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面色一变,转身就要走,却被陆仲谦给拖住了手腕,反手就又压在了床上。

    “秦嫣,你现在去也没用,罪证确凿,他们一个也脱不了干系。”

    秦嫣奋力挣扎,挣扎不开,急声便吼,“陆仲谦你放开我,你明知道这是我干的,他们根本就不知情,你要抓抓我,关他们什么事。”

    陆仲谦声音沉了沉,“秦嫣,你就那么想替其他人开罪?你们有几个人协同作案别以为我查不到。”

    “我替他们开什么罪,本来就是我干的。”秦嫣吼着吼着突然就急哭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品鉴以及品鉴里所有的人根本就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你要证据我给你证据,你要闹多大我配合你,我认栽了还不行吗?但是你别把品鉴拖下水啊。”

    陆仲谦扣住了她的肩,手劲很大,“秦嫣,你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吗?他们不会有事,顶多只是多关几天而已。”

    “但是到时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所有人都知道品鉴涉嫌偷窃文物,到时你还让整个品鉴怎么立足?”

    陆仲谦不为所动,“从你们搅和进这些事开始,你就应该想到品鉴会有这么一天。”

    “可是这些事真的和整个品鉴无关,至始至终都是我个人的事,我只是暗中利用品鉴的资源而已。”秦嫣吸了吸鼻子,扭过身,抓起刚才扔在床上的手铐,两只手伸向他,紧咬着唇,人也冷静了下来,“陆警官,你要缉拿的嫌疑犯在这,不是严厉或者其他人。”

    “你……”陆仲谦眼里也带了怒,拿过手铐,二话不说给她戴上了。

    他昨晚费劲心思把她带回来,就是怕她在现场,就这么头脑发热一个人全顶下来了,她还真敢!

    陆仲谦心里压着怒,铐住她时也算不得温柔,几乎是一路拖着她下楼上车,一路上沉着脸,但到底是没真狠得下心来,下车前,又把她的手铐给解了,沉着脸带她进了局里,直接去严厉那边。

    秦嫣看到了严厉林小由和莫非,几人还没录口供,凌晨两三点才被带回来的,大概是一夜没睡,神色有些疲惫,看到秦嫣时还是都露出了笑,还好都没事。

    秦嫣松了口气,陆仲谦把她带到这里便出去了。

    秦嫣原以为他会带她去录口供,却没想到半个多小时后回来便直接把她带走了。

    秦嫣心里惦记着严厉他们几个,正要问,陆仲谦已先开口,“他们几个需要录完口供才能回去。”

    他脸色依然紧绷着。

    秦嫣松了口气,低声向他道了声谢。

    “不用谢我。”陆仲谦终于望向他,“你们的人刚被带回来一个小时不到,上面就有人打电话过来打招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秦嫣抿了抿唇,只能给他两个字,“抱歉。”

    陆仲谦看她一眼,薄唇微抿起,“秦嫣,我不希望是我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秦嫣唇角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终是什么也没说。

    陆仲谦也没再追问,“我送你回去吧。”

    车子在秦嫣家门口的马路上停了下来,秦嫣手机响了声,短信。

    “秦嫣,同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别忘了我的提醒。”

    秦嫣捏着手机,轻咬着下唇,默默地把短信删了,长长地吐了口气,秦嫣望向陆仲谦,“陆仲谦,我们这两次的事就算了吧,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深幽的眸心凝出一道深锐的光,陆仲谦紧盯着她的眼睛,“为什么?”

    秦嫣垂下眼眸,盯着手机,“我有喜欢的人。”

    “昨晚那个男人?”陆仲谦问,声音很平静。

    秦嫣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我先走了。”

    “秦嫣,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却和别的男人上床,这算什么?”

    低沉平静的嗓音在身后徐徐响起。

    秦嫣没有回头,“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可以和爱的那个人走到最后的。”

    陆仲谦沉默了会儿,再开口时声线已很平和,“注意你们内部的人,昨晚在舒云阁的事不会真的是意外,好好想想是得罪了谁还是你的身份暴露了。”

    秦嫣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哽,他的关心让她几乎想转身,到底还是压了下来,轻应了声“嗯”后便离开了,在家蒙头睡了一天。

    第二天去上班,整个所里并没有因为周六晚上的意外而受什么影响,依然一派和乐融融相亲相爱的景象。

    陆仲谦到底是手下留情了,没有真的对品鉴下手,媒体上依然对这次文物失窃事件报导得沸沸扬扬,报导的焦点除了失窃的盘龙饕餮白玉尊被警方找回外,更多了一层关于失传已久的传国玉玺的猜想,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

    传国玉玺的出现顿时让原本备受瞩目的白玉尊成了陪衬,除了天涯猫扑等大型论坛会发一些帖子抽丝剥茧地分析外,公众的视线基本都投在了玉玺之上,对这枚曾象征最高皇权的印信的兴趣远远大于其他。

    报导多半只是放了颗□□,以据传打头,披露玉玺七十年代曾面世却遭窃的事,之后各大论坛便是铺天盖地的爆料帖子,分析新闻的真伪,分析玉玺的真假,分析那个年代的收藏家和文物贩子,炒得热火朝天。

    秦嫣在电脑前看了一天的帖子,看得眼睛酸疼,满屏满目都是关于玉玺的事。

    其实秦嫣对玉玺并不是那么执着,警方如果介入调查,并有能力把文物带回,他们一般都不会再插手其中。

    之前会潜入hz偷盘龙饕餮白玉尊,也是误判了警方的态度才出手,却没想到陆仲谦杀了他们一个回马枪,有时秦嫣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被陆仲谦设计了,诱她去偷这东西,再借着这件事把这事儿给闹大。

    秦嫣并不知道陆仲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着像是执意要追回传国玉玺,又似乎不完全是,他的心思和手段一向缜密,秦嫣一般是猜不透的。

    猜不透,秦嫣也不敢撒手不管,拿着林小由那天潜入警方系统窃取的那份关于玉玺的资料,转过办公椅,问林小由,“小由,还有更有用的讯息吗?”

    “你们过来一下。”林小由朝她和严厉莫非招了招手。

    整个品鉴有几十号人,但是真正借着品鉴做掩护的的就只有秦嫣、严厉、林小由和莫非,几个人也是同个办公室。

    林小由主要负责情报搜集,莫非负责前期后期鉴定,严厉负责掩护和接应秦嫣,秦嫣身手好,在组织里职位上也高于几个人一些,负责统领。

    周六晚上警方带走的也只是除了秦嫣外的其他三人,秦嫣不知道这只是凑巧还是陆仲谦有意为之,但很明显,陆仲谦就是盯上他们这几个了。

    秦嫣和严厉莫非起身围了过去,“这是我那天拷贝的另一份资料,从上面看来,玉玺很有可能就在厉家古堡内。”

    林小由指尖在键盘上灵巧地敲了敲,一幅三维欧式古堡地图全屏出现在屏幕上,林小由手指着整个古堡的关键点一一分析其中的安保和监控。

    厉家是黑道出身,即使现在已经漂白成家族企业,但是私下的黑道势力并没有因此而减弱,一个混黑道的大家族,最起码的安保力量是要有的。

    “消息确切吗?”看着林小由把画面切回刚才的文档页面中,秦嫣问道。

    “我看□□不离十。”林小由指着上面的签字说,“厉家在下个月初有一场商务酒宴,警备相对宽松些,我们可以找办法混进去看看。”

    严厉弹了下手指,“这个办法可行。”

    秦嫣粗略看了下那份资料,随口问,“前几天让你查的白玉尊的事,怎么样了?”

    “看这里。”林小由拖着鼠标往下拉。

    秦嫣盯着屏幕,随着滚动的页面,“万宁”两个字不其然在眼底闪了下,“等等”,几乎是本能地,秦嫣叫停了林小由。

    林小由奇怪地回头看她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秦嫣有些赧颜,觉得自己似乎反应过度了,但又控制不住好奇。

    她手指着下面的“万宁”两个字,“这是谁啊?男的女的?”原来和陆仲谦还是同个单位的。

    林小由往那个名字看了眼,对这个名字也不熟,随口应道,“女的吧,看名字像女的。怎么了?”

    秦嫣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看到那个名字突然间就想到了昨天上午在陆仲谦听到这个名字时微妙的神色变化,以及存在第一个的微妙,也就忍不住开了口。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眼熟而已。”秦嫣干笑着掩饰。

    严厉横她一眼,“少来,这人要不是和陆仲谦有关我把我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秦嫣脸皮不自觉地就有些发烫起来,有种被人戳中心事的尴尬,“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就是把你那破脑瓜拧下来我还嫌踢脏了我的脚,我就是觉得眼熟而已。”

    林小由促狭地笑了笑,“脸都红了,还说没有,要不要我帮你查查?看看是不是情敌?嗯?”

    四人中年纪最长也是最沉稳的莫非轻咳了两声,开了口,“好了好了,就别老拿秦嫣开玩笑。”

    然后望向秦嫣,声音带了些语重心长,“秦嫣啊,干我们这行的,哪些人应该多接近,哪些人应该保持距离,你是个明白人,可别犯糊涂。”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