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头套下的眼眸因他这话而眯起,面上却不动声色:“什么什么关系?我是中国公民,他们是中国警察,那就算是是人民公仆吧。”

    对方冷笑:“秦小姐,和我装蒜就没什么意思了。”

    秦嫣继续否认到底。

    “没有关系?四年前英国失窃的东晋王羲之书法图、秦代嬴政木犊、唐代雕花瓷碗、三年前的丹麦失窃的西汉凤凰于飞字画、商代兽面方尊、两年前法国失窃的汉代麒麟兽首等等被你们royal夺走的文物,最后都好巧不巧地被海外知名企业家转赠回国家博物馆,这一切是不是巧合过头了?”

    对方将这些年来royal参与的部分案子一一列举了出来,如数家珍般,秦嫣眉心打了个结,某些模糊的猜测从心底一掠而过,却快得让她捉不住,对方也没等她细想,一只脚踩在了她坐着的椅子上,她的下巴被挑起,是枪。

    秦嫣明显感觉到冰冷的枪口正抵着她的喉咙,枪杆微微往上挑起了她的下巴,男人的气息逼近:“秦小姐?”

    秦嫣屏着呼吸,内心陷入天人交战中,她被绑得不算紧,凭着她对周围的判定,她要试图脱身还是可以一试,只是动了,就等于承认了她就是royal成员,不仅她绝无可能再退出royal,她的生活她身边的亲人朋友也会因此陷入危险中;她任由对方宰割,她对对方是否开枪没有任何的把握,只知道那柄枪抵着她的喉咙越来越紧,她甚至隐约听到扳机扣下的声音。

    秦嫣做出了多数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最正常的反应,哭,抖抖索索地哭,然后哀求:“求求您别杀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知道一定会告诉您……”

    哭哭啼啼的哀求被突然扇下来的一巴掌给打断,是站在她右侧的另一个男人打的,那个男人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是陈威:“哭哭啼啼的,一路上就只会哭,哭,哭,这娘儿们怎么这么让人烦。”

    对方大概也不是会怜香惜玉的主儿,这一巴掌用尽了全力,一巴掌下来秦嫣觉得整个脑袋“嗡嗡”的响,整个头被甩得连人带椅子地倒在了地上,右侧额头磕在了地上,甩得太狠,额头都磕伤了,在那“嗡嗡”的震动声中,秦嫣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脑震荡了,额头磕上地面时她觉得整个大脑都在震动着,挨了巴掌的左脸也火辣辣地疼,嘴巴还被嗑出了血,浓浓的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着,秦嫣只思考了一秒,看躺都躺下了,干脆就这么趴在地上不动装死,凝神听着动静。

    变了声的男人因为陈威粗鲁的动作而拧了拧眉,声音略有不满,隐约带着警告:“阿威!”

    “对不起,是我冲动了。”陈威低声认错。

    从两人的对话看来,变声的男人比陈威地位高。

    “她没事吧?”随着变声男人落下的声音,秦嫣感觉到陌生气息的逼近,一只手也探了过来,手指在她鼻间探了探气息。

    秦嫣微敛着呼吸,隐约察觉到男人皱了眉,手掌移到她遮着眼睛的头套上,大概是想揭开,却又怕她装晕,有些迟疑。

    “流血了,不会是晕过去了吧?”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完全陌生的声音,只是被他这么一提醒,秦嫣才察觉到额头下和脸上的湿黏,看来刚才磕得不轻,真把额头磕破了,血流的还真不少,也不知道陆仲谦找不找得到这边,或者这伙人会不会离去,她只知道,让这血再这么流下去,她非得失血过多而亡不可。

    蹲在她身侧的男人往她头部方向望了眼,看到黑布浸出的鲜红时皱了皱眉,手拍着她的肩膀叫了几声,看她没有反应,很干脆利落地一把扯下了她头上的头套。

    秦嫣虽然很想睁眼看看对方是谁,但权衡了下,没敢乱动,只是任由那只手掌抠着她的肩膀将她翻了个过来,受伤的额头朝上。

    陈威大概是对方才的冲动有些悔:“她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晕过去了。”变声男人说道,站起身,“给她简单包扎一下,别让她失血过多就这么死了,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好好看着。”

    话音留下,脚步声已渐渐远去,有人上来,果然是很简单地给她包扎了一下,撕了块布条就这么缠着她的额头打了个结,任由她躺在地上。

    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秦嫣一边不动声色地来回搓着手想要将绑在手上的绳子弄松些,一边偷偷眯了点眼缝,观察着屋里的情况。

    门口有个人,靠近她这边也有两个,其中一个是陈威,两个是路上跟踪她的,在聊着天,身后是否有人不确定。

    一直没有动静的耳边传来林小由压低了的声音:“屋里几人?”

    听到林小由这话,秦嫣暗自松了口气,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四。”秦嫣压着心底的情绪,轻应了声,估摸着手上的绳子已足够松,目测了下椅子和自己的距离,呻¥吟着动了下,在一边聊着的陈威走了过来。

    “醒了?”陈威皱眉问,站在门口的男人走了出去,大概是打算去通知刚才变了声的男人。

    秦嫣小心往门外扫了眼,看着门口阴影微动,突然开口:“警察来了。”

    陈威下意识转身,秦嫣就势往旁边一滚,脚下突然用力扫向旁边倒下的椅子,勾着椅子狠狠甩向陈威的膝盖,陈威冷不丁跪倒在地,与此同时,门被人从外面用力踢开。

    “别动,警察!”低沉冷肃的嗓音随之响起,陆仲谦带着几名警员,单手持枪,缓步走了进来。

    他面容冷峻,步履沉缓从容,眼眸冷静沉定,未见丝毫波澜,两道凌厉的视线从踢开门时便在她身上扫了圈,而后落在倏地停下动作的几个男人身上。

    几人都没料到警察会来,一时间怔愣在原地,忌讳着警察手中的枪,一个个把手举了起来,戒慎地盯着一步步逼近的陆仲谦。

    秦嫣看没人注意她,身后的手一挣,挣脱绳索,扶着墙壁站起身。

    陈威眼角瞥到秦嫣的小动作,不甘心这么束手就擒,眼眸狠狠一眯,突然扑身袭向秦嫣想拉她作人质,秦嫣本能地一个璇身,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枪声响起,惨叫声也在身后随之响起,陈威捂着被子弹射穿的手腕狼狈倒地。

    原本举手做投降状的男人趁着这一瞬间的变化手快而疾地拔枪乱扫,枪声四起,子弹流射,现场瞬间陷入混乱。

    秦嫣扶着墙往旁边一闪,正要抬头时,一只手掌绕过她的肩扣住了她的后脑勺,手掌温暖有力,压着她往那怀中一压,另一只手掌绕过她的耳后,手臂贴着她的耳朵往怀里护着,“啪啪”几声枪响也随之在耳边利落响起,惨叫声伴着重重地*坠地声此起彼伏时,四下枪声终于安静了下来。

    秦嫣被陆仲谦护在怀中,也来不及看周围景致,急声提醒:“主使可能在外面。”

    陆仲谦朝程剑小柯几人使了个眼色:“再仔细搜一下。”

    程剑带了几名警员追了出去,陆仲谦松开压着她后脑勺的手,改而环过她的腰,手臂很有力,牢牢扶住了她渐渐虚软的身子。

    秦嫣扭头朝四周望了眼,方才还生龙活虎的几个男人都已握着手腕屈着腿倒在了地上,一个个哀声呻%吟着,面露痛苦地在地上蜷缩着,手掌几乎被鲜血染湿,手边还有散落在地的手枪。

    陆仲谦往几人扫了眼,嗓音清冷:“把他们带回去!”

    而后转头望她,冷静的黑眸在触及她的狼狈时凝了凝,某些冷厉心疼的情绪在那眸心中凝成一点深沉的黑。

    她额头上海汨汨冒着血,左半边脸肿了起来,脸色苍白,血迹糊满了大半张脸,沾着血迹,看着好不狼狈。

    陆仲谦手掌抚向她的脸颊,声音有种异样的沙哑:“谁干的?”

    秦嫣往还在地上呻¥吟的陈威望了眼,嘴一努,看到脚边碎裂的椅子,脚很随意地一踢,再踏着一端的凳脚,往下一压,再一送,一声凄惨的嚎叫,弹起落下的椅子背精准地压在了陈威正汨汨冒着血的手腕上,力道重而沉。

    他没让她好过,她也没想着让他便宜。

    陆仲谦循着她的视线朝陈威望了眼,眯眸,眸中掠过一丝冷厉,脚再利落地往压在他手腕上的脚一踩,眼看着就要重重撞向他受伤的膝盖,秦嫣一脚将那椅子踢开了。

    “算了吧。”这一巴掌之仇她也报过了,她怕陆仲谦这假公济私会受罚。

    出去找人的程剑走了进来:“头儿,搜过了,这楼里没发现有人。”

    小心往被陆仲谦搂在怀中的秦嫣望了眼,眼底掠过一丝疑惑,他记得那时陆仲谦没说在一起吧,而且陆仲谦也说有女朋友了。

    陆仲谦往他望了眼:“大概跑了,先把这几个人带回去,我先送你嫂子去医院。”

    说完转身,突地弯腰将秦嫣抱起。

    程剑小柯眼睛顿时瞪大,然后在陆仲谦抱着秦嫣经过时,程剑很识趣地问候了一声:“嫂子。”

    秦嫣脸颊被这声突然的“嫂子”叫得有些烫,尴尬地笑了笑,没敢应,失血过多的缘故,也有些头晕,无力解释。

    陆仲谦抱着她回了车里,秦嫣被陈威这一巴掌伤得重,人又是连带着椅子摔倒在地的,除了脸颊肿了起来,牙齿也被磕伤,额头被磕破,膝盖上手肘上背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一放松下来秦嫣便觉得全身火辣辣的疼,一直紧绷的神经在放松下来后,精神过度紧张人过度疲累和失血过多的缘故,浓浓的疲倦便袭了过来。

    “我先歇一会儿。”秦嫣轻声说完,头一歪,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