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也正吃着饭,听到手机响,也没看谁打来的电话,端起桌上的饮料喝了口润喉,拿起便接,“您好?”

    “现在哪?”低沉略哑的熟悉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时,吓得秦嫣一口气没顺上来,就这么被口里的饮料给呛到了,捂着嘴转过身剧咳起来。

    “怎么了?”秦正涛侧过脸望她,“怎么接个电话也被吓成这样。”

    “……”秦嫣拍着胸口,想让这口气顺下去,有口难言。

    “没事吧。”听到她这边没命地咳,陆仲谦拧紧了眉,问道。

    “没……没事。”秦嫣边咳边应,捂紧了手机,起身往阳台而去,不忘把推拉门关上,这才压低了声音,“你干嘛?有事吗?”

    “现在哪?”听她声音慢慢恢复了正常,陆仲谦拧紧的眉头舒展开来,一边往车库而去,一边重复刚才的问题。

    “有事?”

    “找你报销医药费。”

    遥控开了车锁,陆仲谦绕过车头,开了车门,声音平平静静正正经经,秦嫣也听不出他这是在调侃她还是真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你那里没事吧?”

    想了想又道,“就是有事也是你活该,我就是把你阉了也不冤枉。”

    陆仲谦轻哧了声,“你都主动投怀送抱了,到嘴的肉,不吃还要推出去吗?”

    “……”

    “半个小时后我到你家楼下,你自己下楼来还是我上去?”

    秦嫣拧眉,摸不准他过来的目的,不敢让他过来,“我一会儿有事出去,你别来。”

    “没事,你有事你先忙吧,我就去给你爷爷提个醒儿,他的孙女涉嫌参与文物盗窃,目前已经被警方严密监控,希望他能协助……”

    秦嫣干脆挂了电话。

    约莫半个小时后,秦嫣刚吃完饭手机便响了起来,不用看也知道是陆仲谦打来的,楼下还应景地响起了两声喇叭声。

    秦冉和秦正涛互望一眼,想到秦嫣刚才接的那个电话,爷孙俩马上起身往阳台走去。

    秦嫣吓了一跳,匆匆扔下一句“我所里有点事,严厉在外面等我”后快步开溜,门关上时也摁下了接听键,有些气急败坏,“把你那破车倒回去,别让我爷爷看到。”

    陆仲谦冷哼,“秦嫣你就这么怕我被你爷爷发现?”到底是没把车停在大门口正中间。

    秦嫣听着这话就不对劲,那怨念的语气别人听了还以为两人有什么。

    被威胁着出来,秦嫣也摆不出好脸色,“什么事?”

    陆仲谦拉开了车门,“上车。”

    秦嫣站着没动,眯眸望他,“陆警官这是打算将我缉捕归案?”

    一个清浅的弧度在他唇角勾起,带着些淡讽,陆仲谦扭头望向她,“秦嫣,原来你也知道你犯了事儿啊。”

    然后往身侧的空位望了眼,“上车吧,下次我会记得先申请缉捕令。”

    秦嫣忍不住轻哧,方才的气急败坏却莫名地降了不少,对他也没了方才的戒慎,落落大方地弯腰上车,一手撑着车窗,支头侧望他,“说吧,找我有什么事?陆大公子陆先生陆总陆警官。”

    陆仲谦也侧头望向她,路灯射进来的光线里,他冷峻的面容下便带了一丝柔和,声音也低低哑哑的,“就不怕我真的直接把你拉警局去?”

    秦嫣大大方方地两手并着往他面前一伸,“你铐啊。”

    陆仲谦忍不住笑了,是真的在笑,不是带着嘲讽那种,秦嫣几乎没见过他这样的笑容,柔和的灯光落在他唇角勾起的弧度上,柔和了脸上过于冷峻的线条,带着些许温暖宠溺的味道,秦嫣看得有些痴愣,怔怔地看着他,连他的手什么过来,绕过她的后颈,落在她右肩上也没察觉,任由他好看的手穿过她随意披下来的长发,指尖轻触着她的脸颊。

    狭小的车厢里弥漫着些许暧昧不明的气息,直至陆仲谦略哑的嗓音低低地响起,“秦嫣,明天我去相亲。”

    秦嫣回过神来,下意识便问道,“你还没女朋友啊。”

    一抬头便撞见他眸中的促狭,“没有,我不介意秦小姐自荐。”

    秦嫣剐他一眼,“你想得美,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着老牛吃嫩草。”脸颊有些烧。

    话刚便脸颊便痛了一下,他在她脸颊上流连的手突然轻捏了捏她的脸颊,低沉的嗓音也有丝阴森森的危险感,“秦嫣,什么叫这把年纪了,我就很老吗?”

    秦嫣小了他八岁,陆仲谦从没觉得自己老,也从不在意别人说他老,尽管确实也是除了秦嫣不会再有人会去关心他的年龄,但是偏偏就是秦嫣老把她和他的年龄差距挂在嘴上,他听着就特别不受用,硬生生就把她和他给拉开了一道沟。

    秦嫣看陆仲谦神色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说话太不委婉了,其实陆仲谦年纪不老,人看着也不老相,褪去了毛头小子的稚嫩反倒带了一股子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只是他过于冷峻的面容及沉敛利落的作风,秦嫣不自觉间就把他给供到高于她一个辈分的位置上来了。

    “陆先生,不好意思,我没有说您老的意思,男人三十一枝花,您正当好呢。”

    秦嫣挤着笑奉承着,十足的狗腿味儿。

    陆仲谦脸色并没有因为她的话好多少,冷哼了声,手又在她脸颊上狠狠捏了记,在她吃痛时放开了她,脚下油门一踩,车子便缓缓驶了出去。

    秦嫣没想到他会突然开车,“诶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先让我下来。”

    陆仲谦两手随意地抓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路况,没有望她,只是淡淡道,“秦嫣,我就特想老牛吃一回嫩草了。”

    秦嫣为他这意味不明的话心里“咯噔”了下,下意识便道,“停车!”

    陆仲谦似是没听到,反倒加了速。

    秦嫣牙一咬,手抓着车门一推,委着身子就要跳下车,干她这行的,这种事对她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陆仲谦面色倏地沉了下来,随着“吱”的一声尖锐的摩擦声,车子陡地停了下来,他突地扣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很紧。

    “秦嫣你这是要向我秀你那点三脚猫功夫有多厉害吗?”陆仲谦此时不仅面色很沉,就连声音也是压着了怒,“还是你担心我找不到逮捕你的证据,非得逼我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