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嫣脸颊顿时又火辣辣起来,有些尴尬,她今天穿着黑白色的职业套装,很修身,肚子平坦,腰线曼妙,和那天臃肿的大肚子截然相反。

    陆仲谦的视线在她平坦的肚子上停了几秒,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手抓着车门轻轻一关,人就绕过车头走了过来。

    看着他走近的身影,秦嫣抱着文件夹的手不自然地往胸前搂紧,干笑着冲他打了声招呼,“陆先生。”

    心里对于保安刚才那声“陆总”还是有些疑惑的,她和他不算熟,也不算陌生,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竟然成了hz的陆总,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他往她肚子望了眼,望向她时唇角似是勾了勾,声音很平淡,“生了?”

    林小由没听明白,疑惑望向秦嫣,“什么生了?”

    秦嫣脸上却满是尴尬,不难听出他话中的讽刺。

    “秦小姐?”陆仲谦看她没答话,叫了她一声,“恭喜当妈了。”

    还不忘抬头往她身侧看了眼,“孩子爸呢?”

    秦嫣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脑子又呈现出短路状态。

    自从她开始对陆仲谦感到心虚和尴尬时,脑子总不太好使,这种状况却不是与生俱来的。

    以前她遇到陆仲谦时,在他面前从不会像现在这副小媳妇模样任由他揶揄调侃,甚至是讽刺,她和他从来都是针锋相对暗相较劲的,还特别的理直气壮和没脸没皮,至于没脸没皮到什么程度,她曾脸不红气不喘地勾引挑逗他,然后勾引着勾引着就勾出火来了,她每次都单纯想着脱身而已,从没想过这个看着特别正经的男人有一天会突然反客为主,把她压在墙上给办了。

    自那之后秦嫣终于大彻大悟,再正经的男人面对再让他咬牙切齿的女人,也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的。

    陆仲谦看着她红艳艳的脸,冷哼了声,望向保安,“发生什么事了?”

    保安把刚才的情况和陆仲谦说了下。

    陆仲谦望向她,“你是文物鉴定师?”

    秦嫣身高只到他的胸口,他这么望向她时,便带了些居高临下的味道,再加上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势,秦嫣在他面前就不自觉地有些气弱。

    “对啊。”秦嫣本意是很理直气壮地回他的话的,但是话滚到舌尖上,就带了点讨好的干笑,说完又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地鄙视自己。

    他是最知道她底细的,所以打从他出现后秦嫣便没想着他会放她进去。

    “跟我来吧。”他望他一眼,突然道。

    他这么一说秦嫣就有些发愣,不自觉地望向他。

    陆仲谦却已经转身,“既然是文物鉴定师,就拿出你的专业水平来,别尽花在那些有的没的东西上。”

    他这话秦嫣听着不太受用,她虽然干的是不大见得光的勾当,但和他这披着光明正义的皮相比也不见得就完全没意义,充其量,只是一个在暗,一个在明而已。

    林小由听不懂两人的对话,悄悄捅了捅秦嫣手臂,“你们认识?”

    秦嫣不愿多谈和陆仲谦的关系,答得含糊,“见过几次面。”

    话音不大,却还是被走在前面的陆仲谦听到了,浓眉就拧了拧,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一路带着两人上了楼。

    这次hz想要拍卖的唐青花瓷是一只青花鱼藻纹瓶,陈列在hz的专用展馆里。

    秦嫣进来的目的不是为了鉴定这只青花瓷瓶的真伪,只是看到整个大厅里那只孤零零的青花瓷瓶,不得不暂时打消了别的念头,戴上手套,拿出器具,专心给这只青花瓷盘做鉴定。

    她从十岁开始接触文物相关的东西,对于这些文物鉴定早已是驾轻就熟,又是真心喜欢,人一拿起瓷瓶整个人都仿似沉淀了下来,眼里心里看到的都是手中那只瓷瓶,再加上头头是道的分析,过硬的专业能力当场便征服了所有人,而她又是被杨教授特别推荐过来的,这份征服里面也就多了一丝钦佩,甚至因为她俏丽的容貌,男人看着她的眼神便带了丝别的东西。

    中途休息时,已有不少人借着讨教的名义,纷纷要约秦嫣去吃饭。

    秦嫣有些受不住被人众星拱月般地围着,甚至是招架不住,歉然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去泡杯咖啡”后端起桌上的杯子便落荒而逃,逃去了茶水间,然后,在茶水间门口,她又看到了陆仲谦。

    秦嫣是不知道陆仲谦怎么会在这里的,刚才在大厅里时他明明也在,没想到不过转了个身,竟又在茶水间遇上了,她总觉得像他这样的*oss,总会有个帮忙把茶水咖啡打点好的秘书,所以在茶水间碰到亲力亲为的他时,秦嫣心里是觉得奇怪的。

    陆仲谦看到她时并不意外,他正站在茶水间门口,手里端着杯刚接好的水,高大的身子让整个门口显得有些狭窄。

    他指了指她手里端着的杯子,“秦小姐对我们秘书的服务不满意?”

    秘书会定时给在场的宾客准备水和茶。

    他这么一提醒秦嫣便有些后知后觉,有些赧颜,“我想泡杯咖啡。”

    陆仲谦好心地侧开身子,秦嫣说了声“谢谢”后低头进去,擦肩而过时,陆仲谦突然开口,“秦小姐今天真的只是来做鉴定的?”

    被他抓着的手带出一阵热烫,贴着敏感的肌肤蔓延,熨得秦嫣心脏也麻麻的,肌肤相贴的接触让她不自觉地就想到了那夜,他把她紧紧抵在墙上,吻住她的唇,抓着她两根白嫩的大腿拉开,捏着她的腰,在她体内疯狂进出。

    她甚至记得他小麦色的胸膛上沁着的那层细汗,密密麻麻地贴着分明的肌理,随着他渐渐失控的律动挥洒出情%欲的性感和魅惑。

    那夜的情景如潮水般袭向大脑,秦嫣脸一阵一阵地发烫,似是被烫着般赶紧甩开了他的手,仓惶地转过身,手哆嗦着要去接水。

    略熟悉的清爽气息从身后蔓延而来,一只手从她的右侧伸了过来,握住了她接水的杯子,连带她握着杯子的手。

    他的手掌很大,很轻易地把她的手包覆在手掌心里,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有种干净的力量感。

    秦嫣的心跳在那只手掌覆上她时就有些乱了节奏。

    他另一只手落在她的左肩上,微微一用力,她整个人就被他给掰着转了个身,抵在了身后的流理台上,微凉的大理石穿透薄薄的套裙,刺激着她臀下的肌肤,明明是沁凉的,秦嫣却觉得整个身子都不自觉地燥热起来,口干舌燥。

    他拿过她手里握着的水杯,放到一边,垂眸望向她,“那天那个男人是谁?”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