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谦也抬头望向了这边,一眼便看到了尴尬站在众人中的秦嫣,剑眉拧起,手中的手机缓缓收起。

    秦嫣这辈子从没觉得人生如此乌龙,她以为钟炫摇身一变成为厉家二公子已经是出离的狗血了,如今眼下的情况却是巧合得乌龙,顿时有种想找地缝钻进去的冲动,不过是答应程瑞东打场高尔夫而已,怎么反倒弄得跟见家长似的,还引起了一连串的误会。

    尴尬之时,陆仲谦已经来到近前,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和身高气度与他相近的中年人,从刚才众人的招呼声中来看大概就是陆仲谦的父亲陆涛了。

    这下好了,程瑞东一家子陆仲谦半家子还有一些三姑六婆都到了。

    秦嫣突然觉得很绝望,甚至没敢望向陆仲谦,明明不是心虚,却做着心虚的动作,早前又才以开会为借口挂了他的电话,这会儿却莫名其妙地和程瑞东在这里见他的家长。

    即使没有抬头,秦嫣也能明显感觉到落在身上的两道凌厉视线,这视线盯得秦嫣不自在,不得不抬眸望向他,但眼下的混乱让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视线在她眼里停留了片刻,黑眸里带了些深沉的东西。

    众人没察觉到两人的暗潮叠涌,程婉宁看陆仲谦一个人来,已先开了口,“仲谦,怎么一个人来,不是说要带你女朋友过来认识认识吗?”

    陆仲谦视线往秦嫣身上扫了眼,一小簇墨色在眸心凝了凝。

    “爸车子出了点问题,我顺道送他过来先。”陆仲谦淡应。

    “冉冉住得离这里远吗?方便的话你过去接她一起过来吃顿饭吧。”程婉宁看着程瑞东也把秦嫣带过来了,一心想着见见未来儿媳妇,因此也就催促道,“正巧,瑞东也把秦嫣带过来了,姐妹两一起过来也热闹些。”

    秦嫣侧头望向程瑞东,她只想捏死他,这么拐着她过来。

    一次被自己亲姐拐着去相亲,一次被程瑞东拐着变相相亲,现在再被他拐着变相见家长,秦嫣悲哀地发现自己的蠢笨。

    “表哥,你真交女朋友了?”程瑞东没留意秦嫣投过来的眼神,听着颇意外,忍不住问道,“真的是秦嫣的姐姐啊,太有缘了。”

    冷不丁一把扯过秦嫣手臂,往眼前一推,“正好秦嫣也在,你干脆过去把表嫂接过来吧。”

    陆仲谦视线在他扯着秦嫣手臂的手上凝了凝,望向秦嫣,微微一笑,和她打招呼,“秦小姐。”

    秦嫣不动声色地动了动手腕,把手抽回,望向陆仲谦,微咬着下唇,没和他打招呼。

    程瑞东不明所以,手又在她手臂上扯了扯,“秦嫣,我表哥,上次还一起吃过饭,不记得了吗?”

    秦嫣唇角扯了扯,勉强扯出一个算的上笑容的弧度,“陆先生。”

    程婉宁惦记着陆仲谦女朋友的事,又催,“仲谦,你先给冉冉打个电话。”

    陆仲谦望向她,将声音略不耐,“谁说她叫冉冉了?”

    陆涛和程婉宁愕然,“你爷爷不是说你和秦冉在交往吗?”

    “没有。”陆仲谦打断她,“我没女朋友。”

    秦嫣心刺了一下,垂下眼眸,不自觉咬了咬唇。

    程傲天开了口,理所当然地把秦嫣当成了程瑞东的女朋友,“仲谦,你也这年纪了,该找个人定下来了,瑞东比你小了一圈都有人了,你别再拖。”

    程瑞东赧颜地望向程傲天,澄清道,“爷爷,您别瞎说啊,我和秦嫣还没正式交往。”

    刚才那道女声又插了进来,“还没正式交往,那就是快了?”

    秦嫣循声望了望,年纪和程婉宁不相上下,猜测着大概是程瑞东的母亲或者是堂伯母堂婶婶之类的。

    “抱歉。”秦嫣终于找到机会开口,望向众人,目光坦然,“我和程瑞东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我们没有在交往,也没打算交往。”

    秦嫣的澄清让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有意外有质疑也有困惑,神色各异,秦嫣却没什么心情再多做解释,朝众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对不起,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那笑容落在陆仲谦眼中,心尖突地刺了一下,就在她即将擦肩而过时,几乎是本能的,陆仲谦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走。

    陆仲谦众目睽睽下这样的举动瞬间让现场气氛微妙起来。

    秦嫣没想到陆仲谦会突然拉住她,背后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几乎想也没想,秦嫣下意识地使劲,想要收回手,无论他想怎样,现在并不适宜和她拉拉扯扯,尤其是她被当成程瑞东的女朋友,他承认没有女朋友的时候。

    陆仲谦手握得很牢,任凭秦嫣如何用力也没办法撼动半分。

    秦嫣气恼望向他,陆仲谦却仿似没看到,面容冷峻,甚至是有些面无表情,只是平静地往众人扫了眼,“抱歉,我没有和秦冉在交往,秦嫣才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两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只是因为工作上一些原因,一直没有公开而已。”

    众人脸色顿时变得很很微妙,程婉宁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程瑞东眼中对秦嫣的迷恋,陆仲谦这么做,等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给了程瑞东一巴掌。

    程瑞东还没在状态中,愣愣地望向陆仲谦和秦嫣,视线在两人拉着的手间来来回回地转,笑容有些僵硬,“表哥,你……你在说什么?你们不是应该不认识的吗?怎么突然……突然……”

    脸色已慢慢变得难看,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断断续续的痴语让秦嫣心里难受,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下的尴尬,她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景,甚至,她从没想过,程瑞东喜欢她。

    陆涛的面色也变得很沉,对陆仲谦这样的处理方式很不赞成,声音里已带了丝警告,“陆仲谦。”

    陆仲谦也明白这种处理方式是最糟糕不过的,现在不是公开两个人关系的时候,至少得在他和程瑞东开诚布公地谈一次之后,因此昨天程婉宁提议带秦嫣过来一起打高尔夫相互认识下也只是敷衍地说尽量,没打算真带秦嫣过来,却没想到程瑞东先把秦嫣带过来了,闹成如今这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

    他任由秦嫣离开,大家都避免了尴尬,到时再把秦嫣正式介绍给家人,至少程瑞东接受起来会容易些。

    只是……

    刚才他冲动下的“没有女朋友”的言论,她尴尬垂眸的动作,陡然刺得他心尖疼,擦身而过时,医院那晚她强颜欢笑地和他划清界限,然后孤独离开的单薄背影便不期然地浮上脑海,刺得他整个心脏剧烈收缩着疼。

    几乎是本能地,刚才就这么伸手拉住了她。

    程傲天声音里也压着了怒,“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陆仲谦往程傲天望了眼,望向程瑞东,很歉然,“瑞东,我很抱歉。”

    程瑞东眼神突然凶狠起来,恶狠狠地看了陆仲谦和秦嫣一眼,突然用力摔了手中的高尔夫球杆,“陆仲谦,秦嫣,你们两个这么耍着我玩很好玩是不是?看我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上串下跳很得意是吧,我他妈就是个蠢蛋!”

    吼完转身就走,程筱蔓担心地追了过去。

    秦嫣脸色有些苍白,她在程瑞东身上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其实骨子里她和程瑞东很像,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当时她也是这样吼完转身走了,和秦妃的心结就这么种下了。

    她担心程瑞东和陆仲谦会成为她和秦妃,程瑞东有多崇拜陆仲谦她再清楚不过,在她对陆仲谦没太多印象的那几年里,都是程瑞东在网络和电话的另一端告诉她,陆仲谦是怎样神奇的一个存在。

    众人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望向陆仲谦和秦嫣的眼神多少带了些责备。

    秦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尴尬,低声留下一句,“对不起。”

    挣脱陆仲谦的手走了。

    “这件事是我没处理好,和秦嫣无关,回头我再和你们解释清楚。”陆仲谦扔下一句话,追着秦嫣出去了。

    秦嫣刚到球场门口陆仲谦便追了过来,从后面拉住了她的手。

    秦嫣低垂着头没有挣脱。

    “我很抱歉。”秦嫣没有望向他,却不知道为什么道歉。

    陆仲谦望她一眼,手落在她肩上,“先上车吧。”

    秦嫣默默跟着他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车里气氛有些闷。

    车子开了一半,陆仲谦打破了沉默,“秦嫣。”

    秦嫣望向他。

    “刚才,我很抱歉。”陆仲谦突然道歉。

    秦嫣知道他为什么道歉,不自觉咬着唇,低声应道,“是我的问题。”

    陆仲谦望向她,好一会儿才道,“秦嫣,以后你还是适当和瑞东保持距离吧。”

    秦嫣心里突然刺了一下,想起刚才众人责备的眼神,忍不住望向他,“你也觉得我是在和他玩暧昧?”

    陆仲谦盯着她的眼睛,“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是你已经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你挂了我的电话却陪他来这里打球,你明知道他喜欢你,你就该和他适当保持距离。”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秦嫣突然吼了一声,“我和他从八岁就一起玩过来了,十几年来一直就是这么相处的,谁知道他哪天突然就喜欢上我了,他从来就没有和我说过,我问他他也从来没承认过,我们早说过就只是朋友,我哪里知道他已经告诉所有人,我是他的女朋友,更不知道朋友间吃顿饭打场球也成了暧昧不明。我心情不好,和一个朋友去吃顿饭打场球放松一下就错了吗?难道男人和女人除了情侣就不能有正常的友谊了吗?”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