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手掌抵着他的肩:“诶,别闹,头发还没干呢。”

    边说着边把干发巾取下来,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随之披了下来,还滴着水。

    陆仲谦直接拿过一旁的吹风筒帮她吹,右手随意拿着吹筒,左手有技巧地一缕一缕地撩弄着,自从一起住后这吹头发的工作陆仲谦就代办了,手法都练了出来。

    秦嫣坐在他大腿上安心享受着他的服务,舒暖的轻风吹在湿冷的头皮上让人有些昏昏欲睡,却很舒服,秦嫣几乎睡过去时,陆仲谦关了吹筒,秦嫣扭头望他:“吹好了?”

    伸手摸了摸头发,果然已经八成干了。

    陆仲谦把吹筒放一边,手掌滑过她的肩,扣着她的后脑勺往他那一压就要吻下去,秦嫣手机好巧不巧地又响了起来。

    秦嫣推开他,随手拿起手机,陆仲谦也跟着望了眼,是钟炫的电话,黑眸就微微眯起。

    秦嫣有些尴尬地冲陆仲谦笑了笑,推开他站起身,到外面接电话。

    “怎么了?”秦嫣问,以为是玉玺的事。

    “秦嫣,那天你带那个小女孩是不是你二姐的女儿?”钟炫开口,声音有种异样的低。

    秦嫣有些跟不上钟炫跳跃的思维,她回来才不到两个小时,怎么突然跳到可可身上去了,一时间有些愣住:“啊?”

    钟炫又重复了一遍,秦嫣答应了秦妃不能乱说,也不敢乱说,只是反问:“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钟炫没回答,只是执着于那个答案:“是还是不是?”

    那语气秦嫣听着不太乐意,又想到稍早前在厉家书房的事,看钟炫语气不太好语气也跟着不好起来:“我怎么知道。”

    挂了电话,转身回房,一抬头就看到陆仲谦正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上,微侧着头盯着电视,面容寡淡,两片薄唇微抿着,划出一道凉薄的直线,周身有些清冷气息。

    秦嫣捏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紧了紧,微抿起唇,安静走了过去。

    听到她的脚步声,陆仲谦抬眸望她:“打完电话了?”

    拿起遥控关了电视。

    秦嫣轻轻点了点头:“嗯……”

    刚想解释,手腕突然被陆仲谦拖住,一个用力,她便被拉着跌坐在他的大腿上,腰间一紧,后脑被一只宽厚的手掌稳稳拖住,秦嫣甚至没来得及看清,灼热的气息逼近,等她反应过来时,双唇已被陆仲谦绵绵实实地封住……

    秦嫣喘着粗气,手掌握成拳,微恼地在他胸前锤了几记:“瞎生什么闷气呢。”

    陆仲谦凉凉横她一眼:“谁生闷气来着?”

    秦嫣轻哧:“还死不承认了?不承认算了,怄死你。”

    边说着边理着衣服要起身,却被陆仲谦捏着腰重重一捏,她又重新跌坐在了他大腿上。

    下巴被捏着抬起,陆仲谦盯着她眼睛:“说。”

    秦嫣白他一眼:“说什么?”

    陆仲谦没应,手掌在她腰上这么一轻一重地一捏,声音低了下来,沙哑得危险:“你说说什么?”

    腰部是秦嫣的敏感处,被他这么一捏,秦嫣就有些控制不住,痒得伏在他胸前“咯咯”笑了起来,连连告饶。

    陆仲谦也没心思和她开什么玩笑,住了手,盯着她,等着她交代。

    秦嫣好一会儿才止了笑,睨着他对他发号施令:“给我杯水。”

    陆仲谦伸手从茶几端了杯水给她润喉,秦嫣捧着杯子慢悠悠地喝着,却没见开口。

    陆仲谦没什么耐心,掐着她的腰就要用力,吓得秦嫣赶紧把杯子塞到了他手中:“我说我说。”

    连气都没换就一口气把刚才钟炫的事交代清楚了,交代完后又觉得自己特没出息,被陆仲谦吃得死死的。

    “所以说,钟炫其实是你二姐孩子的父亲?”陆仲谦若有所思,盯着她。

    秦嫣耸肩:“谁知道,又像是又不像是。”

    “就这事而已了?”

    陆仲谦不紧不慢地继续问道,他这问得随意,秦嫣听着就有了一丝心虚,小心盯着他:“要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

    陆仲谦望她:“秦嫣,你今晚特别的反常,从厉家出来后,你就一直心事重重,总会不自觉躲着我的眼神,收到钟炫信息的时候你捏着手机的手就会不自觉地发紧,人就突然变得特别乖巧话也突然多了起来,会很温柔地向我解释,甚至会向我撒娇,但眼神却特别的飘忽,我刚才说你身上有味道时要平时你早一脚踹过来了,却只是瞪了我一眼然后很紧张地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你不觉得你这更像心虚,想向我掩饰什么?”

    “我……”秦嫣一时间哑言,又觉得冤,“我闻衣服的味道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就跟你说我身上臭我就想知道哪里臭而已,真没啥别的意思。”

    陆仲谦依然只是凉凉地睨着她:“有时候下意识的举动更能反应心底最真实的担忧。”

    “谬论。”秦嫣轻哧了声,看陆仲谦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想起稍早前在厉家书房的事还是有些心虚,豫了再犹豫后,纠结着扭过身,搂着陆仲谦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陆仲谦,我向你坦白一件事,你不许生气。”

    陆仲谦双手缓缓地交叉环胸,微侧着头望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秦嫣嘟嘴剐了他一眼,陆仲谦唇角划开一个轻浅笑意,抬起手,手掌没入她发中,点着她的头压了压:“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秦嫣努了努嘴,避重就轻,稍稍篡改了些事实:“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就是我在厉家嘛,就想到了上次书房的事,想过去探探,就趁着别人不注意摸过去了,没想到还是惊动了人,幸亏钟炫那时担心我跟了过来,他为了帮我掩饰,就做了那么一点点小假象,就是……就是……”

    秦嫣努力想着措辞:“就是假装我们在激情拥吻的假象。”

    说完秦嫣眼巴巴地盯着他:“你明白吧?”

    陆仲谦点点头:“后来没事吧?”

    秦嫣松了口气:“没事,没人发现。”

    陆仲谦右手食指点在了她的嘴唇上:“他吻你了?”

    “没有。”秦嫣赶紧澄清,“就是牺牲了那么点小小的色相。”

    “嗯?”陆仲谦挑眉。

    秦嫣一张脸几乎皱成一团:“哎呀,就是露了点肩而已。”

    “就是露了点肩而已。”陆仲谦学着她的语气慢悠悠地说完,声调倏地一变,手掌也跟着在她腰间狠狠捏了一把,“秦嫣你不要命了,就你那点小伎俩还想着在厉老爷子眼皮底下乱动,没被当场逮着你该好好回去给你家老祖宗多烧几柱香。”

    秦嫣搂着他的脖子在他颈侧轻蹭,心虚地避开他的视线:“这不是心存侥幸嘛。”

    话完便听陆仲谦哼了声:“我看你是仗着钟炫会护着你才这么明目张胆。”

    秦嫣一把推开他:“陆仲谦你再这么阴阳怪气地我真要生气了。”

    陆仲谦脸色缓和了下来,又不甘地捏着她的腰掐了把,干脆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

    ————————————————————————————————————————————————————————————————————————————————————————————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