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泉没给秦嫣太多犹豫的时间,虽对秦嫣这又尴尬又困窘的神色颇有些好奇,但陆仲谦吩咐了下来,也不能不从。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秦小姐,请!”

    秦嫣是不想去,非常地不想去,但是不去却总觉矫情和心虚过度,尤其是她现在还挺着个大肚子之下,转身似乎会让某个男人误会了。

    因而虽心不甘情不愿,秦嫣还是纠着一张脸一点一点地随着沥泉挪到了贵宾室门口。

    严厉也是看不明白她此时的神色,看着明明就不想去,却又一副即将奔赴刑场的从容就义样儿。

    “要不要我陪你进去?”严厉好心提议。

    他和秦嫣认识十几年,从中学到大学到研究生毕业,又师出同门,自诩最了解她的莫过于他,可看着现在的她,又好像不够了解她。

    “好啊好啊。”秦嫣连连点头,求之不得。

    沥泉给他们开了门。

    秦嫣小心往贵宾室望去,陆仲谦正背对着门口站在窗前,就是那么随意地一站,修长的身子已将窗口的光挡去大半,迫人的气势让整个贵宾室瞬间显得逼仄起来。

    “老大。”沥泉敲了敲门,提醒他人到了。

    “老大”两个字落在秦嫣耳中瞬间变得微妙和困惑起来,她不自觉地望向他。

    陆仲谦正好转过身,两道凌厉的视线和她困惑的视线交汇而上,秦嫣架不住他的目光,略显狼狈地移开。

    他的视线先落在她脸上,然后顺着往下,落在了她鼓鼓的肚子上。

    秦嫣的脸突然间就火辣辣地烧了起来,那两道视线炽热得似是带了火,让她不自觉地便想到了他将她压抵在墙上那瞬间,火热得似是要将她燃烧。

    抚在肚皮上的手因那一夜的记忆也多了那么股不自在的尴尬,手想收回,却又像被他的视线钉在了上面,动弹不得。

    陆仲谦的视线只在她的肚皮上停留了几秒,他望向了严厉,很礼貌地征询他的意见,“请问可以让我和秦小姐单独谈谈吗?”

    他的客气有礼让严厉突然就不懂该怎么拒绝了,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绅士的请求,还是完全不算过分的请求,通常情况下都不好意思拒绝。

    严厉点头答应了下来,拍了拍秦嫣的肩,“我在外面等你。”

    就要走出去,转身时却又被秦嫣扯住了衣角。

    严厉疑惑地望向她,她今天的胆子为免小得可疑。

    秦嫣也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草木皆兵了,尴尬地吐吐舌,松开了手。

    严厉和沥泉走了出去,沥泉还不忘体贴地关上了门。

    门刚一关上,整个贵宾室的空气便变得稀薄起来。

    陆仲谦绕过茶几,在沙发上坐下,朝她伸了伸手,“坐吧。”

    秦嫣挺着大肚子慢慢挪到了沙发边,在侧沙发上坐下。

    她和陆仲谦不算熟,但也不算陌生,以前在他面前她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气弱过,不知道现在的心情算不算做贼心虚,或者是挺着这么个大肚子被他撞见,有点丢人。

    她嫌丢人的地方却是陆仲谦极为感兴趣的地方。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大肚子上,“怀孕了?”

    问话间,他已望向她的脸。

    秦嫣抚着肚子的手还是僵硬,面色也有些尴尬,骑虎难下的感觉,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嗯……”

    “几个月了?”他问。

    “六……”秦嫣低头看了看肚子,估摸了下,“七个月了。”

    话刚完便发现他神色变得古怪起来,甚至是若有所思地往她鼓起的大肚子望了过来,他这若有所思的一眼很快叫她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七个月这个时间点有种巧合的暧昧。

    “不是你的孩子。”

    澄清的话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看他的唇角勾起些揶揄的淡哂,秦嫣颇为尴尬地扯了扯唇角,很认真地强调,“您别误会,真不是你的孩子。”

    “真不是?”陆仲谦望她一眼,弯腰倒茶,徐徐的语调就带了丝咄咄逼人的味道。

    秦嫣重重地点头,“真不是。”

    “那谁的?”

    秦嫣嘴张了张,一时间没想好怎么回答,事实的真相总是有种残酷的难堪,在外人看来她大概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人有问题,但是在陆仲谦那儿,却绝壁是她秦嫣有问题。

    “嗯?”他的视线从茶几上的两杯清茶慢悠悠地落在她的脸蛋上,静待她的答案。

    “……”秦嫣犹豫地往他望了眼,视线从他的肩膀穿过,落在玻璃门外焦急等待她的严厉身上,手指向他,“他的。”

    陆仲谦侧头往门外的严厉看了眼,拧了拧眉,没有说话。

    秦嫣小心往他望了望,看他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也就先开了口,“陆先生,您今天找我有事吗?”

    “没事。”陆仲谦淡应,将其中一杯茶推到她面前,以着慢悠悠的语气开口,“想来秦小姐挺着这么大个肚子也很难有那么利落的身手,是吧?”

    秦嫣尴尬地笑着,端起茶,“陆先生想说什么?”

    “没什么。”陆仲谦站起身,“你先生大概等急了,秦小姐慢用。”

    人已走了出去。

    秦嫣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重重地吐了口气,有种虚脱般的感觉。

    “怎么了?他找你有什么事?”严厉看她神色,皱眉问道。

    秦嫣呼了口气,收起刚才的气弱,面色淡淡地站起身,“没事。”

    到现在她还闹不明白他找她什么事。

    “先回去吧。”

    说话间,秦嫣已率先走了出去,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在拥挤的大厅她都成为目标了,更何况这里。

    两人没再继续留下看展览,一路开车回了“品鉴”。

    “品鉴”是一家专门从事文物珠宝鉴定的研究所,从创办至今已有几十年历史,一直是政府重点扶持的文物研究所,久负盛名,现任所长是她大学导师兼知名文物鉴赏专家杨知明教授。

    秦嫣和严厉刚进门,人刚进门,正坐在电脑前的林小由马上放下鼠标压着桌子凑了上来,“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怎么样,有收获吗?”

    林小由是所里的档案管理员兼所长助理。

    严厉摊摊手,朝一路上神色不豫的秦嫣望了眼。

    小由往秦嫣望去,“秦姐,怎么样,有收获吗?”

    秦嫣眼一瞪,两手捏着她婴儿肥的脸颊就往外扯,“都说要叫秦嫣秦嫣,或者小嫣,嫣嫣,不许叫秦姐。”

    秦姐秦姐的怎么听都像步入阿姨行列的,她只比林小由大了一岁不到。

    林小由吐吐舌,默默认错完,然后看着秦嫣手往身后一探,利落地从身后滑入衣服内,没一会儿,扯出一个精心填塞过的枕头,往严厉手里一塞,“诺,你儿子。”

    严厉和林小由的脸色顿时变得很精彩。

    所里负责文物鉴定监测的莫非手里拿着份报告从监测室走了过来,看到严厉手中抱着的枕头,看了他一眼,“严厉,上班你带个枕头来干嘛?”

    严厉朝身着孕妇装的秦嫣指了指,莫非往秦嫣平坦的肚皮望了眼,“怀孕了……”

    话没完就被秦嫣抓起严厉手中的枕头往头上砸了一记,“你才怀孕。”

    莫非随手将枕头扔开,扬了扬手中的数据报表,声音有些低,“结果出来了。”

    秦嫣收起刚才的嬉笑,往检测室望了眼,“这边。”率先走了进去。

    莫非将门关上,捏着手中的报告竖着呈向三人,“鉴定数据显示,盘龙饕餮白玉尊是假的。”

    秦嫣双手交叉环胸,侧头望向莫非,“确定?”

    莫非点点头,扬了扬手中的检测数据。

    秦嫣伸手拿过,看了眼,然后交还给他,忍不住望向模架,那尊前几日偷过来的盘龙饕餮白玉尊还放在模架上,小巧别致,在灯光之下泛着一层淡淡的莹润光泽,安静诱人。

    追查了这么多年,还以为终于要功德圆满了,却没想到冒险一场,到头来却是白忙一场。

    秦嫣扭头望向林小由,“小由,你再查一下,看真的白玉尊现在是否还在hz。”

    望向严厉,“找个机会我们再去hz看看,最好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

    hz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竟也只是个幌子?

    这枚白玉尊秦嫣当时是亲自鉴定过的,从初步鉴定结果看来并没有任何问题,却没想到用仪器检测分析过后却证明是假的,这高仿的技术果然又精进了。

    ————

    秦嫣寻找的光明正大的理由在两天后意外到来。

    她正在电脑前查阅最近的文物资料文献,业务部的高健拿了一沓资料走了过来,放她桌上,“hz从欧洲淘了只唐青花瓷瓶,打算拍卖,请扬教授去鉴定和做一个公证。教授现人在罗布泊,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他指定让你去。”

    秦嫣往桌上那沓资料看了眼,眯着眼睛,不确定地问了声,“hz?”

    高健指了指材料封面上的hz,“就是hz了,教授叮嘱了,好好干,别把他招牌给砸了。”

    秦嫣笑得眉眼弯弯,伸手一把将资料揽了过来,“你让他老人家放心好了,一定不辱使命。”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无心插柳,人要运气来了上帝都站在他一边。

    秦嫣没敢疏忽,虽然在鉴定方面的经验已相当足,还是花了几天认真研究相关资料。

    hz的唐青花瓷鉴定定在了下周一,其实像hz这样的国际大型公司都有一支自己的文物鉴定专家队伍,只是毕竟是自己钱养自己人,这支队伍的作用也仅限于对从别处入库的文物的鉴定,出售拍卖的文物还是要请权威的鉴定机构鉴定才能让客户信服。

    品鉴经过多年经营,在业内一直颇受好评,其权威性也算是数一数二,只是像hz这样的大型公司多半是冲着杨教授去的,像秦嫣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过去,光形象阅历上便容易让人产生不信任感。

    因此秦嫣刚到hz,不出意外地被保安拦在了大门外,让先出示证件。

    秦嫣弯腰去翻找工作证,把包包里里外外翻了个遍竟没找着工作证的影子。

    她出门前是特意检查过工作证带了没有的,理应不会丢才是,这会儿竟没了影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门前检查时又不小心把它给翻出来落在办公桌上了。

    品鉴距离hz最起码都得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还得是避开上下班高峰期的时间,这会儿距离约定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即使工作证落在办公室让人送过来也是一个小时后。

    秦嫣心里着急,放低了姿态让保安通融通融先让她进去,没想到保安却是百分百的尽职,没有工作证一切免谈。

    随行的林小由看着也着急,她晃着自己的工作证,“诺,这是我的工作证,我们一起来的,我能证明她真是我们所里派过来的。”

    保安接过林小由的工作证,看了眼,还给你,“你可以进去,她不行,没有工作证或出入证一切免谈。”

    秦嫣急得几乎跺脚,“大哥,你行行好行不行?我真的是你们老板请来的文物鉴定师,我手上这些器材就是和一会儿的鉴定有关的。”

    边说着边让小由掀开了包包给他查看。

    保安只是扫了眼,面色不变,“没有工作证或出入证一切免谈。”

    “诶你怎么……”

    秦嫣话还没说完,便见保安已立正站好,冲秦嫣背后恭恭敬敬叫了声,“陆总。”

    秦嫣闻声回头,先看到了缓缓驶进去的银灰色卡宴,那熟悉的颜色让她心里就忍不住先“咯噔”了一声,然后,她就看到了陆仲谦。

    陆仲谦正坐在驾驶座上,她望过去时他也正好望过来,视线相触的一刹那,他静冷无波的黑眸顿时有了一丝波澜,视线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沿着秦嫣的脸颊往她的肚子移去,顿住。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