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谦,我们回头再说吧。”小腹实在不舒服,秦嫣也没听清陆仲谦那边在说什么,只是皱着眉道,说完就挂了电话。

    手掌在小腹上稍稍揉了揉,疼痛稍有缓解,但还是不舒服,秦嫣本想自己开车去医院,但又有点担心中途突然痛起来,想了想,看秦妃今晚也在这边,又回屋里找秦妃,让她陪她去一趟医院。

    秦妃看秦嫣脸色似是不太好,这会儿又这么晚了,话语中不免带了些担忧:“你怎么了?”

    “我好像怀孕了。”秦嫣也没想着瞒秦妃,秦妃是生过孩子的人,在这方面比她有经验,就把身体的征兆粗略和秦妃说了下。

    秦妃面色微微一变,二话不说拿了件外套,陪她一起出了门。

    秦正涛还在楼下,刚才看到秦嫣去而复返也没想着什么,这会儿看着姐妹俩神色匆匆地出门,赶紧出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秦妃简单应着,推着秦嫣出了门,她来开车。

    秦嫣肚子不好受,也不敢自己开车,又担心自己是流产征兆,更不敢冒险坐到驾驶座上去。

    “陆仲谦知道吗?”秦妃一边利落地转着方向盘,一边问道。

    “我还没和他说起,我自己也还不确定是不是,谁知道是生理期还是流产征兆,之前也没有什么怀孕征兆。”

    秦嫣应着,声音有些虚弱。

    她这些天也没太留意自己的身体,也没像别人说的怀孕时有什么特别的征兆,依然每天吃好睡好,就是早上起来刷牙时偶尔有点轻微的反胃感,但以前她体内湿气重时也有过这样的症状,因此也没放在心里过。

    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只是她很少会痛经,而且这次还痛得这么奇怪,她和陆仲谦最近这段时间也都没有刻意做安全措施,她大姨妈也缺了一个月没来,就怕真不小心怀上了,刚又见了红,就担心是流产征兆,才想着去医院做个检查确定一下。

    “一会儿我通知陆仲谦过来吧,无论你是不是怀孕这种时候他都应该过来陪你的。”秦妃说道。

    “别。”秦嫣阻止了她,“先别和他提起,我们最近感情出现了点问题。”

    秦妃扭头望了她一眼,有些意外。

    秦嫣也不懂该怎么解释,总觉得她和陆仲谦快完了,以前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只是今天在他屋里已经找不到自己的东西,又在外面遇到了个像万宁的女孩,从程婉宁话里看来陆仲谦最近也总是不见影儿,连家也没回了,也鲜少再给她电话,怎么看都像是他们这段爱情死去的前兆。

    想到和陆仲谦以后真要成为陌路了,秦嫣只觉得心里闷疼得难受,肚子也越发地难受,好在医院离家里不远,秦妃也是挑了最近的医院来,刚到医院门口就停下车来,陪着她进去看医生。

    这个点妇产科也只有值班的医生在。医生是名经验比较丰富的中年妇女,一听秦嫣这介绍,马上安排做尿检和超声波等检查,检查结果很快出来。

    秦妃拿着检查报告,有些担忧地望向秦嫣:“需要告诉陆仲谦吗?”

    从检查结果来看,秦嫣确实已经怀孕,怀了一个月左右,有先兆性流产征兆,医生建议住院观察,顺便做保胎治疗。

    虽然隐约已经猜到自己可能怀孕了,当拿到结果的刹那,秦嫣脑子还是有些空空的,有些茫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自己肚子里已经多了一个小生命的事实。

    “先别告诉他吧,我都没做好心理准备。”秦嫣扭头望向秦妃,声音有些轻,“二姐,你当时知道自己怀孕时是什么心情?”

    秦妃有些怔忪,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道:“惶恐吧,又不能告诉任何人,而且当时我已经和可可爸爸离婚……”

    秦妃突然打住,秦嫣却还是耳尖听到了那两个字。

    “离婚?”秦嫣狐疑望她,“你结过婚?”

    秦妃垂下眼睑,点了下头,很轻,却不想多提这个话题,抓着秦嫣的手臂转移了话题:“你先住两天院观察观察吧,我去给你办住院手续。”

    秦嫣尽管心底满腔困惑,看秦妃不愿提起,也不好追问,自己也有些心慌意乱,小腹也不舒服,也就没再追问,按着医生安排住了院。

    秦妃陪着她在这边住下,为怕家里人担心,等把一切安排好后,秦妃给秦正涛打了个电话,说秦嫣陪她回她那边住。

    秦妃不常住家里,秦正涛也习以为常,虽然从未见过秦嫣去秦妃那边住,但看着很少说话的姐妹俩人主到一块儿,心里还是欣慰的,也就没有怀疑什么,叮嘱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秦嫣刚在医院里住下来陆仲谦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电话打过来时秦妃也在,看秦嫣捏着电话没动,就忍不住问道:“你没打算告诉他?”

    秦嫣叹了口气,望向秦妃:“还是得告诉的吧,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

    只是这个孩子是否要留下来,她现在也没底。

    自从见过可可,她是真心要要个孩子,即使她最终和陆仲谦还是分了手,她还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她有这个经济能力去抚养一个孩子,只是她现在的工作,现在的形势,她挺着个大肚子会是个累赘。

    之前和陆仲谦在一起时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多少心存了些侥幸心理,也就想着顺其自然了。

    “姐,你当时既然已经和可可爸爸离婚了,又没敢告诉家里任何人,你为什么还是要生下可可?”秦嫣心里烦乱,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打算,只能望向秦妃,试图从她那儿得到一些建议。

    “我是因为怀孕才结婚的。”秦妃似是很不愿提起那段感情,还是犹豫了会儿才幽声开口,“只是婚姻维系了不到三个月,他以为我把孩子打掉了才离婚的。”

    “谁先提出的?”秦嫣望着她问。

    “我。”秦妃轻应。

    “可可爸爸……”秦嫣犹豫了又犹豫,还是问出了口,“是钟炫吗?”

    秦妃望她一眼,眼神特别的平静,从她的平静里秦嫣也读不出是肯定还是否定,只是看着她指了指她的手机:“电话都响了几遍了,不接一下?”

    人已站起身,“我去给你买些吃的回来吧。”

    走了出去,明显是想要回避这个问题的。

    秦嫣看着房门掩上,无声叹了口气,终是接起了电话。

    “怎么这么久没接电话?”电话刚接通,陆仲谦已先开口,低沉的嗓音在这样的静夜里依然带着金属的质感,低低哑哑的,只是有些沉。

    “刚有事。”秦嫣轻应着,手不自觉地抚着小腹,那里还平坦得感觉不到已经有一个小生命存在着。

    “你现在不是在英国?”陆仲谦问道,声音里隐约夹着风声,似是还开车。

    “陆仲谦,我今天下午回了一趟你的公寓。”秦嫣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间接承认了,“我的东西是你扔的吗?”

    陆仲谦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再开口时声音有一丝异样:“是。”

    秦嫣唇角不自觉地扯了扯:“你也决定结束了是吗?”

    “秦嫣……”低沉的嗓音隐约揉入了一丝烦躁,“你现在哪儿?我们谈谈吧。”

    “我现在不方便,改天吧。”秦嫣拒绝道,她刚打了保胎针,需要卧床休息,而且现在也没有心情,其实她更想问他是不是已经决定让谁入主那个家了,把她的东西扔得这么干净,还有那一整套全新的杯子,以及那个酷似万宁的女孩子。

    “我在你家楼下等你。”陆仲谦已恢复了往日的淡漠,只是声音静冷了几分。

    “我没在家,你要等就等吧,明天我再联系你,我先休息了,晚安。”挂了电话。

    躺了会儿,秦妃已经买了东西回来。

    看她一个人在发呆,问道:“不告诉陆仲谦你在住院?”

    秦嫣摇了摇头:“不想说,他把我留在他那儿的东西全扔了,明显就是不想和我牵扯太深了。不想拿自己的健康和孩子来博取他的怜惜。”

    “……”秦妃无言地望了她一眼,突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

    秦嫣在医院观察了两天便出院了,她身子底子好,胎儿现在的情况还是稳定的,只是需要多卧床休息。

    秦嫣向单位多请了半个月假,还是没想好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处理,怕在家里引起家人怀疑。

    秦正涛不知道她和陆仲谦的情况,要是知道她怀孕了非得逼着两人结婚不可,现在的情况怎么说也不适合结婚的,因此秦嫣干脆住到了秦妃那边,她身体情况不太稳定,这样也比自己一个人住好点。

    刚出了院秦嫣便给陆仲谦打了个电话,约他下午吃饭。

    陆仲谦答应了下来,亲自开车来接她。

    秦嫣平时都穿超短群或职业群搭配将近十公分的高跟鞋,也只有在家里才会穿拖鞋或者去运动时才换上运动鞋,因此当陆仲谦看着她穿着休闲的裤装搭配平底鞋出来时,他的视线在她身上多停了几分,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圈,而后开口:“今天怎么穿得这么休闲了。”

    要不是他问得随意,秦嫣差点以为他看穿了她怀孕的事实。

    秦嫣拉开车门,猫腰坐了进去,有些心不在焉:“换个打扮,换种心情。”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