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谦的脸黑了又黑,“秦嫣,你三番两次撞我那里,是存心毁了你下半辈子性福是不是?”

    秦嫣脸不自觉一红,“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

    陆仲谦还是沉着脸,死死盯着她。

    秦嫣被盯得有些心虚,下巴一扬,“看什么看,就只许你铐我还不许我铐你了?你明明还有钥匙干嘛说没了?”

    陆仲谦望她一眼,答得云淡风轻,“我不是说了总有办法的吗。”

    秦嫣抓起一边的枕头,狠狠砸向他,“陆仲谦你去死。”

    陆仲谦空着的那只手一扬,很轻易便将她扔过来的枕头给抓在了手心里,脚突然一抬,扫过秦嫣的脚,勾着她脚踝一用力,手也跟着扣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拖,秦嫣毫无防备,瞬间便被他勾着倒在了他身上,被他一个翻身又给紧紧压在了身下,任凭她怎么挣扎始终无法捍动他半分。

    秦嫣怒急,“陆仲谦,你放开我。”

    陆仲谦没动,只是看着她,声音低低哑哑,带着诱惑,“秦嫣,乖,给我解开。”

    “你那么有本事,自己解……呃……”

    他只是盯着她的眼睛,声音也哑沉了几分,“钥匙在哪儿?”

    秦嫣被他这么吊着特别的难受,几乎要哭出来了,“陆仲谦……你……”

    “乖……先告诉我钥匙在哪……”

    秦嫣哭了出来,手泄愤似的在他后背狠狠抓了一记,“陆仲谦你还是不是男人,婆婆妈妈的跟个女人……呃……”

    陆仲谦以实际行动让她再次见识了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时,已经是中午,陆仲谦的手铐没解,秦嫣又死去活来了几次,只有出气的份儿,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陆仲谦侧头望向她,手掌抚着她湿润的脸颊,“还好吧?”

    秦嫣抬起脚又想踹他,被陆仲谦反脚压住,他黑眸里又燃起暗火,声音沉沉,“秦嫣,还没学老实,还想再来一次?”

    秦嫣扭头瞪他一眼,然后又恶狠狠地往他那处望了望,手痒痒的直想阉了他。

    陆仲谦拍了拍她的脸,“别总一副饿狼扑虎样儿盯着它。”

    “……”秦嫣发现自己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已没有。

    陆仲谦继续捏着她的脸,他似乎特别喜欢碰她的脸,“先给我解锁,我去弄点吃的,要不你去做。”

    “没钥匙。”秦嫣推开他,挣扎着起身,脚刚着地,便虚软得差点摔倒,两条腿都在打颤。

    陆仲谦眸里掠过些自责,声音不自觉柔了下来,“再休息会儿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垫垫肚子。”

    秦嫣撅嘴没应,还在气头上,只是盯着满地凌乱的衣服,懊恼地发现没一件能穿的。

    陆仲谦看她一眼,伸手拿起搁床头柜上的手机,给常去的专卖店打了个电话,让送两套女装过来。

    对方问尺寸,陆仲谦盯着秦嫣的身体目测了下,他对女人衣着方面没什么认识,也瞧不出秦嫣该穿多大的内衣,问秦嫣,秦嫣红着脸冲他吼,“你让她把abcde全送过来算了,穿不了你留着自己穿。”

    陆仲谦眼里不自觉又揉入了笑意,还真依秦嫣的话让人把各个尺寸的内衣都买一套送过来,然后又打电话叫了外卖。

    秦嫣颤着腿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身子舒缓了些,去楼下拿自己手机,一点开便看到二十几通未接来电,几乎全部是严厉和林小由的,还有一条信息。

    “看到信息马上联系我,有情况。”

    秦嫣忍不住拧了拧眉,正要拨过去,门铃响起,衣服送过来了。

    秦嫣过去拿衣服换上,穿戴整齐时外卖也送了过来,秦嫣拎起外卖上楼,往陆仲谦大腿上一搁,“你的早餐。”

    起身就要走。

    陆仲谦叫住她,“去哪儿?”

    “要你管。”秦嫣转头收拾一地的狼藉,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不忘回头道,“陆警官就好好在家休假哈,就当给你自己放假吧,我走了。”

    “秦嫣,给我开锁。”陆仲谦拧眉。

    秦嫣头也没回,“自己想办法。”

    陆仲谦声音沉了沉,“秦嫣,你明知道我这身份得罪了不少人,你就这么把我铐在这里,出事了你负责?”

    秦嫣脚步停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头瞪他一眼,走过去,拿起他的手机,“哪个是你同事电话?或者你家人的也成。”

    陆仲谦深感无力,“秦嫣,你这么铐着我有什么意思吗。”

    秦嫣头也没抬,“你昨晚这么铐着我就有意思?”

    突然就想到了严厉昨晚那二十几通电话。

    陆仲谦看着她,突然静默了下来。

    秦嫣拿着他手机翻找了下通讯录,看到手机上的第一个名字,“万宁”,也不知道是男是女,但被他设在第一个的,多半是常用的,于是拿起问他,“是你同事电话吗?我让他过来帮你看门算了。”

    陆仲谦往手机望了眼,眼睑垂了下来,手伸向她,“手机给我。”

    秦嫣敏感察觉到他细微的神色变化,抿了抿唇,一声不吭地把手机交给他。

    陆仲谦给程剑打了电话,“有空吗?过来我家一趟。”

    挂了电话,扔到一边,人就枕着一只手背躺了下去,盯着天花板。

    秦嫣不自觉咬了咬唇,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防盗门别锁。”陆仲谦低沉的嗓音从屋里传来,平平淡淡。

    秦嫣没应他,却是依言留着门,走了没两步,到底是放心不下,又折了回来,拿起藏在床垫下的钥匙,给他开了锁,至始至终没看他,也没有说话。

    “昨晚警方彻查品鉴,严厉涉嫌hz的文物失窃,其他人涉嫌窝藏,都被带走了。”陆仲谦揉着手腕,坐起身,声音很平静,语速很平缓,公事公办的态度。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