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并不知道秦妃和钟炫究竟是怎么回事,两人两年来没怎么聊过,而且秦妃几乎常年呆在英国没回来过,最近还是架不住秦正涛的念叨才回来的,在家待的时间却很少,顶多吃顿饭就走,更遑论在家住,像现在这样这个时候还在家并不多见。

    秦嫣不知道秦妃不回家住是不是因为她的关系,彼此间心里有了疙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如今看秦妃三番两次因为钟炫这个名字微妙的神色变化,不免对两人的事上了心。

    秦嫣想晚点时候找个机会和秦妃好好谈谈,却没想到秦妃已站起身,笑着对秦正涛道,“爷爷,天色不早了,我那边还有点事,先过去了。”

    秦正涛有些不满地拧眉,“妃丫头,有什么事非得每次都晚上过去处理,这里才是你的家,怎么每次都把自己弄得像个客人似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家人啊?”

    秦嫣不自觉地往秦妃望了眼,却见秦妃只是笑了笑,“爷爷,您别多心,我只是习惯一个人住,而且最近公司事忙,早早就得起床,怕打扰到您休息。”

    秦正涛“哼”了声,对她的说辞明显不悦。

    秦妃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和众人道了声别便要走了。

    “二姐,我送你吧。”秦嫣突然出声道,站起身,话出口都觉得奇怪,明明是一家人,都没出嫁,怎么就成了送了。

    秦妃下意识要拒绝,秦嫣却是笑了笑,很坚持,秦妃也就没说什么,任由她陪她一起出去。

    “二姐,”和秦妃一前一后走到外面,秦嫣叫了声“二姐”,不常叫的缘故,叫起来还是有些别扭。

    秦妃回过头,冲秦嫣笑了笑,“我到外面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我有些事,你别多想。”

    秦妃的话让秦嫣有些赧颜,她确实觉得秦妃到外面住是因为她的缘故,却也不知道秦妃是否在安慰她。

    “二姐。”秦嫣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知道钟炫现在是厉家二公子吗?”

    眼眸不动声色地盯着秦妃神色,秦妃这会儿面色倒是平静了许多,并没有因为那个名字有太明显的波动,她点点头,语气很平静,“嗯,我知道,听说他去年还打算娶万家的千金来着,只是后来女方出了事,婚没结成。”

    “万家?”秦嫣不自觉地拧了拧眉,本能地就对这个“万”字敏感起来。

    秦妃看她神色,忍不住问道,“你认识?”

    秦嫣赧颜笑笑,“没有,只是陆仲谦有个同事也姓万,一时好奇而已。”

    “这样啊,那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万家千金是警察。”秦妃应道,因陆仲谦在hz挂职,并不知道陆仲谦是警察。

    秦嫣眉眼动了下,看秦妃也是不知情的人,也就没多问,反倒是对她和钟炫的事上了心,忍不住开口,“二姐,你和钟炫……后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妃垂下眼眸,摇了摇头,“我们没什么。我还以为这两年是你和他……”

    忍不住笑了笑,没再说下去,望向秦嫣,“算了,都过去了,陆仲谦人挺不错,好好珍惜。”

    秦嫣轻抿唇,点点头,没有应,看秦妃唇角的笑容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就有些苦涩,总觉得她和钟炫之间不简单,只是秦妃性子就这样,比她嘴巴还牢,什么事都不会和家里人说,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没再问下去,叮嘱了两声看她上了车便先回去了。

    ————

    因秦嫣没真的怀孕,秦正涛捶胸顿足过后,也不好拿着孩子的事逼陆仲谦娶秦嫣,对结婚的事只字不提了,陆仲谦也只字不提,一顿饭在平和的气氛中悄然度过,反倒是秦嫣心里有些小堵。

    秦嫣总觉得自己特犯¥贱,原来被逼着要结婚时一千一万个不愿意,陆仲谦突然不表态了,心里又觉得有些堵。

    秦嫣心里藏不住事,送陆仲谦出去时就佯装凶巴巴地搂着他的手臂,瞪着他,“陆仲谦,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打算娶我?”

    陆仲谦哭笑不得,手掌又往她的头发狠狠揉了把,“秦嫣,你问这话也不害臊。”

    秦嫣哼了声,“男人不主动,只能我主动了。”

    越说越觉得是她在逼婚,明明一开始就是她被逼婚的那个人,吃了一顿饭反倒弄得是她在逼婚了,秦嫣想了想,干脆摆手,“算了算了,你爱娶不娶,我们能不能走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这话陆仲谦不爱听,拖着她就要回去拿户口本和身份证去领证,吓得秦嫣连声道歉。

    陆仲谦在她的脸颊捏了把,声音不觉柔了下来,“秦嫣,我想娶你,想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不是领个小红本就了事了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柔柔软软的几句话顿时将秦嫣心里的堵闷驱得烟消云散,秦嫣轻哼,“就只会甜言蜜语。”

    话完却是突然抬头,在他唇上吻了吻,这一吻差点就吻出火来,好在是在秦家外面,陆仲谦没真的当场就把她给剥了,意犹未尽地把她拖进怀里又吻了下这才离开。

    秦嫣回到屋里意外接到了钟炫的电话,自从酒宴那天后两人便没再联系过,钟炫突然打电话给她让秦嫣很是意外。

    钟炫约她明天吃饭,秦嫣心里惦记着他和秦妃的事,也就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下班,钟炫亲自开车来品鉴接她。

    林小由和秦嫣钟炫虽然同个组织里,但因为不同组,为着各自安全及组织的隐秘性考量,彼此是不认识的,因此看到钟炫时,林小由并不知道钟炫的身份,看是专门来接秦嫣的,忍不住拍了拍秦嫣的肩,低声问,“你男朋友呢?”

    秦嫣和陆仲谦在一起也没敢告诉家人以外的任何人,尤其是严厉林小由他们。

    秦嫣不好承认陆仲谦身份,却也不想造成误会,赶紧否认,“别误会,只是普通朋友。”

    为怕林小由继续多嘴,粗略收拾了下便跟着钟炫走了。

    两人就近找了家餐馆,要了个小包厢,刚落座,钟炫一手拿过菜单,一边慢慢道,“秦嫣,厉家正在调查你和陆仲谦。”

    秦嫣并没有太大意外,只是望向他,“你今天特地约我出来通风报信?”

    “不是。”钟炫将菜单递给她,“你和陆仲谦是怎么回事?”

    秦嫣摊手,“什么怎么回事?”

    “秦嫣,你别给我装傻。”钟炫声音依然很平,望着她的眼眸却带了一丝锐利,“陆仲谦是警察。royal第一条就已经明文规定了,禁止和警察有任何接触,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

    秦嫣抿了抿唇,放下菜单,望向他,“钟炫,你前未婚妻是不是叫万宁?”

    都姓万,都是去年出事,天知道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钟炫望着她,脸色未变,不承认也不否认,“你想说什么?”

    秦嫣定定望着他,“万宁就不是警察?你和她连婚都订了,我和陆仲谦在一起又怎么了?”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