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正涛被秦冉这一番指责闹得莫名其妙,想到秦嫣刚才怒极吼的那声,望向陆仲谦厉声便问:“怎么又把钟炫给搅和进来了?三丫头脚踏两船了还是你怀疑她脚踏两船了?”

    秦妃不自觉地往陆仲谦望去。

    陆仲谦不想多谈:“和他没关系,我先走了。”

    秦正涛在他背后吼:“陆仲谦,我是看你靠得住才答应把我们家三丫头交给你,但我也不想害了你。如果真是她朝三暮四了,我会让她给你个交代,如果是你怀疑她朝三暮四,我也不想偏袒谁,该怎么做你自己知道。”

    陆仲谦身影顿了顿,没有停下,也没有应他,径直走出去了,外面已没有秦嫣的身影,她已开着车离开了。

    陆仲谦给秦嫣打电话,“嘟”了一声后就被挂断了。

    陆仲谦知道她在气头上,他也在气头上,稍早前她和钟炫相携着亲密出现在的场景刺得他心脏一阵阵地收缩,她前一刻才拒绝他一起吃饭的请求,下一刻却在另一个男人家里陪着他成双成对地出现,甚至对于“二嫂”这个称呼处之泰然,那般自然的应答,就好像她早已习惯甚至是乐见其成的,这让她昨晚的解释突然间就变成了欲盖弥彰地遮掩,就像故意给他打一剂预防针,为的就是在类似那一刻的尴尬会面出现时,她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和借口。

    他很想去相信她和钟炫只是工作需要,他们没有他以为的剪不断理还乱,也没有任何暧昧,可是他发现他说服不了自己,看到她和钟炫在一起时他是恐慌的,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强迫她和他在一起。

    从那次摘下她的面具认出她时,是他按捺不住心底的悸动强行要了她,后来再重逢,每一次都是他强势地要求逼迫她,从相亲到真正在一起,都是他胁迫来的,她从来就没表现出太多对他的在意,那天在医院,面对着秦正涛的劝说,她也是很轻易地便将分手二字说出了口,出院时也是那般轻易地随她的家人离开了。

    似乎对于这段感情对于他陆仲谦,她随时可以放下随时可以转身离开,尤其是在这段感情里,一直都是她在迁就他和他的家人,不断地委屈自己,他害怕她在他来不及把所有问题处理好时已经疲惫地决定放弃,只是来不及告诉他,而钟炫,那个她生命中真正意义的青梅竹马和她曾真正悸动过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出现,甚至是趁虚而入了。

    说不清那一刻是怎样的心情,不是不愿听秦嫣解释,只是不敢听她解释。

    对她越是在意,就越怕失去,活了三十多年,陆仲谦从未觉得任何事脱离他的掌控,也从有过害怕的情绪,唯独对秦嫣,他握不住,却偏偏不愿放下。

    捏着几乎被揉碎的手机,陆仲谦长长地呼了口气,平息心底的躁动,又给秦嫣拨了个电话,秦嫣这次没摁断,只是没接。

    铃声响过之后陆仲谦又接着拨,秦嫣依然任由手机响着。

    陆仲谦给秦嫣发了条信息:“秦嫣,我想和你谈谈。”

    秦嫣正漫无目的地开着车,逛了一圈后,心情好转了些,看到陆仲谦电话却还是不想接,看着手机安静了下来后才拿起手机,却没想到收到了他这条短信。

    她捏着手机望了一会儿,想到他离开时决然的态度,抿了抿唇,给他回了条:“是要谈分手的事吗?不用谈了,分就分吧。”

    回了过去,顺便把手机给关了。

    陆仲谦没想到她会回这么条信息,点开短信时掌中捏着的手机差点没摔出窗外去,他给秦嫣回拨了个电话,却已显示关机,陆仲谦几乎没把手机捏碎,冷着张脸,忍了又忍,终是把手机抛向了一边的副驾驶座,踩着油门的脚用力一踩,车子箭般疾驰而去。

    秦嫣好一会儿才开机,除了一个来电提醒没有短信,说不上是失落还是难受,总之很不好受,心里闷堵得厉害,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走到这一步来了,昨晚明明还如胶似膝你侬我侬地黏着,不过一个下午,突然就风云突变了。

    想到陆仲谦下午离去时决绝的背影,以及在hz她被拦下他决然而去时的样子,心里便针扎似的疼,尤其是她独自一人面对着他的家人,看着程傲天对着她指桑骂槐时,第一次如此讽刺地觉得,她一直都是在一个人面对着他的家人的责难,何苦要为了一个陆仲谦如此委屈自己呢?

    秦嫣扯了扯唇角,想笑,却发现笑不出来,脸颊一片湿润,心里实在难受得厉害,眼泪越流越凶,干脆伏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几声“嘚嘚”的敲窗声传来。

    秦嫣吸了吸鼻子,抬手擦了擦眼泪后这才望向窗外,看到车外站着的林琴和张嫂时有些愣,直到看到林琴和张嫂眼中的困惑和类似于心疼的情绪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此时的狼狈,有些手忙脚乱地抽出纸巾胡乱擦了下,拉下车窗,勉强冲两人挤出一个笑容:“林姨,张嫂。”

    “秦小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林琴皱眉问道,脸颊很瘦削,却很慈祥。

    她眉目间的慈意让秦嫣越发觉得狼狈,连连摇头:“我没事。”

    然后笨拙地转移了话题:“你们怎么在这儿啊?”

    “林琴整天在屋里待着闷,整天闷在屋里又老惦记着万宁,就想出来散散心,我看这边空气好,就陪她到这边来走走。”张嫂替林琴应道,往四周望了望,轻声嘀咕,“来的时候车挺多的,这会儿半天打不到一辆车。”

    秦嫣往林琴望了眼,看着她眉眼间掩饰不住的疲色,有些不忍:“这边不太好打车,我送你们回去吧。”

    林琴有些不好意思:“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再等等没事的。”

    秦嫣笑了笑:“没事啦,我现在也没什么事,顺路而已。”

    说话间已经打开了后车厢车门。

    林琴还想推辞,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但抵不过张嫂劝说,看秦嫣也不觉麻烦,这才上了车。

    这边距离林琴住的小区不算很远,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秦嫣开着车很快就到了。

    林琴很是过意不去,非要邀请秦嫣上楼一起吃顿饭,秦嫣没什么心情,而且她虽然喜欢林琴,但那个房间都是万宁的影子,甚至还有陆仲谦,秦嫣却是怎么也没办法待得习惯的,推辞了。

    林琴看秦嫣为难,也不强求,只是笑着道:“没关系,秦小姐有空再过来。”

    话虽如此,眉宇间总有些难掩的失落,那种失落感在一个独居病重的老人身上体现出来时,秦嫣看着特别的心酸,尤其是想着她连女儿去世都不知情时,那种心酸感在心头发酵着,让她没办法这么狠下心来拒绝她的盛情邀请。

    秦嫣朝她露出一个笑:“我是怕打扰到你们。”

    林琴眉眼间顿时都带了欣喜,连声道:“不打扰不打扰,秦小姐愿意过来我欢迎都来不及呢。”

    招呼着张嫂把秦嫣迎进屋里去。

    秦嫣陪着林琴和张嫂在屋里坐了会儿,吃了顿饭,陪着她聊了会儿天看天黑才离开。

    林琴虽然已经很是疲惫,却非得坚持送秦嫣下楼。

    “万晴?”刚走到楼下,秦嫣正和林琴闲聊着,张嫂带着惊喜和困惑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秦嫣下意识抬头,看到站在门口处的万晴时有些意外,正要开口,却见万晴已经冷着脸转身要离开,手里拎着盒东西,看似想要送过来的。

    “万晴。”

    林琴急急地开口想要叫住她,声音里的期盼秦嫣听着都觉不忍,偏偏万晴却是加快了脚步。

    秦嫣不明白万晴和林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万晴明显是想来看看林琴的,但又拉不下面子上去,如今被发现,反倒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

    秦嫣想叫住万晴,却又觉得自己没那个立场,尤其是在她和万晴还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上时,如果万晴是因为和万宁争宠才对林琴心生不满的,她帮助林琴叫住了万晴,只会让她对林琴和她越发地不满。

    心里这么想着,秦嫣也就静默地看着这一切,不好过问。

    万晴终是没有回头,林琴长叹了口气,话中是掩饰不住的落寞:“这孩子……”

    感慨了声,却也没说什么。

    秦嫣将想问,又怕触到林琴的痛处,没敢问,只是安慰:“她大概只是放不下面子吧,过几天会来看你的。”

    林琴笑了笑:“谢谢你。”

    也没有多说,劝了几句道了声别,便任由秦嫣先回去了。

    秦嫣车子停在小区门口处,刚走到小区门口,一声“喇叭”鸣笛,秦嫣下意识循声望过去,看到万晴从车上下来,紧绷着脸,面色不是很好,看到秦嫣时还是勉强扯出了一个笑:“秦小姐。”

    秦嫣也就微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

    万晴望着她,有些犹疑:“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嫣知道她指的是在林琴家里,也就实话实说:“下午在绿意花园那边遇上,她们打不到车,就顺便送她们回来了。”

    “我妈……她……”万晴表情很纠结,也很尴尬,“她没事吧?”

    秦嫣忍不住多打量了她两眼,看得万晴越发尴尬,留下一句话“我先回去了”就想离开。

    “万小姐。”秦嫣及时叫住了她,“你母亲已经肝癌晚期,情况不是很好,她就想在她离世前还能好好再看看自己的两个女儿。”

    万晴脚步倏地停下来,没有回头,声音有些硬:“我姐已经死了。”

    “但是她不知道。”秦嫣盯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声音平静,“万小姐,你也知道她不知道的吧。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也不该多问,只是希望万小姐别等人已经不在了再去追悔莫及。”

    “不用你管。”依然是硬邦邦的声音,万晴突然转过头来,“秦小姐,去年的10月13号你在哪儿?”

    秦嫣眉头拧成了一道小褶,望着她时眼眸已带上了一丝戒慎:“工作啊,怎么了?”

    那天是她和陆仲谦的生日,万宁的忌日。

    “什么工作?在哪里工作?有谁可以作证?”万晴问,有些咄咄逼人。

    秦嫣皱了眉头:“万小姐,请问您这是在审讯吗?以什么理由什么身份?”

    万晴盯着她望了一会儿:“抱歉!”

    转身离开。

    秦嫣也上了车,顺道给林小由打了个电话,让她把去年十月左右的行踪和案子调出来给她。

    第二天上班时,林小由便把所有资料都交给了她。

    秦嫣翻开正要看,手机却响了起来,陆仲谦的电话。

    秦嫣不想接,直接摁断了,昨晚她直接回了家,没给陆仲谦打电话,陆仲谦打过几个电话过来,她挂了。

    手机摁断不到五分钟,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然后没等有人应“请进”门已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秦嫣下意识回头,看到推门而进的陆仲谦时愣了愣,林小由和严厉也愣愣地盯着直直走向秦嫣的陆仲谦。

    陆仲谦面色很平静,薄唇微微抿着,径自走向秦嫣,一言不发,微弯腰,捞起她的手:“跟我过来。”

    不由分说便将她拖起,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下把她拉了出去。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