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晴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青一阵白一阵的,站在原处抿着唇不说话。

    陆仲谦也不望她,扭头冲着门外喊了声:“程剑!”

    等在门外的程剑默默走了进来。

    小柯和办公室里几名其他警员透过审讯室外的玻璃望着屋里的一切,一个个面色透着凝重和担忧,跟在陆仲谦身边做事这么久,从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万晴怎么说也是万局的千金,而且秦嫣牵涉的案子多,陆仲谦这么做已经是明摆着在徇私护短,这是他们这一行的大忌。

    程剑明显感觉到陆仲谦和万晴之间的剑拔弩张,有些担心,试图缓和,小声开口:“头儿,万晴也只是想要早点破案早点还嫂子清白,性子可能有些急躁,您也别往心里去,大家都是同事,别伤了和气。”

    又望向秦嫣,歉然地冲秦嫣笑着:“嫂子,大家没什么恶意,只是因为最近有些案子和你有些牵扯,想要弄清楚,希望您别介意。”

    秦嫣一直安静地看着这一切,看程剑开口,也就微微笑着道:“没关系,我也希望能早点洗脱嫌疑。”

    然后望向陆仲谦,正要劝他,陆仲谦已先开了口,冷眸望向程剑,手指着万晴:“把她带出去!”

    程剑皱眉:“头儿……”

    陆仲谦声音沉冷了几分:“既然还记得我是你们的头儿,立刻、马上把人给我带出去!”

    万晴面子上挂不住,脾气也倔,虽然职位上比陆仲谦低了一些,却也顾不得上司下属的本分,冷着脸冲陆仲谦道:“陆仲谦,我这是在依法办案,出了什么事我自己负责,现在请你出去!”

    转过身,在椅子上坐下,拿起笔,望向秦嫣:“秦小姐,请问……”

    话没能说完,陆仲谦已弯腰拿过她面前的本子,一只手还撑在桌面上,人已扭身对程剑吩咐:“把她带出去!

    程剑担心地往万晴望了望,没敢真上前把人架出去。

    陆仲谦冷冷望了他一眼,收回视线,突然弯腰,一把抓住万晴手腕,连拉带拽地把人带起,头也没回地拖着到了门口,手往她背后一推,万晴便踉跄着被推了出去,“碰”的一声巨响,审讯室的门也随之被关上,动作利落干脆,至始至终,陆仲谦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程剑小心地往陆仲谦觑了眼,看他没赶他,也就站在原处没动。

    陆仲谦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在秦嫣对面坐下,望向秦嫣:“没事吧?”

    秦嫣摇摇头,本想问秦正涛怎么样了,想想现在是在审讯,这么问对陆仲谦影响不好,也就没开口问。

    陆仲谦长长地呼了口气,扭头望程剑:“你先出去!”

    程剑嘴唇动了动,有些犹豫,陆仲谦和秦嫣的关系确实不适合亲自单独审讯秦嫣,万晴已经被撵出去了,好歹也得留一个人在。

    陆仲谦薄唇抿紧了一些:“程剑,你跟了我多少年,这点分寸我还把握不了吗?”

    如果对方不是秦嫣他肯定相信陆仲谦是很能掌握分寸的,只是……

    程剑担忧地往秦嫣望了眼,没敢把话说出来,轻轻点了点头:“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叫我。”

    转身出了门,不忘把门关上。

    陆仲谦这才望向秦嫣:“秦嫣,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打算继续瞒着我?”

    秦嫣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却没办法和他明说,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很轻柔,带着些安抚的味道:“陆仲谦,有些事我真没办法向你交代,我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也别因为我和你的同事起冲突。”

    陆仲谦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直盯得秦嫣不自觉地垂下眼眸时才徐徐开口:“秦嫣,我手上掌握的证据足以把你送牢里蹲个十年八年,甚至是无期,你不和我说清楚,我真没办法帮你,万晴既然能把你逮进来她掌握的证据就不会比我少,你真打算在这牢里蹲一辈子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你爷爷……”

    倏地打住,陆仲谦抿着唇没再说下去,只是捏着手中的笔烦躁地在桌上轻敲着,他千防万防却还是防不了万晴,一直以来秦嫣的案子都是他经手,一直小心调查着,却没想到当初设计她的那张照片给落到了万晴手中,让她瞒着他顺藤摸瓜。

    “我爷爷怎么了?”秦嫣声音一紧,倏地站起身,紧张地望向他,“陆仲谦,我爷爷到底怎么了?”

    想到稍早前离去时的情景,心里越发担心,声音也有些急。

    陆仲谦也不知道秦正涛情况怎么样了,刚才急着赶回来,路上秦冉也没给他打电话,本想先瞒着不告诉秦嫣,但想着她对秦正涛的担心,犹豫了片刻,就把秦正涛晕倒去医院急救的事说了。

    秦嫣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眼神很复杂,内疚、担忧、自责各种情绪揉杂在一起。

    陆仲谦看着心疼,声音不自觉缓了下来,却依然带着些逼供意味:“秦嫣,你爷爷已经为你的事这样了,难道你要让他和你的家人继续为你担心吗?如果你真被关牢里一辈子你……”

    陆仲谦没法子说下去,只是紧紧盯着她,双目如炬。

    “我……”秦嫣抚着额,有些心烦意乱,“陆仲谦,你别逼问我,我真不会有事的……”

    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只是烦躁地抚着额。

    门外恰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小陆。”万长生在外面喊陆仲谦的名字。

    陆仲谦往秦嫣望了眼,起身去开门。

    万长生推门进来,也没望向秦嫣,对着陆仲谦皱眉劈头便道:“小陆,秦嫣这案子比较特殊,你是她的男朋友,该避嫌还是得避嫌,审讯的事还是交给其他人来吧。”

    陆仲谦望向他,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推着他出门:“我们出去说。”

    走到门口时看到了万晴,万晴眼眶有些微红,看到他望过来时冷漠地把头扭开。

    陆仲谦扭头朝程剑吩咐:“你在这儿看着,谁也不许接近。”

    万长生蹙眉,对陆仲谦的做法不满,没来得及开口却已被陆仲谦推着回到了办公室。

    陆仲谦把他办公室的门关上,走向他:“万局,秦嫣的案子是谁批准逮的?罪证确凿了吗?”

    “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敢随便逮人吗?”万长生应着,也不恼,只是伸手拍了拍桌子左上角那一沓资料,望向他,“万宁的死是不是和她有关?”

    陆仲谦面色未变,直直盯着他:“万局,假如现在有人报警学校被人安放了炸弹,我们去排查炸弹,炸弹没找到,却遇到了劫持孩子的人质,我们的警员在解救人质过程中牺牲了,难道最先报警的那个人要为我们牺牲的同事负责?”

    万长生拧眉:“这根本是两码事……”

    “就一码事。”陆仲谦打断他,“我们在追查失踪文物过程中收到线报,文物在king手中,我们去搜查,发生了意外,万宁牺牲了,这事的责任在我不在提供线报的那个人。”

    陆仲谦隐瞒了秦嫣当初提供假情报的动机以及在现场的一些事,有些东西挑明了讲对秦嫣未必是好事。

    万长生依然拧着眉心,显然对陆仲谦的解释不是很满意,陆仲谦却没心思和他绕,直言自己的目的:“万局,能把秦嫣案子的相关卷宗给我看看吗?”

    万晴负责的这个案子,他现在也不知道她究竟掌握了多少证据。

    万长生望他一眼:“她那些卷宗可还没全到我手上……我先去接个电话……”

    说话间电话响起,万长生转身去接电话。

    陆仲谦在一边看着,看着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点头,面色渐渐变得凝重,黑眸不自觉地凝了凝,盯着他望,万长生却已向他挥了挥手,让他先出去。

    陆仲谦到外面时顺道给秦冉打了个电话,询问秦正涛的情况。

    “他没事,只是受刺激过大。”秦冉淡应,“秦嫣怎么样了?”

    “她没事。”陆仲谦也淡应着。

    “秦嫣到底犯了多少事儿?”秦冉追问,“如果获刑的话会被判几年?找人疏通关系的话能不能少判点?”

    陆仲谦心里烦躁,硬邦邦地回了句“她不会有事的。”便挂了电话,回了审讯室,秦嫣还坐在原位上,面容很安静,看到他走进来时便问起秦正涛的事。

    “他没事。”陆仲谦应着,叹了口气,望向她,“秦嫣,你们那个组织到底给了你脑子灌了什么东西,让你这么认死理儿,还是,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能也试着相信我一次,依靠我一次?”

    “陆仲谦……”秦嫣为难地望向他。

    “嘚嘚……”几声敲门声又在这时响起,随着落下的敲门声,门已被人从外面拧开,进来的是万长生和程剑。

    万长生望向陆仲谦:“小陆啊,你先出去一下,今天让程剑负责录口供的事。”

    陆仲谦皱眉,下意识反对,万长生拍了拍他的肩:“程剑你还放心不过吗?”

    朝秦嫣望了眼。

    秦嫣不自觉地蹙了蹙眉,望向陆仲谦,朝他露出一个笑容:“我没事的。”

    陆仲谦不放心地出去了,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程剑和万长生终于录完口供。

    陆仲谦留下了程剑,程剑很自动自觉地把口供交给陆仲谦过目。

    陆仲谦粗略地扫了眼,疑惑的眼神望向程剑,程剑摊手:“万局录的。”

    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陆仲谦忍不住皱了眉,却想不出其中的缘由来,下午时,万长生把他叫进了办公室,一起进去的还有万晴。

    “秦嫣案子证据不足,先取保候审吧。”万长生望向两人,淡淡道。

    “爸……”万晴一听就皱了眉,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连审讯都没有,你这也太草率了。”

    陆仲谦也微微皱了皱眉,望向万长生时黑眸已经带了一些探究,不过几个小时,万长生这态度的转变……

    突然想到了他稍早前接到的那个电话,陆仲谦下意识地往他办公桌前的座机望了眼。

    万长生轻咳了声,望向万晴:“万晴,那几宗文物失窃案以后全面交由陆仲谦负责,你别再插手。”

    “我不同意。”万晴当下反对,直直地望向万长生,“爸,什么叫证据不足?人证物证都有了还……”

    “万晴。”万长生隐约动了怒,“你哪来的人证物证?除了那张模糊难辨的照片,你呈上来的那些证据哪些……”

    “证据是否确凿那也得司法……”

    “万局。”陆仲谦淡声插了进来,“我这就去办,另外,由于我和万晴工作上配合度不高,万晴的工作能力也远远达不到我的个人要求,我申请换个助手,稍后我会把书面申请书交给你。”

    没再望向微微变色的万晴,陆仲谦从万长生办公室退了出来。

    钟炫来给秦嫣办理相关的取保候审手续。

    陆仲谦看到钟炫时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和他打招呼,钟炫也淡淡地回以一个微笑。

    办理完取保候审手续时已是下班时间,钟炫有礼地望向陆仲谦:“陆警官,我可以和秦嫣吃顿饭吗?”

    陆仲谦点点头,也没望向秦嫣,转头回了办公室。

    秦嫣本想追过去,想了想,给陆仲谦发了条信息“我和钟炫有点事要谈”,这才随钟炫离开,却不是去餐馆,只是在附近散了圈步。

    “秦嫣,这是最后一次。”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好一会儿,钟炫才一字一句开口,声音微沉,隐有不悦,“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万晴在调查你。”

    “我知道。”秦嫣平静望向他,“她前几天就向我试探过了。”

    “那你还……”钟炫心底压着怒,到底是没有真吼她。

    秦嫣只是摇了摇头,淡声道:“我们那天的事被你大哥察觉了,书房有监控。”

    钟炫扭头望向她,眼里带着疑问。

    秦嫣耸耸肩:“我看过照片,估计是你大哥设的监控,你大哥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你自己找个机会解释清楚吧。”

    看了眼表,站起身:“我先走了。”

    钟炫睨向她:“又怕陆仲谦吃醋?”

    秦嫣抿了抿唇,没有应,先走了,又回到了警局门口,给陆仲谦打了个电话。

    陆仲谦刚从办公室出来,一抬头就看到她站在大门外,微微蹙眉,走了过去。

    “不是说和钟炫有事谈吗?”他走到她面前,淡声问道。

    “谈完了。”秦嫣淡应着,望向他,“有空陪我去趟医院吗?”

    陆仲谦点点头,率先上了车。

    秦嫣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正准备上车时,看到了从局里走出来的万晴和万长生。

    万晴看到她没什么好脸色,反倒是万长生挤出了笑容,走过来打招呼:“秦小姐,还没回去啊?”

    秦嫣也礼貌地笑着:“正准备回去呢。”

    “抱歉啊,今天让秦小姐受惊了。”万长生朗声笑着道,“我在这里跟秦小姐赔礼道个歉,辛苦了。”

    秦嫣微微挑眉,对万长生的态度很是不能适应。

    陆仲谦也不自觉地挑了挑眉,往万长生望了眼,又往秦嫣望了眼,最后落在万晴脸上。

    万晴因为万长生的态度面色沉了沉,好在也没有说什么,还很心不甘情不愿地向秦嫣道了声歉。

    秦嫣也就接受了下来,看着万家父女离开,这才上了陆仲谦的车。

    “万局对你这态度突然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陆仲谦缓缓启动车子,眼睛盯着前方,以着漫不经心地语气道。

    秦嫣侧头望向他:“他对我礼遇你不高兴?”

    陆仲谦扭头望了她一眼:“没有。”

    而后没再搭理她,只是面容淡淡地开着车。

    秦嫣几次想开口,看着他的脸色,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车子在医院停了下来,秦嫣想了想,扭头对他道谢。

    陆仲谦扯了扯唇角,没有说话,陪她下车去看秦正涛。

    秦正涛已经睡了过去,秦冉秦妃和秦嫣父母都在病床上守着,几人看到秦嫣时都明显松了口气,秦冉在松了口气时却带了一丝研判,往陆仲谦望了眼。

    秦妃走过来拉过她的手,蹙眉问道:“没事吧?早上怎么回事?”

    “只是警方的一个误会。”陆仲谦替秦嫣回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方琳连声道。

    秦嫣在这里守了好一会儿,秦正涛一直没醒,本想继续在这陪他,却被秦潜和方琳赶回去洗澡,非让她洗去这一身霉气。

    陆仲谦送秦嫣回去,一路上两人还是没说话。

    车子在秦家门口停下,秦嫣道了谢要下车,刚推开车门,陆仲谦便突然倾身过来,手握着车门重新拉上了。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