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谦睨他一眼,收回落在电脑上的视线,望向他面前那沓文件,“合同都审完了?”

    程瑞东那张发春的脸顿时又变成了苦瓜脸,“表哥,这些都交给您行不行?我真不是这块料。”

    程瑞东是hz的,俗称的三世祖。hz集团是一家拍卖公司,在世界拍卖行一直享有很高的声誉,六十年代曾因策划一系列遗失文物拍卖而名声大噪,几十年的经营早已在国际上站稳了脚跟。

    现任当家人是程瑞东的爷爷程傲天。程傲天膝下只有一双儿女,女儿程婉宁嫁入陆家,一口气给陆家添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却只生了个孙子程瑞东,后来在孤儿院抱养了个孙女程筱蔓。

    程瑞东虽衔着金汤匙出生,却对这些商业的东西没太大的兴趣,兴趣反倒是摄影和拍电影。

    他在国外读书时搞过一个小小的导演协会,导了部微电影还在国际上获了奖,只是在程傲天看来只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三令五申下逼迫他回国,想让他一步步接手公司。

    陆仲谦的本职工作不是商人,只是因为程傲天年迈及一些别的原因陆仲谦才回来暂时接管hz,等他任务完成,程瑞东也能独当一面之后,hz还是得交回程瑞东手中。

    看自家外孙不成器,程傲天有意留这个外孙在hz帮他打理公司,但陆仲谦毕竟志不在此,虽在hz的股份不少,但如果能早日卸下,他倒更宁愿当个甩手掌柜,因此程瑞东刚回来,陆仲谦便开始逼着他熟悉公司业务,想着便是让他早点上手,现在看着他说出这样的话来,陆仲谦也不恼,只是慢悠悠地回他两个字,“不行。”

    程瑞东的脸当下垮了下来,在所有的表兄长中,他最怕也最敬佩的便是陆仲谦,他说一不二的个性他更是深有体会。

    “表哥,您看,这天也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去约会,为了您表弟的终身大事着想,您先通融通融行不?”

    直接的行不通,程瑞东采取怀柔政策,想要拖延。

    陆仲谦往他身子挡着的电脑看了眼,“恋爱了?”

    程瑞东“嘿嘿”一笑,“也不算啦,不过……你也知道,追女孩子嘛,这约会总少不了的嘛,难得她主动约我,我总得把握机会的,你说是吧。”

    陆仲谦放下手中的咖啡,双手环胸,侧头望向他,“那女孩是谁?家世怎么样?知道你的家世吗?看上的是你的人还是你的钱?”

    程瑞东有些受不住,“表哥,你能不能别拿你审犯人的口吻来审我?而且别那么俗气,她不是那样的人,她也不知道我家条件怎么样。”

    而且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这是给你提个醒,省得你个愣头青一头栽进去,到时候有你受的。”

    “不会的不会的。”程瑞东连连摆手,又眼巴巴地望着陆仲谦,“表哥,怎么样?”

    陆仲谦望他一眼,“准了,不过,”

    话锋一转,“周末加班给我补回来。”

    程瑞东鼓着眼睛,包子脸鼓得圆圆的,心不甘情不愿,“知道了。”

    第二天和秦嫣吃饭时程瑞东还啃着鸡爪就忍不住唠叨起陆仲谦的严厉苛刻来。

    秦嫣看着他油腻腻的爪子,随手抓起一把纸巾,往他手里一塞,“二十几岁的大男人了吃个爪子还弄得跟个孩子似的,难怪你表哥放心不下你。”

    她和程瑞东六七年没见,刚才乍一看下还真没认出他来,以前的包子脸长开后,再配着那一七八的个儿,还真有了那么点玉树临风的味道,就是现在满爪子的油污顿时把那股玉树临风破坏殆尽。

    程瑞东不以为意,就着她塞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你最近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不满世界考古了?”

    秦嫣抬眸看他一眼,“总得过会儿正常人的生活嘛。”

    程瑞东不以为意地轻哧,“就你这样竟也想着过正常人生活,正常的女孩子家哪个到了你这年纪不是想着谈恋爱结婚的。”

    话刚完便被秦嫣抓着一根鸡腿给塞到了嘴里,“要你管。”

    程瑞东默默拿下,问得随意,“诶,话说,你不是到现在还没男朋友吧。”

    秦嫣啃着鸡腿,“像我这样满世界跑没个定性的人,找个男人绑着自己干嘛。”

    说话间端起茶喝了一大口,又继续道,“程瑞东,你看,我这种老是去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有时候还得钻到坟里边去,指不定哪天小命就玩完了,所以,我可不能瞎祸害你,周六这吃饭的事咱就心知肚明,做做样子就成,别当真哈。”

    程瑞东不屑地撇嘴,“你就是要我当真我还得再三掂量呢,谁敢娶你这样的。”

    秦嫣冷哼,“彼此彼此。”

    程瑞东看她这话还真不是敷衍他,心里突然就有些不快,重重地哼了一声,抓起一团纸巾狠狠地擦了擦手,手往头顶一扬就招呼服务员,“服务员,买单。”

    秦嫣还没吃够,一看他要买单就急,“诶你赶着投胎呢你,咱六年没见你就不能先让我吃一顿饱饭。”

    程瑞东把她上下打量了圈,“已经够胖的了,再吃下去看你怎么跑路。”

    到底是让秦嫣吃了顿饱饭才结账。

    秦嫣倒不敢真的在吃得太撑,确实得留着肚子跑路。

    她和严厉定在了今晚去hz查个究竟,因此晚饭后秦嫣便以工作忙婉拒了程瑞东一起看电影的邀约,在程瑞东吹胡子瞪眼中熠熠然地离开了。

    ————

    入夜,随着渐渐熄下来的霓虹灯,原本车水马龙的马路也慢慢变得安静,渐渐进入沉睡中的大都市,总有种空寂的迷离美感。

    hz办公大楼楼顶偌大的招牌在凌晨两点后也渐渐黯淡了下来,出去偶尔呼啸而过的车声,周围一片静籁。

    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在hz背后的小巷中缓缓停了下来,与黑色几乎融为一体的车体,让车子很容易融入这片黑暗中。

    车窗缓缓摇下半截,秦嫣往外面望了眼,静默了会儿,确定外面没什么异样后,这才推开车门。

    “小心点。”严厉和林小由叮嘱道。

    秦嫣笑着推了推他的肩膀,“知道啦。”

    推门下车,纤细的身子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多年的训练及常年的任务量,秦嫣很轻易便不动声色地进入了hz大楼内部,一路小心避开已经查明的监控摄像和保安,直接往三楼的保险室而去。

    保险室内储存着不少文物,都是艺术价值普通的收藏品,一一陈列在保险柜中,大多都是合法渠道购买所得。

    秦嫣的目标从来就不在这些合法文物上,而能让hz放心大胆陈列出来的文物,也多半不会是非法文物,除了盘龙饕餮白玉尊。

    整个保险室内都用红外线报警器和摄像头严密监控着,秦嫣刚进入大楼便往墙上安装了个传感仪,与林小由电脑相接,林小由负责干扰红外线电波,破坏室内监控。

    为着安全起见,秦嫣刚进门便已戴上特制的红外线识别眼镜,小心避开视线中的一道道红线,往最尽头的保险柜挪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盘龙白玉尊若是在hz,最可能的地方也就那个全封闭的保险柜中。

    保险柜设了双重保险,解密难度虽增大了不少,但对于秦嫣这种经过专业训练“作战”经验丰富的人而言,却也不是多难的事,更何况还有守在外面的情报解密高手林小由。

    秦嫣没花多少时间便解开了第一道密码,正要解第二道密码时,手指刚摁下去便敏感地察觉到空气中的异动,神色不自觉地一紧,本能地抬脚旋身后翻踢。

    “别动!”低沉有质感的嗓音在耳边淡淡响起,几乎与此同时,一只冰冷的枪抵在了她的后脑门上。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