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hz集团主办的国际工艺精品秋拍预展最近在收藏界火了一把,火起来的原因倒不完全是此次拍卖会的艺术品是如何的珍奇,而是此次拍卖会的压轴双宝之一昨晚在展览厅内不翼而飞了。

    早上展厅安保科科长沥泉检查时才发现文物失踪,当下电话向陆仲谦报告了情况,陆仲谦千叮咛万嘱咐要先把消息暂压下,却没想到他前脚刚挂了电话,消息后脚便无声无息地泄漏了出去,登时引起外界一片哗然,记者更是闻讯纷纷前往hz在c市的总部及国际展厅堵人。

    而作为这次秋拍审委会的总负责人,陆仲谦自然是免不了成为媒体争相追逐的焦点。

    接到沥泉电话时陆仲谦人还在香港国际机场,正准备登机,回到这边展厅时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

    银灰色的卡宴刚在展厅门口缓缓停下,围拢在展厅门外的记者已举着话筒背着摄像机纷纷前来,将整个车门堵得水泄不通。

    陆仲谦一副黑色的墨镜将一张俊脸遮住泰半,微抿成一道直线的两片薄唇将下颔线条修饰得越发地凌厉,一双锐眸掩藏在墨色镜片下,再搭配熨帖合体的黑色西装,高大的身子便无端生出一股冷冽凌厉的气质来。

    出门在外他向来都有戴墨镜的习惯,倒不是为了耍酷,纯粹是职业习惯,能不露脸便不要轻易露出来。

    他刚推开车门,记者们已举着话筒争相提问,问题无非围绕着刚失踪的文物而来。

    昨晚失窃的文物是唐初时的盘龙饕餮白玉尊,曾是唐明皇赐予贵妃的心爱之物,据说注入葡萄酒时月光下能看到蟠龙在酒中游的奇观。虽然传言未必可信,但因它本身的艺术价值,却是收藏家们竞相收藏的珍奇,更遑论它与传说中的玉玺之间息息相关的联系。

    盘龙饕餮白玉尊自十九世纪被文物贩子辗转窃走后曾一度销声匿迹,就在众人以为已经遗失时,hz集团却突然放出拍卖它的消息,就在收藏界众人为之惊叹之时,没想到两天没到却又不翼而飞了。

    “抱歉。”推开车门,陆仲谦抬起一只手,阻止记者拍照,人也大跨步地往展厅内监控室而去,脚步丝毫没有因为记者的阻止而有丝毫的停滞。

    记者抱着摄像机跟上,到门口便被保安拦了下来。

    沥泉早已在门口焦急地来回走着,看到陆仲谦时双眼都放了光,迎上前来。

    “老大,你总算回来了。”

    “老爷子那边什么情况?”陆仲谦脚步未停地往监控室走去,边问道,声音低沉从容,不急不缓。

    “一大早就过来了,现在办公室那边,刚发了一通火。”沥泉跟在他身后应道,“大小姐也跟着过来了。”

    人刚说着程筱蔓,程筱蔓人已出现在回廊尽头,先看到了陆仲谦,冲他招了招手,“仲谦,你总算回来了。”

    说话间人也快步到了他面前,手很快地拉过他的手臂,拉着他往监控室快步走,“这种时候你怎么又跑香港去了,爷爷刚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这次丢的东西价值可不小。”

    程筱蔓是hz董事长程傲天的孙女,小时候抱养过来的,人长得乖巧甜美,性子又讨喜,很受程家上下宠爱。

    陆仲谦不动声色地将手臂从她手中抽出,回头朝沥泉吩咐,“把这两天的录像带调出来给我。”

    “已经都调出来了。”沥泉应着,走过去开了监控室的门。

    监控室面积不小,十几台超大屏幕显示器与展厅各个角落的监控相连,将整个展厅收纳眼中。

    沥泉开了这两天的监控录像。

    秋拍预展是全天候八小时的参展时间,要全部看完的话确实需要费不少时间。

    “这两天的监控全部都在这里了,我们的人在监控室里盯了一天,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戴着耳塞坐在屏幕电脑前,沥泉双手一边灵巧地在键盘前飞快操作,一边向陆仲谦汇报,手不时指着屏幕上的镜头解释。

    陆仲谦站在沥泉身后,双手环胸,微侧着头,墨镜下的锐眸紧盯着大屏幕,面色淡淡,时不时让沥泉暂停,再放大画面。

    “昨晚没有任何的异常吗?”陆仲谦问,眼睛却是紧盯着大屏幕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沥泉摇头,手灵巧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将屏幕镜头切到昨晚的监控,“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异常。”

    整个屏幕上除了从走廊里窜进来的微弱灯光,屏幕上一片死静。

    陆仲谦看了眼,便让他将画面切回了白天的监控。

    借着他切换画面的空隙,陆仲谦侧头往左侧的大屏幕望了眼,视线在触及画面中孕妇打扮的人时,墨镜下的黑眸一眯,原本随意交叉着环在胸前的一只手倏地放下,指尖落在键盘空格键上,干脆利落地摁下了暂停。

    这边的大屏幕播放的是展厅现在的展况。昨晚虽发生文物失窃时间,但今天的拍卖品预展依然正常开放。

    陆仲谦的举动让沥泉和程筱蔓双双不见,都忍不住凑了上前来。

    “老大,发现情况了?”沥泉凑到屏幕前,声音不自觉地带了一丝兴奋,往屏幕望了眼,声音里的雀跃又垮了下来,“不就一个孕妇吗?”

    只是个长得可人的孕妇而已,扎了根高高的马尾,眉眼间带着股娇俏脱俗的气质,个头不大,尤其是她身侧站着那么个高大的男人,更衬得她身形娇小。

    程筱蔓也凑近往大屏幕看了看,除了被定格住的孕妇和站在她身边的高大男人,她也瞧不出和昨晚的失窃案有什么关系。

    陆仲谦没有理会沥泉和程筱蔓的疑惑,只是微微倾下身子,一只手撑着桌面,另一只手摘下墨镜,扣在胸前,而后极快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手掌往屏幕上一点,五指张开,将画面中藏在人群中的孕妇一点点地放大。

    程筱蔓和沥泉奇怪地互望了眼,又往屏幕上望了望,再望向陆仲谦,除了看到他那双锐眸一点点地眯起来外,那张俊脸也没发现有丝毫不同。

    “仲谦,怎么了?”程筱蔓忍不住开了口,往镜头中抚着胀鼓鼓的大肚子,不时回头冲身侧的男子笑的年轻孕妇望了望,还是没瞧出异样来,“她是你熟人?”

    但看陆仲谦神色也不像。

    陆仲谦没有应,抬起手,点下空格键,指着画面中的孕妇,“盯紧她!”

    留下话,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人已走了出去。

    ————

    典雅复古的复式展厅里,前来看展的人群络绎不绝,有钱拍的过来相中了再说,没钱买的也过过干瘾。

    秦嫣一只手托着圆鼓鼓的肚子,一只手扶着后腰,挺着个大肚子在人群中穿梭,颇有孕妇的模样儿,展厅里的众人看到她的大肚子也是纷纷让了道。

    严厉站在她身侧,看着纷纷给她让道的众人,再低头看了眼她挺着的大肚子,手绕过她的肩,在上面轻拍了拍,借着俯身的机会在她耳边道,“还挺有模有样的哈。”

    一个浅浅的笑花在她唇角漾开,秦嫣扭过头,轻摸着肚皮,“没点看家本事我在这行怎么混。”

    还不忘挑挑眉,眼睛却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展厅里的艺术拍卖品。

    严厉对她的眼神太熟悉,落在她肩上的手又是轻轻一拍,“秦嫣,只许看,别乱动。”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秦嫣低声应道,抚着肚子,就要往前走时,有人挡住了去路。

    秦嫣抬起头,是展览厅的工作人员,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脖间挂着蓝色工作牌。

    看到对方这打扮,秦嫣心底便不自觉地戒慎起来,不动声色地盯着对方,一双清澈的大眼眸甚至带着困惑的迷离色彩。

    沥泉被她这么一看心里便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但想到刚才自家老大刚走出去又退回来让她把这位小姐请到贵宾室的吩咐,不得不硬着头皮轻咳了声,冷静开口,“小……女士你好,有位客人想见见你,能否请您去贵宾室一趟。”

    本想称“小姐”,但看到她挺着的大肚子及站在她身侧的严厉,沥泉硬生生改了口。

    秦嫣不着痕迹地抬眸往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监控器望了眼,被盯上了?

    陆仲谦正盯着监控屏幕,秦嫣这一眼望过来时他也正望着她,那眼里的戒慎一丝不漏地落在了眼中。

    他站直身,左手抬起,贴住挂在左耳的微型耳麦,朝沥泉吩咐,“说陆仲谦找她。”

    沥泉将陆仲谦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秦嫣,秦嫣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硬了。

章节目录

岁岁有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枫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枫语并收藏岁岁有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