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冉收到秦嫣小产的消息时差点没吓得从床上蹦起来,问了下情况后赶紧换衣服从家里赶去医院了,因是怕秦正涛担心,没敢通知秦正涛,人刚到医院便见秦嫣趟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左腿还绑着厚厚的白绷带,陆仲谦坐在床头,正给她喂粥喝。

    “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怎么样?”秦冉在床头另一侧坐下,急声问道。

    秦嫣看着秦冉焦急的神色满满的负疚感几乎将她淹没,可是不这么做又很难打消秦冉的疑虑,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扯谎,“刚陪陆仲谦来医院看他同事,路上出了点车祸,孩子……没保住。”

    亲姐妹之间却要以这样的方式欺瞒,秦嫣心里很不好受,因此声音也不自觉地有些落寞,看在秦冉眼里带了些心疼,声音软了下来,“没事,人没事就好,孩子以后还是会有的。”

    秦嫣心里越发不好受,为了避免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和误会不得不继续圆那天晚上随口撒下的谎言。

    秦冉没再怀疑,陪她聊了会儿天便回去了,秦嫣让她别告诉秦正涛,骗一个她已经够内疚,再以这种方式骗年迈的爷爷,她真心觉得自己该遭天谴了。

    陆仲谦送秦冉下的楼,回来时便见秦嫣有些落寞地坐在床上不说话。

    秦嫣看他回来,抬起头望向他,“陆仲谦,你有没有觉得我很过分?”

    陆仲谦无奈一笑,习惯性地揉了揉她的头,“不过分,谁让你要想出那么奇葩的借口来,没见过哪个没结婚的女孩子敢这么拿自己声誉开玩笑的。”

    秦嫣也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些大,那天晚上也是急了,没多想,想着她不早前提到的怀孕,就顺势借过来用了,谁知道会像滚了雪球,闹得人尽皆知了,更想不到的是,秦冉竟然要嫁进厉家,要是让她知道她就是那天晚上的人,谁知道会不会给她和厉家造成心结,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还不如完全不知情,到时即使她暴露了厉家也怪不到她头上去。

    “秦嫣,你觉得你能瞒秦冉或者你的其他家人一辈子吗?你有没有想过,要是让她或者你的其他家人发现你在做什么,他们会怎么看你?”

    陆仲谦在她面前坐下,问道。

    前几天程剑已经把秦嫣的身份调查清楚,她和钟炫确实“royal”成员。

    “royal”是怎样一个组织,目前警方还没有定论,也没有定性,只是监视为主,是否缉捕归案,还得先观察一段时间。

    现在警方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其确实犯了罪,去年万宁牺牲王成霖受伤之时,他有向上面申请调查缉捕这个组织相关成员,只是被上面以证据不足给打了回来,这一年多来,局里都在对这个组织进行严密监视和调查取证。

    以后是否会批捕,陆仲谦现在也说不准,案子一直以来都是由他经手,如今想甩也已甩不开。

    秦嫣垂下眼眸,“不敢想。”

    “你为什么想着要踏入这行?安安稳稳地找份工作不好吗?”

    秦嫣摇了摇头,盯着自己的手,答得含糊,“每个人追求不一样嘛。”

    而后望向他,目光坦然清澈,“陆仲谦,我做这行,如果我出事了,我只愧对我的家人,其他的,我没有愧对任何人。我会尽力避免给你工作造成困扰,如果哪天我没做到,我不希望你还瞒着我。”

    陆仲谦看着她的眼神,心里莫名就松了口气,手掌又不自觉地摸了摸她的头,声音隐约有些无奈,“秦嫣,你现在身份不明,又涉嫌多宗文物失窃案,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洗脱你的嫌疑之前,困扰肯定还是会有的,但谁让我偏偏就看上了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秦嫣笑,“放心好了,不会让陆大警官当夹心饼干的。”

    最坏的打算,和他撇清关系就是。

    这么一想来,刚才他没在同事面前承认他和她的关系也是好事一件。

    秦嫣瞬间释怀,一抬头便见陆仲谦眯着眼睛,捏了捏她的脸,“别乱打什么破主意。”

    秦嫣有些心虚,“哪打什么主意。”

    脸颊又是一痛,陆仲谦声音柔了下来,“别多想,我会处理好。”

    秦嫣因他这句话突然心情大好。

    ————

    因腿上的伤,及怕秦冉起疑,秦嫣被迫为了随口一个谎言在医院住了两天院,安安分分地当了一回病号,还是只幸福的病号,整天被陆三公子鞍前马后地伺候着,两天下来,秦嫣照镜子觉得自己脸蛋都圆了一圈。

    出院时陆仲谦顺道去看了下王成霖才和秦嫣回去。

    秦嫣看着王成霖还是觉得眼熟,只是因为他躺着,脸上又插着管子,不太好辨认,忍不住问陆仲谦,“你那个同事我是不是见过啊?”

    陆仲谦扭头望她一眼,慢慢启动了车子,含糊应了个“嗯。”

    “他是怎么受伤的啊?怎么伤得这么重?”秦嫣侧头望向他,随口问道。

    陆仲谦握着方向盘的手有瞬间的停顿,眼睑半敛下。

    秦嫣注意到他细微的神色变化,声音轻了下来,“抱歉。”

    陆仲谦望向她,抬起一只手,习惯性地又在她头上揉了揉,“干我们这行的,一个疏忽受个伤也是常事。”

    秦嫣扯了扯唇角,对他敷衍的答案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陆仲谦看着她唇角的笑容,薄唇微微抿起,手又习惯性地揉着她的头发,没有说话。

    秦嫣不知道陆仲谦心中所想,冲他挤出一个笑“两天没回家大概又要被爷爷念叨了。”

    然后想起秦正涛说让陆仲谦到家里来的事儿,就顺道和陆仲谦说了。

    陆仲谦很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秦嫣没想着陆仲谦答应的,就觉得该和他知会一声而已,他答应得太爽快自己反倒想阻拦,秦冉和厉璟估计年底就得结婚了,陆仲谦这会儿上门免不了被逼婚。

    陆仲谦笑,“我求之不得呢。”

    话完便被秦嫣瞪了眼,“我姐和姐夫都谈了七年才开始谈婚论嫁,我们七天都没有,你想得美。”

    陆仲谦那张俊脸顿时变得有些扭曲,“秦嫣,难道你还想我等七年后再娶你?”

    七年后他都四十的人了。

    秦嫣想着他四十岁时的样子,忍不住就笑了,“没事,七年后你还是帅大叔一枚,追在你屁股后跑的女人还大把是的。”

    陆仲谦就着她的后脑勺拍了拍,“我还想着抱女儿呢。”

    说着下意识往她肚子望了眼,秦嫣手往肚皮一捂,“眼睛别乱瞄,我现在可不适合怀孕。”

    陆仲谦心情因为她的话低落了下,也没逼她,从长远来看,两人现在确实不该有个孩子牵绊着,但答应了秦嫣的事,他还是得做的。

    两天后陆仲谦便备了礼物上门来拜访,礼数周到,很快便让秦正涛一腔不满化为乌有,却还是惦记着两人的婚事,望向两人便道,“这结婚的事商量好了吗?”

    秦嫣那天没和陆仲谦谈妥,生怕陆仲谦会答应了下来,抢先开口,“爷爷,那个,我有件事要宣布一下。”

    秦正涛望向她,“怀了双胞胎?”

    “……”秦嫣无言望了秦正涛一眼,“不是。”

    起身去包里取出两份病历诊断书,递给秦正涛,“我没怀孕,医生误诊了。那天晚上只是肠胃出问题,被妇产科医生当怀孕做了化验,结果和别人弄错了,前两天去产检,发现根本没怀孕,虚惊一场。”

    秦正涛只差没捶胸顿足,声音都不自觉冷沉了几分,“小三儿,你是不是偷偷跑去堕胎了?”

    好不容易才接受终于有个曾孙的事实,还没来得及开心两天,突然说没就没了。

    秦冉想到那天医院里看到的秦嫣,怕这话刺疼她,忍不住替秦嫣说话,“爷爷,您别瞎想,孩子都有抱错,更何况是个检查报告。”

    陆仲谦一看秦正涛疑虑还没消,忍不住挺身为秦嫣说话,“秦老先生,如果秦嫣真是怀孕了,我是说什么也不会让秦嫣把我的孩子打掉的,这次真的是乌龙,厉家酒宴那天我和她闹了些矛盾,她脾气一上来跟着她师兄走了,我当时也有点醋,没忍住追了出去,正碰上她伏在垃圾桶旁吐,当时我以为她怀孕了,强制送她去了医院,却没想到医院摆了这么个大乌龙。”

    不动声色地替秦嫣把那天说话的漏洞圆了回来。

    在一旁的秦妃因为“师兄”二字不自觉地敛下眼眸,秦嫣自从陆仲谦开口便不自觉地留意着秦妃的神色。

    秦妃虽然在商场上混了好些年,但任何与钟炫相关的事她都鲜少能藏得住自己的情绪,也或许是秦嫣先入为主了,总觉得每次提到钟炫秦妃神色便有了一丝不同。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