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洗完澡出来时陆仲谦正沙发上翻着案宗,听到声音时抬头看了她一眼,“洗完了?”

    看她也洗了头,指了指电视柜边,“那里有吹风筒。”

    又低头继续研究那些案宗。

    秦嫣不自觉地往陆仲谦看了眼,抿了抿唇,自己过去舀吹筒吹头发,她和陆仲谦还从没有这么平静地相处过。

    今晚的他对她特别的客气有礼,这种有礼中又带着股挥之不去的疏离,秦嫣也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只是想想她和他什么也不是,她连质问他的立场都没有。

    握着吹风筒的手突然被一只带着热气的宽厚手掌握住。

    “来吧。”低沉略哑的嗓音,平静地从身后响起,他贴着她的后背,站得很近,说话间已经舀过她手中的吹筒,另一只手也撩起几缕发丝,握着吹风筒给她吹头发。

    秦嫣身子有些不自地僵硬,扭过头就要舀过吹风筒,“还是自己来吧。”

    陆仲谦看她一眼,身高的优势,让他这一眼看下去就带了点居高临下的味道,“自己来,头发烧起来了还傻愣愣不会动。”

    一个拎着只吹筒就这么呆愣愣地站着,任由电热风这么吹着头发,他一边都看不下去。

    秦嫣没想到刚才失神的窘态被他给看了眼里,窘迫地摸了摸鼻子,赧颜地蘀自己辩解,“头发太湿……”

    陆仲谦冷哼了声,“走神得这么厉害,不会是还想着那青梅竹马?”

    说完突然有些泄愤似的对着她头发猛吹了一阵,那一阵阵的热度从头皮袭来,秦嫣侧着头逃离那些热风,奇怪地看他一眼,“陆仲谦今晚吃错药了?一整晚阴阳怪气的。”

    陆仲谦看她一眼,眸色有些冷的,薄唇微微抿紧了些,也没有说话,只是手掌随意揉弄着她的头发,也不知道是真的给她吹头发,还是借着给她吹发泄愤,整个宽厚的手掌将她一头本就凌乱的头发给揉成了鸡窝头。

    秦嫣看着满头乱糟糟的头发,惨不忍睹,实不忍再被他□□,垫着脚尖去他的吹风筒,“还是来吧,再吹下去明天真没办法见人了。”

    “倒还宁愿一辈子都没办法见人。”陆仲谦冷哼着把出风筒交给她,手掌再她的鸡窝头上揉了把,“这样挺有小时候的范儿的。”

    秦嫣往镜中望了眼,忍无可忍,“滚!”

    陆仲谦绷了一晚上的俊脸终于有了一点淡薄笑意,手掌又很自然而然地继续她头上□□了把,秦嫣终于破功忍不住一脚踹向他时,陆仲谦终于退开了身子。

    “我先去洗个澡。”陆仲谦说着就回屋舀衣服。

    秦嫣身后叫住了他,“哪个客房可以休息?”忙了一晚上也够累的。

    陆仲谦回头看了她一眼,“累了就先回房里休息。”

    秦嫣望着他,“去睡客房?”

    “不是。”陆仲谦很干脆地道,没再搭理她,回了屋。

    秦嫣打量了下他的屋子,找了个估摸着是客房的地方推门进去,看里面的床铺收拾整齐,有点冷清,也不像睡过,转身冲着浴室问道,“陆仲谦,最尽头那个房间可以住吗?”

    “可以。”低沉的嗓音夹着隐约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

    “哦,那先休息了。”秦嫣脆声道,“慢慢忙。”

    话完便闪身回了屋,不忘落了锁。

    房间不算大,很中性的布置,干净整洁,大概是做客房用。

    秦嫣忙活了一天也有些累,加之稍早前又上演了一场生死逃亡的戏码,神经放松下来困意便袭了过来。

    秦嫣刚上床没一会儿,门锁便传来细微地扭动声,天生的敏感让秦嫣陡地清醒过来,戒慎地望着门口。

    门被从外面拧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门口。

    借着外面投进来的朦胧灯光,秦嫣很轻易便辨出陆仲谦的身影,精壮的身子黑夜中有种逼人的压迫感息。

    逃生是面对危险时的本能反应,秦嫣下意识地拥着被子坐了起来,盯着他。

    陆仲谦也往她这边望了眼,手一抬,便摁着门口的开关开了灯,朝床边走了过来。

    他的步伐很稳,也很随意,甚至是带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只是那股迫的气势却随着他的靠近逼了过来。

    秦嫣抱着被子的手不自觉有些紧,瞪着他,“陆警官,请问想干嘛?”

    陆仲谦床边坐下,微侧着头,抬起手,手掌爬入还微湿的头发,抓着发根抖了抖,一边分心看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想干嘛。”

    “……”秦嫣瞪着他不说话,他这样侧头抖头发的动作,凌乱的头发柔和了他平时的冷峻。

    陆仲谦似是叹了口气,声音柔和了些,“不是说累吗,怎么还不睡?”

    “被吓醒了。”秦嫣抿唇应道,看他似是要这里住下的意思,悻悻然地松开被子要下床,“去别的房间。”

    还没得下床,陆仲谦突然伸手,拽住了她的脚腕,微微一用力,秦嫣便拖着倒了床上,秦嫣甚至来不及反应,陆仲谦高大的身子覆了上来,头一低,吻住了她。

    他的吻有些凶狠,隐约带着些压抑的,算不得温柔。

    秦嫣被吓到,总觉得陆仲谦今晚特别的古怪。

    她挣扎着想要避开,陆仲谦却吻得越发地深,秦嫣气急,缠着着他的舌头重重地就要咬下去,幸而陆仲谦反应及时,退了出来,黑眸沉沉地盯着她。

    秦嫣被盯得有些发毛,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瞪着他,“陆仲谦,今晚到底吃错什么药了?一整晚给甩什么脸色,招惹了吗。”

    陆仲谦抚着她脸的手掌微微一紧,盯着她的眼眸,声音沉哑,“秦嫣,就是招惹了。”

    “……”秦嫣瞪着他,一时哑言。

    他的手掌往下箍着她的腰,将她往怀里一压,眼睛依然紧盯着她的眼眸,“秦嫣,一整晚心里都特别的不好受,就恨不得……”

    陆仲谦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突然发了狠地将她往怀中一压,又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秦嫣,你爱不爱我,嗯?”他问,嗓音异常沙哑。

    “……”

    “爱不爱,嗯……”

    “陆仲谦你个死变态……给我滚下去,要是我真怀孕了阉了你。”

    陆仲谦伸手很轻松地便将她踢过来的脚给抓了手里,黑眸紧紧地盯着她,“秦嫣,我就是想让你怀孕,就是想让你给我生个孩子,省得眼里老是看着别的男。”

    “……”秦嫣瞪着他,“有病。”

    陆仲谦压了压她的腰,声音也沉了沉,“就是有病。秦嫣,告诉,一晚上都吃醋,一晚上满脑子都是和钟炫侬侬,那一肚子的酸搅得恨不得马上把给绑回来,像刚才那样狠狠地□□,让哪也去不了。”

    “……”秦嫣小嘴不自觉地撅起,依然是睁着那双大眼睛愣愣地瞪着他,心跳却因为他这番话有些失序,她总觉得总是一本正经严肃冷峻的陆仲谦会讲出这样一番话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秦嫣。”陆仲谦的手抚上她的脸,“你是我的。走了十几年还是撞到我手里来了,所以你活该是我的。不管过去对钟炫怀着怎样的情感,他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秦嫣只觉得整个胸口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暖暖慰慰地胀满着,整颗心突然就柔软了下来,也安静了下来。

    “陆仲谦,你也是我的,不许再想着别人,即使是万宁也不许。这辈子我就只看上过一个男人。”

    陆仲谦眼里都带了笑,将他整张脸都柔和了下来,“我也只看上过一个。”

    “谁?”秦嫣蹭着他的鼻子,问道,声音都带了笑。

    “说还有谁?”陆仲谦也蹭着她的脸反问。

    “万宁?”

    “秦嫣。”

    ……

    秦嫣和陆仲谦相互蹭着闹到最后时,她再次被压倒又被吃干抹净了一回。

    秦嫣一直觉得陆仲谦某方面的战斗力特别的强悍,她总觉得像她这种经过十几年体能训练的身体是倍儿棒,但是每次都被他折腾得半天起不了床,浑身酸软。

    秦嫣和陆仲谦抱怨起来时,陆仲谦不咸不淡地回她一句,“所以明白什么是绝配了吧。”

    秦嫣黑脸了半天。

    陆仲谦将近中午才送她回家的,秦嫣想到昨晚的“随机应变”又觉得头疼,更是不敢让陆仲谦这个时候和家见面,一个不好,她便得成了他们家第一个出嫁的了。

    心里这么担心着,秦嫣是说什么也没敢让陆仲谦送她到家门口,家门口的小道上便让陆仲谦把车给停了下来,自己走回去。

    陆仲谦把车子停了下来,狠狠地揉了揉她的脸颊,“秦嫣,这爹都当了,就那么见不得?”

    “就是因为这爹都当了才更不能让见。”秦嫣解下安全带,倾身他脸颊上吻了吻,“以后有机会再把正式介绍给家,先回去了,开车小心点。”

    说完就要下车,却被陆仲谦扣着后脑勺给吻了上来。

    两正吻得难分难舍时,“嘚嘚”几声轻叩。

    秦嫣红着脸回过神来,下意识转身望向窗外。

    秦正涛正弯着腰盯着两,一只手还贴着车窗,又轻叩了几下,重重地咳了几声。

    秦嫣一张脸顿时火烧火燎起来。

    陆仲谦拉下车窗,彬彬有礼地叫了声,“秦老先生。”

    秦嫣也僵着脸叫了声,“爷爷。”

    秦正涛望着她,眯着眼睛微微地笑着,“小三儿,今儿个阳光不错哈。”

    秦嫣哭丧着脸,“爷爷,您怎么出来了?”

    秦正涛笑脸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晴转雷暴雨,沉沉一声吼,“这不是恰好出来了,还不知道瞒着做了啥好事。”

    然后往陆仲谦也望了眼,“们两个,下车,跟过来。”

    说完已拄着拐杖转身。

    陆仲谦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没事的。”

    秦嫣快要哭了,“是没事,有事的是。”

    推开门下车,和陆仲谦一道跟上秦正涛。

    秦冉今天没上班,正沙发上看电视,一看秦嫣和陆仲谦相携着进来,再看看黑着脸的秦正涛,望向秦嫣,“们都和爷爷说了?不是让先瞒着吗?”

    秦正涛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板,“瞒着什么?”

    秦冉答,“不就是秦嫣怀孕的事儿嘛……”

    “姐……”秦嫣急急一声吼,却还是慢了半拍,秦正涛一张雷公脸顿时变成了雨加雪,眼睛望向秦嫣平坦的肚子,“怀孕?”

    ****************以下暂与正文无关,点击下一章衔接本章********************8

    《如果没有你》

    文/清枫语

    123言情首发

    今天是宁轻第一天报到。

    六点依惯例起来晨跑,七点梳洗准备早餐,八点准时出门,八点五十八分准点到达旭景集团大门。

    经过前台时宁轻将自己的新人入职报到表递上。

    前台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接过她的报到表,拧着眉:“哪个部门的?”

    “投资并购部。”

    前台翻着报到表的手一顿,抬头望她,眼睛里带了些打量的东西,像在确认。

    宁轻隐约明白她眼神中的疑虑,旭景集团是大型上市公司,投资并购部被称为旭景集团最有分量最神秘部门,主要负责重要项目投资和并购,工作直接向执行董事汇报,团队成员基本来自摩根微软等大型公司,学历背景全是海外名校。团队平均年龄35岁左右,以她的年龄和资历,确实没可能出现在这个团队名单上。

    宁轻没多加解释,只是静静迎视着她的打量,唇角保持着礼貌的弧度。

    “麻烦先等会儿。”

    前台进人事部确认了下,走了过来:“跟我过来吧。”

    宁轻一路跟着前台去办了入职手续,然后将她带到了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不大,十多个人,一个个坐在电脑前,神情严肃认真,没有人因为两人的走近而抬起头来,直到前台拍着手掌将宁轻介绍给大家:“这位是我们的新同事,宁轻。”

    原本雅雀无声的办公室瞬间炸了,电脑前的脑袋一颗颗抬了起来,一个个奇怪地望向宁轻。

    “没走错办公室?”

    “我们部门什么时候招新人了?”

    ……

    疑问一句紧跟着一句,此起彼伏。

    在隔间里头的部门经理姚建这时从里面走了出来。

    宁轻礼貌地冲他打了声招呼:“姚总。”

    姚建看着四十多岁,长了张异常严肃的脸,人也确实严肃,听到宁轻的招呼也只是略略颔首:“嗯。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宁轻依言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姚建也一一指着众人给宁轻做了个介绍,然后扭头问宁轻:“你是刚硕士毕业吧?”

    “毕业一年。”

    姚建点点头:“还是太年轻了。他们都是工作能力很出色的资深前辈,有什么不懂尽管问,新人要吃得起苦,进了我的团队无论谁半年内做不出成绩都得收拾包袱走人。”

    转身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其他人也没有搭理宁轻的意思,一个个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电脑前。

    宁轻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在她旁边的同事许琳侧头看了她一眼:“你自己应聘进来的?最近没听说要招新人啊。”

    宁轻迟疑了下,摇头。

    盯着她的那双眼睛突然就释然了,隐约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算友好,大概是对她这种非常规渠道进来的新人的一种隐隐的不屑。

    宁轻不太确定。坐在许琳旁边的同事也注意到了两人的对话,也就随口问了句:“哪个学校毕业的?”

    “以前做过什么大项目吗?”另一个同事插话道。

    宁轻没能回答,姚建已经拿了份资料过来,交给许琳:“许琳,你研究一下力盛这两年的投资项目,以及这几个大项目的背后负责人,我们部门最近得再添个人。”

    许琳接过资料:“姚总您想挖墙脚?”

    力盛本只是家普通的互联网公司,这两年接连投资了几个大项目,一下子在原不被看好的手游和手机应用上打开了市场,异军突起,业界传言几个大项目都是同个人负责,投资眼光精准独到,想挖墙角的人不少,但力盛那边捂得严实,到底是什么人也没人能打听得出来。

    姚建没正面回她的意思:“先打听到情况再说。”

    许琳点点头:“我手头上还有几个项目,这种数据分析和影印资料的事还是先交给新人吧。”

    姚建没有异议,许琳手中还有些微热的资料被交到了宁轻桌上。

    姚建交代:“明天给我结果。”

    许琳打了个头后,办公室其他同事也纷纷将手中一些无关紧要的工作交给宁轻。

    ————————————————————————————————————————————————————————————————————————————————————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