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炫没想到秦嫣会这么反驳她,她个性虽自我,但不任性,说话行事哪怕自己受委屈,也不会这么直白地反驳任何人,更何况是这个在外人看来不能触碰的“伤口”。

    钟炫定定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秦嫣,你爱上陆仲谦了。”

    不是反问,是肯定。

    秦嫣眼神很坦荡,“对,我就是爱上他了。”

    钟炫摇了摇头,唇角的笑容有些自嘲,又似是嘲讽,“秦嫣,我就从没见你这么坦诚过。”

    当年她要是也能像现在这样坦诚,钟炫不自觉地一笑,即使她当年也有现在这份勇气,他也未必有,他对秦嫣的感情一直是模糊的,似兄妹却又似男女之间。

    秦嫣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没有接话,年少时期的青春萌动,或许钦慕更多于喜欢。

    在那样的年纪,有那样一个温暖好看的男人朝夕相伴,在还没有真正懂得爱情时,一不小心就把习惯当成了喜欢。

    秦嫣总觉得,以她这样的脾气性格,如果真爱上了,不会说不出口,会犹豫的,多半是因为还不确定。

    “钟炫。”秦嫣望向他,心里还是惦记着秦妃的事,“你和我二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炫不想多谈,“什么怎么回事?我们没关系。”

    “你别和我装蒜,当年你就是和我二姐一起到我面前,然后告诉我,你们在一起两年了,然后呢,我听说你有个未婚妻,还差点结婚了,但那个人不是我二姐,你现在再告诉我,你和她没关系?”秦嫣定定地望向他,“钟炫,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我二姐到底怎么了?你不要现在来告诉我你喜欢我之类的废话,是不是喜欢你比我清楚。”

    钟炫望向她,眸色深了些,面色却依然平静无波,“我们出现在你面前那次,我们并没有在一起,我订婚是在我们分开之后,我们已经三年没联系过。”

    “你的意思是当年我二姐只是陪你来演一出戏,假装你们在一起?”秦嫣忍不住笑了,笑容并没有达眼底,“钟炫,我以前和我二姐有多好你是知道的,她却甘愿合着你来骗我,让我误会她,她图的是什么?”

    如果秦妃不是爱他爱到骨子里,她就不信秦妃会愿意配合钟炫来骗她,虽然她至今不明白两人为什么为这么骗她。

    “秦嫣,我今天约你的目的不是谈论我和你姐姐的问题。”钟炫手指夹着一张照片,压着递给秦嫣,“我和万宁订婚只是家族联姻,和感情无关,但是你敢拍着胸脯保证,你和陆仲谦没有感情吗?”

    秦嫣随意往照片望了眼,视线不自觉地凝住。

    照片上的人是陆仲谦,穿着制服的陆仲谦。

    他站在桌边,一只手指着桌上的地图,旁边一个站着个穿着同款制服的女孩,正垂眸望着他长指指着的地方,两个人似是在讨论工作。

    这是秦嫣第二次看到穿着军装的陆仲谦,眉宇间带了股正气,越发地英气逼人,尤其是他微垂着眼眸的样子,专注而认真,轮廓鲜明的脸上多了股凌厉的冷峻。

    站在他身侧的女孩看着有些眼熟,长得很漂亮,五官很端正,眉宇间有股俏皮的英气,从唇角微勾起的弧度看,应该是个明媚活泼的女孩子,事实上确实也是。

    “这是万宁。”钟炫解释。

    秦嫣抬头,“我见过她。”

    她确实见过,这两年和陆仲谦交手过不少次,这个女孩在他身边出现过,她不知道她是刑警,和她还曾一度举枪相向。

    严厉也见过她,当时还开玩笑说侧脸和她有点像,要不是她戴着面具还差点把万宁给当成了她。

    在意了这么久的名字,没想到原来早已打过照面,挺利落漂亮的女孩子,就这么英年早逝挺可惜的。

    “照片?”钟炫问。

    “不是,真人,我们交手过。”秦嫣应道,把照片推回给他,“我只是不知道她就是万宁,也不知道她是刑警。”

    “那你应该知道,她和陆仲谦工作上搭档了六年,两人一起出生入死了六年,在她没有牺牲之前,两个人几乎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

    秦嫣打断他,“钟炫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并不喜欢听到这些,哪怕这六年里两个人没有发生过什么,但是听到自己的男人曾和别的女人这么亲密无间,她心里还是会有疙瘩。

    “我不想破坏你和陆仲谦的感情,但是,你们在一起会最终只会干扰到你或者他的行事。无论是基于兄长或者朋友或者上司的身份,我必须提醒你,万宁爱的男人是陆仲谦,他们在一起出生入死了六年,去年万宁在一场意外中身亡,陆仲谦开始处处针对royal;你的身份已经开始暴露,上次在舒云阁的车祸不仅仅只是意外,盯上你的不仅只有警方,还有我们现在查明不了的势力,如果你没办法把这些问题处理好,秦嫣,我不希望最后是由我决定弃掉你。你知道一旦发生那样的事,这意味着什么。”

    钟炫说完已离去,秦嫣定定坐在原处没动,手机响起,是陆仲谦的电话,秦嫣看了眼,没心情接,摁掉了,回了条短信,“我在开会,晚点再给你电话。”,然后起身离开,回了品鉴。

    刚到门口便看到了程瑞东那辆拉风的红色法拉利,似是刚到,程瑞东刚从车上下来,没看到她,却掏出了手机,摁下一组号码。

    秦嫣手机响起,是程瑞东的电话。

    程瑞东也听到了身后的手机铃声,转过身,冲秦嫣露出一个灿笑,“刚想给你惊喜,结果惊喜没给成,差点被你给惊到了。”

    潇洒地将手机收起。

    秦嫣忍不住笑了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约你吃饭啊。”程瑞东边说着边拉开车门,“最近忙翻天了,我表哥不知道忙啥,自从英国回来后一直没来公司,把工作全扔给了我。想约你吃顿饭都没时间。”

    “你这年纪也该独当一面了。”往他拉开的车门看了眼,“我刚吃过饭呢。”

    “那没事,去打高尔夫吧,找不到伴儿,最近真忙晕了。”程瑞东挑着眉道。

    秦嫣不是很想去,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思考一下和陆仲谦的这段关系,钟炫那番话对她影响不小,以致让她现在还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情面对陆仲谦。

    程瑞东一看她要拒绝又想翻脸,但惦记着陆仲谦的提醒,哭丧着脸,挤眉弄眼,“秦嫣,哥儿们一场,那么多天没见,不会打场球都不肯赏脸吧?”

    他耍宝的举动让秦嫣哭笑不得,心情好了些许,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事,确实需要点运动来发泄发泄,也就很爽快地上了车,“走吧。”

    程瑞东带秦嫣去了他家的高尔夫球场,人不多,反倒是在那里遇到了一起来打球的程瑞东家人。

    程筱蔓最先认出了秦嫣,很热情地过来打招呼。

    秦嫣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程瑞东家世惊人,然后想到了身为程瑞东表哥的陆仲谦。

    虽然一个大院住过,但除了知道陆仲谦出身高干外,却不知道他母亲这边家世显赫,秦嫣突然似乎明白了陆仲谦一跃成为hz总经理的原因了,原来还当是程筱蔓的缘故呢。

    秦嫣寻思之时,程傲天已经看了过来,锐利的双眸把秦嫣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望向程瑞东,“这就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女孩?”

    秦嫣听着有些不对劲,没得开口,程筱蔓已经抢先抱怨,“瑞东,你也忒不厚道了,和秦小姐秘密交往也不和家里人说一声,每次问你都神神秘秘的不肯说。”

    秦嫣皱眉,有点听不懂程筱蔓在说什么,但还是下意识地澄清,“我们不是……”

    话被站在程傲天身侧的程婉宁打断,“秦嫣?”

    程婉宁也不动声色地把秦嫣打量了圈,有些意外,“秦嫣?是以前老秦家那个三姑娘吗?一眨眼竟长这么漂亮了。”

    程傲天转身望向程婉宁,“你也认识这丫头啊?”

    程婉宁笑着点头,“认识,哪能不认识,十多年前一个大院住过呢,就是老秦家的丫头,小时候就可爱得紧呢,和瑞东很小就玩一块儿去了,我看这两人般配得很呢,她有个姐姐前些天刚好和老三相过亲,听他爷爷说两人早腻歪一块儿去了,这两桩婚事要是成了的话,三家人就刚好亲上加亲了。”

    ***

    “真的啊?”一道充满意外的女声也加入了讨论声中,完全没给秦嫣开口的机会,“太巧了,老三一会儿不是也要过来吗?干脆让他把女朋友也带过来瞅瞅好了,这么多年总算是交女朋友了。”

    “叫了。”程婉宁无奈接话,“他说他尽量,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敷衍。”

    秦嫣一听这话,已顾不得为自己辩驳,下意识地去翻手机,手机上果然有条未读短信,是陆仲谦发过来的。

    “下班后一起吃饭吧。”

    秦嫣看手机的动作终于让“叽叽喳喳”讨论的众人将注意力落在她这个当事人身上。

    “小嫣,怎么了?”程婉宁关切问道,很是自觉地以“小嫣”称呼她。

    “没……没事。”秦嫣尴尬万分,急着想要解释,“我和程瑞东只是普通朋友,你们别误会。”

    她急欲解释的模样落在众人眼中反倒是认为秦嫣在害羞,纷纷笑着道,“还害羞了这是。”

    秦嫣有理说不清,扯了扯程瑞东的衣袖,想让他解释清楚,手机在这时响起,大概是陆仲谦电话。

    秦嫣手掌技巧性地遮住手机屏幕,歉然地冲众人笑了笑,“我接个电话。”

    尴尬地转过身,摁下接听键。

    “还没开完会吗?”低柔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开完了。抱歉,我才刚看到短信。”

    “没事,现在哪?一会儿我去接你,我先送我爸去高尔夫球场……”

    秦嫣手中的手机突然抖了下,差点没摔倒在地,还没回过神来,身边的声音已此起彼伏。

    “仲谦。”

    “姐夫。”

    “姑父。”

    ……

    秦嫣本能地抬头望向门口,身子瞬间僵硬。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