儿了。

    “这几天陆仲谦三天两头下班过来找你,你又跑哪儿旅游去了?手机怎么也没开机。”

    “去朋友那住了几天。”秦嫣淡声应着,陆仲谦找她的事她倒不知道,她手机用完了电就懒得再充了,平时工作上有什么重要的事也不是通过手机联系的,都是耳后别着的微型传感通讯仪联络的,她又一直和秦妃住在一起,所以也不用担心别人联系不到。

    “休息这么久越休息越憔悴了。”林小由抱怨着,从桌上的一沓资料上抽出一份a4纸的打印材料,递到她的面前,“秦嫣,这是你上次让我调查的,那时不是给过你一份吗?但是那份材料似乎不太真实。”

    是她前两个月让林小由调查的,他是king的成员,以前有过交手,她怀疑他掌管亚洲区非法文物走私,而且是顶着别的身份来,这才让林小由调查,只是那时调查出来的结果却很简单,明显被人做过手脚。

    秦嫣伸手把那份材料接了过来,看到材料上的照片时不自觉地拧眉。

    林小由没发现她的异样,解释道:“从我最近的调查看才是欧亚实业真正意义上的亚洲区老总,林森只是台面上的亚洲区总裁,背后真正掌权的才是。”

    秦嫣是记得林森的,当时陆仲谦调查陈威绑架她的案子时便查到了陈威和欧亚实业的亚洲区经理接触比较频繁,那时陆仲谦便一直顺着这条线索一直往上查,却因为有人暗中阻止,调查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最近一个月来她因为别的事早把这件事给忘了,一直没问陆仲谦了解案子进度。

    从现在林小由提供的情报看来,当初绑架她的幕后主使就是这个叫的美国人了,只是那天那个变声的男人是谁却依然没线索。

    秦嫣现在的心思却没在这件事情上,只是盯着材料上的图片,望向林小由:“在哪儿拍的?”

    照片虽然拍得不清晰,但因为和交手过,秦嫣还是认得出人来的,只是他怀中揽着的那个女孩儿,她没认错的话,是厉琳吧?

    “在欧亚实业公司门口偷拍到的。”林小由应着,察觉秦嫣神色有异,“怎么了?”

    “这个女孩是厉家的千金。”秦嫣指出,厉琳和混在一起,总觉得这中间有些什么蹊跷的地方,她想到了半个多月前混进她家的抢匪。

    门外响起“嘚嘚”的敲门声。

    秦嫣循声望向门口,是客服部的高健,手里抱着一小沓资料,看到秦嫣时已眉开眼笑地打招呼:“秦嫣,你总算来上班了。”

    然后将手中的资料往她桌上一放:“教授说,你请假太久,所以这工作得你补回来。”

    秦嫣随便拿起几份看了下,都是一些文物鉴定邀请,杨教授让她代他过去。

    “过两天欧亚实业有场酒席,欧亚实业最近是我们单位的大客户,杨教授想把你介绍给欧亚那边,所以让你到时陪他一起去应酬。”把文件工作交代完成,高健把杨教授叮嘱的事口头交代了一遍。

    秦嫣眉眼一动,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

    酒席安排在了周三,不是很正式的晚宴,只是一些酒桌上的应酬而已。

    秦嫣下班时才陪杨教授一起过去的。

    她现在怀着身孕,不敢乱喝酒,因此上车前就向杨教授申明,不能叫她挡酒。

    秦嫣酒量一直不错,干她这行的什么都得懂点,而且要假装精通,酒量这关是最基本的,以往去哪儿应酬,只要她有空,杨教授都会带着她,让她替他挡酒,现在看秦嫣突然说不能叫挡酒,心里觉得奇怪,问她原因。

    因没确定是否留下这个孩子,秦嫣没敢把怀孕的事告诉任何人,也就找了个借口:“也没什么,最近胃不好。”

    杨教授也不疑有他,看她说胃不好也就不好再让她挡酒,多带了个林小由过去。

    因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喝酒设宴的地方也不能失了体面,酒席在本市的五星级酒店帝星那边。

    秦嫣和杨教授林小由一行人去到那边时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在肥头大耳红光满面凸肚谢顶的男人中,秦嫣看到了陆仲谦。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