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在医院住了三天便出院了,她身体好,又年轻,伤复原得快,确定没事后医生便准许出院了。

    这三天来陆仲谦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陪着她,秦嫣心里其实挺感动的,那天晚上和秦正涛那番话也不是要敷衍他,这几天她一直都在考虑权衡,心里其实挺矛盾的,而且也一直没找到机会和陆仲谦谈这个话题,每次她刚起了个头便莫名其妙地被陆仲谦把话题带跑了,等她想起要说什么时,已经到了要睡觉时间。

    秦嫣怀疑那天晚上陆仲谦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了,虽然他出去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回来时她和秦正涛早已谈完,但谁知道他是不是在门外。

    秦嫣旁敲侧击过,陆仲谦却是一脸莫名,秦嫣心虚,也没敢明着问,只好不了了之。

    出院时陆仲谦本想接秦嫣回他那边,连家里都收拾好了,没想到出院当天秦正涛和秦冉亲自来接。

    秦正涛只是客气地说不用麻烦陆仲谦便拉着秦嫣的手上了秦冉的车。

    秦嫣说不清在她被秦正涛拖着转身时陆仲谦是怎样的表情,似是黯然,又似是落寞,秦嫣很难描述得清,只是上车时不意转身,瞥见他沉默地站在那里看她,突然就心酸莫名了,鼻子也有些酸,然后几乎想也没想便下了车,和秦正涛秦冉道了声歉后,走向了陆仲谦。

    她在他面前站定,仰头望他,拉过他的手:“走吧。”

    陆仲谦垂眸望她,阳光从头顶洒下,落在她了仰着的笑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动人神采。

    陆仲谦只觉得喉咙似是被什么梗着,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手掌抬起,落在她的头顶上,轻轻揉了揉。

    “好。”他应着,声音有些哑,在她头顶上揉着的手有些控制不住,微微一施力便将她的头轻轻压靠在胸膛上。

    秦正涛下车走了过来,看着这样的秦嫣,长长地叹了口气,一声不吭地转身,对秦冉道:“算了,走吧。”

    “秦老先生。”陆仲谦叫住了他,“方便回你们那边蹭一顿饭吗?”

    秦正涛头也没回,只是摆了摆手:“随便你们。”

    陆仲谦送秦嫣回了秦家,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因为陆家不待见秦嫣的事,秦正涛对陆仲谦多少有些不快,因此也很难摆出像前几次那样的脸色来,只是看着陆仲谦都亲自下厨了,秦嫣看着明显是放不下陆仲谦,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也不好光明正大地轰人,只能默默地陪着吃了顿饭。

    秦冉知道秦正涛的心思,看陆仲谦似是也在找机会和秦正涛好好聊聊,吃过饭后便找了个借口把秦嫣带回楼上了。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地上了楼,陆仲谦微微抿唇,望向秦正涛:“秦老先生,我能和您谈谈吗?”

    秦正涛放下茶碗:“正好,我也想和你好好谈谈。”

    陆仲谦觉得他应该礼貌地谦让一下,让秦正涛先说,但是彼此要谈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他谦让了,就落了先机,处于被动中了,因此他也就先把话挑明了,很诚心地向他道了个歉:“秦老先生,我很抱歉因为我的缘故让秦嫣受了不少委屈,也让您和您的家人受委屈了,这些是我没预料到的,我向您道歉。”

    秦正涛没想到陆仲谦先把错都揽了过去,这么真诚的语气让他想说一两句为难的话都没法子开口,只好重重地“哼”了一声:“我这都一把年纪了,没什么受不受委屈的,我就心疼我孙女,我老秦家一米一粟养大的人儿,从来就没舍得让她受丁点委屈,你们陆家倒好,人都还没嫁过去,就这么欺负我孙女儿,以后真嫁过去了还了得?凭什么我们家含辛茹苦养大的孙女要送到你们陆家白受这委屈?”

    “是我疏忽了。”陆仲谦坦然望着秦正涛,很诚恳,“我家人因为某些误会对秦嫣可能存在一些偏见,说了一些难听的话,这点我真的很抱歉,我保证不会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一定会让我的家人认可秦嫣,不会让秦嫣再受任何委屈。”

    秦正涛还是哼了声,态度却已明显有了软化的迹象。

    陆仲谦继续说道:“秦爷爷,我是真的爱秦嫣,我希望您能放心把她嫁给我,我会代你们好好她。”

    秦正涛又哼了一声,扭头望向他:“那丫头答应了?”

    陆仲谦摇头:“我还没有和她说,我希望先得到你们的认可,希望能得到你们真心的祝福,而不是因为她的坚持而不得不妥协。”

    “那丫头大了我也管不了,她要是答应你们就结婚呗。”秦正涛努着嘴,颇为心不甘情不愿,“不过,这婚事还是等你的家人认可再说吧,我可不想亲手把我孙女往火坑里推。”

    陆仲谦好看的俊脸上终于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似是松了口气:“我会让他们打从心里认可秦嫣的,谢谢您。”

    秦正涛只是扭头哼了声:“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再有下一次,你也别再踏进我们这秦家的大门了,我们家嫣丫头虽然不怎么样,但也还不是没人要。”

    ————

    和秦正涛认真谈过,陆仲谦心底悬着的大石总算落下了一半,陪秦正涛闲聊了一阵才回去。

    秦嫣下楼送他。

    “刚和我爷爷瞒着我聊什么了?有没有被我爷爷刁难?”

    任由他牵着手出了门,秦嫣扭头望他,问道。

    她也不是多迟钝的人,饭后被秦冉拉上楼,肯定是瞒着她聊些什么,其实在楼上她心里挺忐忑的,就怕两人谈不拢,但刚才看两人的神色,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你爷爷人很好。”陆仲谦应着,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我们就随便聊聊,也没聊什么。”

    秦嫣轻哼了声,也没逼问,只是有些感慨:“我也觉得他人很好,刀子嘴豆腐心。”

    秦嫣点头应道,以前也没觉得多好,姐妹三人中就她被打得最狠,最不招他待见,也是最早扔到寄宿学校去,扔的时间最长,他对其他姐妹从来都是和颜悦色,唯独每次面对着她都是疾声厉色,不假辞色,很长一段时间其实她心里对秦正涛的偏心很不满的,但是最近才发现,他就一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说话虽然不是很中听,却是确确实实为她着想。

    “明天下午得去局里录份口供,明天中午我去接你。”

    送他到车上,临上车时,陆仲谦交代。

    秦嫣点点头,这几天因为她住院陆仲谦没打扰她,没提起案子任何相关的东西。

    “有没有调查出来是谁啊?”秦嫣看他已经挑开了话头,也就顺便问道,心底对那天刻意变了声的男人还是有些困惑,那个声音她是确定没听过的,但对方给她的感觉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而且如果不是和她打过照面,为什么得蒙着她的眼睛,还要刻意变声?

    秦嫣总觉得这中间有诡异。

    “还没有。”陆仲谦应着,这两天都是程剑和小柯在审,还没审出什么来,陈威几人嘴巴守得严,之前又和他与秦嫣有过过节,所以现在他一口咬定是那次过节结下的怨,秦嫣这边没录口供,也不知道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这么吊着而已。

    “那天他们绑架你过去时说了什么吗?”

    “说了……”秦嫣想答,想起其中涉及的敏感话题,不得不硬生生打住,“也没说什么,他们怎么说?”

    陆仲谦看她神色隐约猜到些,微微皱眉:“和royal有关?”

    这也是他不肯让其他人给秦嫣录口供的原因,她面对他都不肯吐露实情,更遑论面对其他人,但是她的犹疑只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秦嫣对陆仲谦猜到她是什么人并没有太大的诧异,反倒是有些意外陆仲谦会问得这么直接,这个话题从认识开始两人从来都是刻意避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坦白的问。

    她犹豫了下,轻轻点头:“嗯。”

    陆仲谦也没继续追问:“那天你说还有其他人,是主使?”

    “是不是主使不确定,但陈威几人肯定是听命行事。”

    “认识那个人吗?”

    秦嫣摇了摇头,微微蹙眉:“不好说,我看不到他的脸,声音感觉像刻意变声了。”

    陆仲谦浓眉也跟着拧了拧,长指一下一下地在方向盘上敲了会儿,犹豫了片刻,望向她:“秦嫣,小心你身边的一些人,尤其是品鉴的,严厉林小由被带走那次是被人匿名举报。”

    这件事他一直没和秦嫣说起,两个人的立场微妙,很多涉及工作的事是没办法明说的。

    秦嫣有些意外,她一直想不通警方那次为什么会突袭,原来如此,不过陆仲谦会向她泄密她更意外,这不像陆仲谦的作风。

    “谢谢你。”秦嫣望着他,轻声道谢。

    陆仲谦笑了笑,手掌扣着她的后脑勺,习惯性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压着她的头往下吻了吻:“你可能惹上了什么人,而且对方还可能查出你的真实身份来了,在没查出对方是谁之前,你可能随时都会有危险,还是搬到我那边吧。”

    秦嫣点了点头,声音很轻:“嗯,我回去和我爷爷说下。”

    ————

    秦嫣没敢明说搬去陆仲谦那住,只是说最近所里忙,得搬回她的小公寓住。

    秦正涛很难得的竟然没反对了,反而叮嘱她:“注意安全。”

    这更让秦嫣确认刚才陆仲谦和秦正涛说了什么了。

    想到自己惹来的事,秦嫣怕连累到家人,考虑了一晚上,第二天默默请人来加强了家里的防盗监控,还雇了一支安保队伍二十四小时全程看着。

    秦嫣的这一举动让一家人很是困惑,吃过饭后秦正涛便逮着秦嫣问原因。

    秦嫣也没办法说实情,只能说最近这一带不大太平,注意点好,而且她得罪了人,怕被人报复到家里。

    想到她挨的那巴掌和她的那场“车祸”,秦正涛尽管心里存疑,却也没阻止,只是厉声警告:“小三儿你别去给我惹事,要不然我非打断你两条腿不可。”

    秦嫣心虚点头:“不会的不会的,您放一百个心好了。”

    心里愧疚得无以复加,却也已没办法,只能先防着。

    安排好家里一切后秦嫣恢复正常上班,她脸上的伤疤还在,头顶上磕伤的地方还包着小片白布,虽然被刘海挡着,但是仔细看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林小由和严厉等人不知道秦嫣出事,秦嫣也一直没和大伙儿说,因而两人一看秦嫣这一脸的伤疤就愣了,纷纷围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秦嫣想起陆仲谦前晚的提醒,看其他人时心里就免不了带了些怀疑,眼神也不自觉带了些探究,只是都是认识多年的同事,秦嫣其实很不愿是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想着那个可能隐身在他们中的那个人,秦嫣心里便有些堵,胡乱应着:“没事,出了点小车祸。”

    除了和陆仲谦在一起的事,她和林小由严厉几人从来都是没什么隐瞒的,如今却是……

    心底无奈叹了口气,秦嫣冲几人露出一个笑:“真没事啦,就是磕伤了而已。”

    林小由和严厉盯着她的眼神明显带了不信,秦嫣被盯得有些心虚,手机恰在这时响起,秦嫣暗暗松了口气,朝几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后,拿起手机出去接电话了。

    是季闵的来电。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