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临等人在明和宗住了下来。

    在知道这一行人进入明和宗后, 整个明和宗的修真者从最初“这一批智障竟然过来送死简直神烦知不知道会跟我们一起死血染整个宗门傻不傻”的说法中,转瞬间就变成了“天啊竟然有神灵有半神而且还是后期巅峰的半神听说年龄很小只有十几岁难怪能够来到这里他们真的好强大好想跪舔”的状态。

    目前为止, 整个明和宗还显得非常宁静,这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最后的宁静。

    这几天中, 明和宗来了许多修真者。

    有些人悄无声息地,没有经过护宗大阵,直接便进入了明和宗。这一类人,是神灵。

    其中有些是花临曾经多多少少有些交情的好友,也有些是后期成神,对曾经的花神有些好奇的新晋神灵。

    曾经的神灵还好,新晋神灵见到花临, 见是被他好看的外貌给惊了一下, 不过与花临多说几句话,立刻就发现了这个漂亮外貌下的熊孩子本质,特别是现在还处于有病状态,恨不能世界毁灭你死我死大家一起死的负面状态。

    新晋神灵们特别无语。

    在这些神灵中, 有些神灵愿意帮助花临, 还有些神灵则是不想参合进来。

    毕竟,花神宫那一方是有七位神灵,并且,花神与凌渊为死仇,这种情况下,基本可以想象这一场战斗会有多么的艰难。

    神灵并非不灭的。

    除了这些神灵外,还有一些闻讯赶来的草木之灵。

    来到明和宗的修真者, 以及草木之灵们变得越来越多。

    如果说,在来到明和宗之前,这些草木之灵还怀疑花临的身份的话,来到这里,他们便没了丝毫的怀疑。

    因为,单纯仅仅是与花临同处于一片场景中,尤其是已经成为真神的花临身畔,他们便能够感觉到自身灵魂被滋养,修为在以着极快的速度在增长,悟性也提高了太多太多。

    对草木之灵而言,单纯只是能够待在花神的身边,他们受到的益处便非常的多。

    一转眼后,又是三天过去了。

    这一日,天空阴沉沉地,仿佛一场暴风雨即将袭来。

    花临以为,他们将要面对的是花神宫七位神灵,以及凌渊前身。

    最先来的是花神宫七位神灵,他们并没有与花临进行谈判的想法,而是直接朝着明和宗发出了毁天灭地的攻击。

    七位神灵联合出手,护宗大阵仿如虚设,瞬间被毁。

    地面在塌陷,楼阁在崩塌,明和宗弟子们苍白着一张脸进行躲避,并且在逃避的途中,哪怕距离很远,也朝着花神宫,又或者百花宗的修真者们发出攻击。

    花临直接放下一重重界域,其他修真者也放下了各自的界域。

    花神宫七位修真者的目标简单明确,只有一个人,花临。

    花临这一方,这段时间走走回回,最终留在他身边的神灵数量比想象中的多,算上流云,高达十二位。

    十二位神灵彼此施展手段,花临的界域配合下,直接压制住了花神宫七位神灵。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神灵参与了这一场战斗。

    并且,那些神灵并不是花临这一方的,而是花神宫的人。

    战斗越来越激烈,整个地面仿佛被一片献血所染红。

    花临最初说,他并不会救下明和宗的人。

    不过,怎么可能不救?如果他们都死,他来这里的意义又在哪里?

    花临咬破自己食指,一滴滴鲜血从他指尖流出,瞬间笼罩住了这一片区域。

    顿时间,这一片区域明和宗的修真者,以及草木之灵等等花临这边的人,每人身边均围绕着两三朵用灵气凝结出的暗红色花朵,这种花朵拥有着极强的爆裂气息。

    这并不是单纯的防御护罩,而是,以攻破攻的防护罩,也就是,敌对有修真者朝他们发动攻击,围绕着他们的血色丝线就会立刻冲上去,吞噬掉攻击,之后再转而攻击向修真者。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部分修真者直接被这些小花纠缠住,转瞬间就跪了。

    无论是花临,又或者是流云,两人的单体实力是非常强的。

    所以在对面来了越来越多的神灵,整体数量高达十八位,足足比花临这一方多出了五位的情况下,双方还能持平。

    忽然,这一片区域中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个光幕。

    看到这些光幕,众人立刻将目光转移了过去,哪怕是战斗中的修真者,也朝着光幕看去。

    花临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他看到那些光幕中的人,整个人的感觉都有些不好。

    那是一种很糟糕的预感。

    每一个光幕中,都有熟悉的人。

    曾经的小伙伴,姚剑承,扁扁,还有东景府的一些长老,都是很熟悉的人……

    花临还身穿一身白衣,极为漂亮的女子,那是他的母亲,蓝如月。

    那之后,光幕中的人遭遇到了袭杀。

    修真界有暗杀组织,一般只要出得起足够的物资,他们甚至可以暗杀神灵,当然,像流云这种实力的神灵,这一类的委托他们基本是不会接收的。可是与那些人相比,像姚剑承,又或者东景府长老这些人……

    真的很容易被干掉。

    光幕中的人在战斗。

    在诸多光幕中,绝大多数的光幕……

    就好像蓝如月所在的光幕,暗杀者并没有暗杀成功,反而直接被蓝如月给凶残地弄死了。

    光幕中最后一幕是,蓝如月那双漂亮的眸子朝着录影的器具仪瞥了眼,之后整个光幕瞬间破碎。

    除了蓝如月外,姚剑承那一方面的情况也是,他比较厉害,直接丢出了许许多多的灵符,简单粗暴地干掉了暗杀者。

    整体来说,像姚剑承这样半大不小的少年们的情况都挺好,问题是东景府长老团的人。

    他们的情况很糟糕。

    该怎么说呢。

    基本可以说,这些人是从小看着花临长大的,花临对他们是有感情的。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生命被一一收割。

    花临双瞳有些发红。

    对,因为寒烟的事,他最近确实有些不正常,想着你死我死大家一起死,但是这其中……

    从来就不包括他所挚爱的人。

    花临出手越显狠辣了。

    此时,又有一位修真者加入了战斗,凌渊。

    花临感觉,他跟这个人就是有仇,无论是在数万年前,又或者是在真灵大陆时,以及现在。

    花临想,凌渊进入真灵大陆的半身明明是个非常好的人,没毛病,然而面前这个人,简直就是三千域聚集起的满满恶意。

    为了能够更上一步,基本可以说是丧心病狂了。

    问题是,无论是曾经,又或者是现在,花临和现在的凌渊基本实力相当,又或者……

    比他弱。

    现在的情况就是,花临的实力比他稍微弱一些。

    还有一点,在战斗中,花临是要庇护明和宗弟子的,与之对比,凌渊就显得没有任何的负担。

    与凌渊进行战斗,花临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另一方面,对凌渊而言,他非常洒脱。

    凌渊每一个攻击都会造成庞大的杀伤力,许多人都会遭受到波及,这其中有明和宗的人,更是有花神宫,又或者是隶属于凌渊这一系的修真者。

    凌渊无所顾忌。

    与凌渊相比,花临本身实力就不及他,与此同时,每次发出攻击时还要注意到不伤害自己人,同时还要为抵挡住他波及到同门时的攻击。

    两人短短交锋了小片刻的时间,花临便感觉步步艰难。

    更糟糕的是,花临注意到黄欢欢等人的情况非常糟糕。

    花神宫一位修真者把目标对准到了黄欢欢等小朋友身上,打算朝着那些孩子们发出致命的攻击。

    在黄欢欢的带领下,小朋友们反应很快,他们整体实力非常弱小,但是他们手中握有花临给他们的各种灵符,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是面多过强的敌人,基本上报名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而,问题就在于,花神宫有人不按照常规出牌,作为虚神,而且是半步踏入真神门槛的虚神,直接朝着那群小朋友们发出了攻击。

    花临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他运转灵诀,一层层防护类领域以极快的速度降下,将黄欢欢等人包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凌渊趁着花临的心神放到黄欢欢等人身上之际,朝着他发出了致命的攻击。

    这一片区域,出现了一只只小巧却数量庞大破坏力惊人的老鼠。

    它们在摄魂鼠的带动下,悍不畏死集体朝着花神宫又或者百花宗的修真者扑过去。

    一团团仿佛能够灼烧天地万物的火焰在这一片战场中熊熊燃烧。

    先不说巅峰战斗力,若说最基础的战斗力的话,初时花神宫的人是更强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过转瞬间,花临这一方的战斗力便在越来越多的神灵,又或者是草木之灵等等的加入下变得更强了。

    然而,并没有用。

    因为他们的最巅峰战斗力是远远弱于凌渊等人的。

    眼看着凌渊牵动的一团死亡之焰,三千域中号称能够灼烧天地万物的死亡之焰即将贯穿花临的身体时,所有人双瞳瞠大看着这一幕。

    曾经一些花临的好友,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还有一些人,如黄欢欢等小朋友眼眶中发红,他们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哭。

    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

    能怎样呢?

    迟早有一天,花临会和花神宫的人对上。

    迟早有一天,花临会和凌渊对上。

    迟早有一天,花临的灵魂体会越来越弱,然后消散于天地间。

    但是,无论怎么样,他也不应该是以这种方式从众人眼前消失的。

    那些与花临相熟的,甚至是一些看着花临长大的人,看着这一幕场景,眼中充满了疼痛与不忍。

    黄欢欢紧咬下唇,尖锐的牙齿咬破了她的唇瓣,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黄欢欢并不感觉疼,她甚至不知道她咬破了自己的唇瓣。

    她知道的是,如果,如果花临不在了,花殿主怎么办?花夫人怎么办?

    他们这些小伙伴要怎么办?

    以及,寒烟要怎么办?

    几乎可以说,在真灵大陆遭受到危难过后,寒烟只剩下花临一个人了。

    黄欢欢目光一转,下意识看向了寒烟。

    寒烟不喜欢流泪,哪怕是最伤心的时候,也很少流泪。

    他被天道所钟爱。

    按照正常的路线发展,哪怕他拒绝化道,也能够开开心心地成长到神灵,并且,因为出身原因,天道仍旧会眷顾他。

    寒烟双瞳有些茫然地朝着花临的方向看去,他并没有发现,两行泪水从他的瞳孔中流出。

    如果可以选择,他并不想化道。

    他不怕死,但是,他不想成为没有感情,只有意志的规则。

    他想和花临永远在一起。

    但是,无论怎样,牺牲他一个人,让自己所在意的人活得好好的……

    那也是,值得的。

    一道意志直接穿透寒烟的意识海。

    那是天道在询问,你确定将要化道?

    寒烟轻声“嗯”了一声。

    那道意志对寒烟说,天道无处不再,为了能够更好地融道,你可以选择闭上眼睛去感受道则。

    寒烟摇头。

    对现在的寒烟来说,他想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花临,直到最后一刻。

    忽然,一道极强的威压以寒烟为中心弥漫。

    三千域天道最强,天道无法干涉凡世间所有的事,但是它可以推动。

    寒烟想要干涉三千域修真者的事时,只能利用极为短暂的小片刻时间,那是他成功即将化道,拥有强大的实力,却没有成功化道的那一刻。

    只有这个时候,他的实力足够强,与此同时,也能够干涉三千域种种。

    从开始到结束,也仅仅是一刹那的时间。

    在寒烟那一股强大的威压弥漫下,整个天地时间被瞬间锁住,或者说,锁住的并不是时间,而是这一片天地。

    他们可以通过神识感觉到周遭一切,修真者发出的攻击被冻结住,他们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现在,他们有知觉,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片天地中,唯一能够行动的人只有一个人。

    寒烟。

    他们虽说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然而他们却是能够通过神识,感觉到相关寒烟的一起的。

    寒烟一直都在看着花临,他在哭。

    他们感觉有些茫然,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如玉一般漂亮清澈的少年到底做了什么?

    为什么他成为了这片天地中唯一的色彩?

    为什么,仿佛这一片天地都在向他沉浮?

    为什么,那个少年看起来那般强大,他却在哭泣?

    他因什么而流泪?

    他们看着那个漂亮的少年迈开步子,一步步地走向了花临。

    现在这个时候,花临从表面上看起来,大约十五六的模样,寒烟看起来也就是十一二的模样。

    虽说二人表面上的年龄差距看起来有些大,不过,无论是花临,又或者是寒烟,两个人都是极好看的。

    两个人面对面站在一起,这就好像天地间最好看的一幅画面。

    寒烟的手指轻轻抚上花临的面颊,摩擦了两下。

    他的动作极为轻柔,在场任何人,哪怕是不懂情爱的人,也能够从寒烟的动作中感觉得出他对花临满满的喜欢与珍惜。

    他靠近花临,在花临的唇瓣上轻轻点了一下。

    寒烟并没有什么自觉,然而众人却感觉到了。

    寒烟泪水留的更多了,与此同时,花临也无声地留下了眼泪。

    从花临的眼神中,众人能够感觉得出,他是想对寒烟说些什么的,但是,现在的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用眼睛看寒烟。

    寒烟双唇微微开启,他以着好听的声音说道:“不要伤心,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一直伴随在你的身边。”

    寒烟:“我喜欢你。”

    在寒烟说出这最后的四个字后,众人看到寒烟的身体缓缓虚化,化成了一点点的光点,融入到了天地间。

    众人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直到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寒烟做了什么。

    传言,有些人天生体质特异,为道之子,可以化道。

    所以说,那个少年,是选择了化道?

    所谓天道,很强大。

    可是,再强大又有什么用?

    没有办法干涉修真者,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陪伴在喜欢的人的身边,只能够一个人孤独寂寞地维持着天地规则……

    真可怜。

    让一个曾经拥有过感情的人化身为道,与天地共存亡,永久独自一人。

    只是想一想,就感觉可怕。

    以这种方式得到永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寒烟成功化道后,整个天地忽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时空漩涡。

    众人能够感觉到一道意志在时空海洋中穿梭,之后,一个个的人被那一缕意志从时空漩涡中带了出来。

    第一个被带出来的,是一位境界极低的中年男子,之后是一位中年女子……

    男子是东景府第一殿主,寒殿主,寒烟的生父。

    女子为寒夫人,寒烟的生母。

    他们被那一缕天地意志从时光漩涡中带出,他们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的仅仅是茫然。

    那一道意志从时空漩涡中带出了许多许多的人……

    其中绝大多数人的修为境界都很弱。

    那道意志,最终带出来的是,是一个半破碎的魂魄。

    在那道意志的干预下,这一半魂魄与花临融合,天地灵气以着疯狂的速度朝着花临靠拢而来,为他塑身。

    三千域传闻,神灵无法重生。

    这句话并没有毛病,因为神灵重生,无论如何,重生的肉体都是无法承载神灵强大的魂魄的。

    当一位神灵将魂魄一分为二选择重生后,确实能够短暂的复活,然而,不完整的灵魂会慢慢地湮灭在时空的海洋中。

    但是,现如今,身为神灵的花临在道的意志的干涉下,可以说,现在的他才属于真正的获取了永生。

    神灵无法重生的神话,这一刻才被真正地打破。

    然而,与此同时,基本可以说花临重生的代价,是寒烟永远的消失。

    那一道意志,最终做的事情是,将凌渊剩余一半的魂魄直接丢入了时间海洋之中。

    这之后,花临肉身的重塑彻底完成。

    被锁住的三千域缓缓被解锁,众人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在场众人在恢复对自身的掌控权后,齐刷刷将目光转移到了花临身上。

    花临双眼通红,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天,一只手伸出,但是却什么都捕捉不到。

    他双唇微微开启,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可其他人却听到了。

    他说,烟烟,你在哪里?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花临满溢而出的悲伤。

    花临是伤心的。

    整个场地在短暂的沉寂后,又陷入了战斗之中。

    寒烟化为天道,永远地消失了,但是,他又无处不在。

    天道气运,也是运势的一种。

    在寒烟化为天道后,无论是花临,又或者是流云神灵,以及所有草木之灵等等……

    均被赋予了强大了的气运。

    气运加深,被天道所眷顾,他们的运势会非常强大。

    另一端,如花神宫的神灵们则是遭受到了天道的排斥,这种情况下,他们整体实力大打折扣。

    更让花神宫神灵们感觉不好的是,他们能够成神,很大一部分靠的是三千域诸多人的信仰之力,如今,那些信仰之力在以着极快的速度消失。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许久的时间。

    直到一天一夜后,花临从茫然的状态中回过神,参与了这一场战斗,这一场大战才彻底结束。

    这一回,基本可以说继上一次的花神之战后,是整个三千域死亡修真者最多的一次。

    战斗结束后,花临双瞳扫了所有人一眼,便从众人眼前消失了。

    花临最后一眼,让诸多人感觉心底发凉,看起来冰冷而无情。

    在所有人记忆中的花临,虽然熊,却笑起来甜甜,整个人洋溢着欢愉气氛的少年。但是在这一刻,花临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没有感情的兵器。

    黄欢欢看了看花临消失的地方,又想到了寒烟的消失。

    她直接坐倒在地上,将脸埋入双手之中,无声地哭泣。

    黄欢欢有些不懂,明明大家一直在一起,玩得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这个地方变成了一片血海,死了很多的人,其中,包括寒烟。

    花临还在,他可以永远的存活于三千域。

    但是,黄欢欢总感觉,他的心是死的。

    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三千域重归于平静。

    花临仰头看天,都说天道无处不在,但是他总想着……

    如果他行走的地方多一些,广一些,是否就能够更多地与寒烟有所接触?

    想一想,他完全就是想多。

    不过,他相信随着他走动的地方越来越多,寒烟会始终跟随在他身边的。

    寒烟的人生非常短暂,也仅仅十二年而已。

    十二年的时间,哪怕他是一位修真者,所见所闻所听的事情都非常有限。

    花临希望,他随意四处走走,寒烟能够以着陪伴的方式,与他漫步穿行于每一个地方。

    花临感觉度日如年。

    明明寒烟从他身边离开,也短短不过三个月的时间,然而对他来说,却仿佛过了千万年一般难熬。

    过去他并没有感觉,但是现在,花临总感觉活着就是一种煎熬。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花临做了许多事。

    他悄悄地找到了所有失散于三千域的小伙伴们,他悄悄地将他们送返回了花神宫。

    在那一场战斗之后,霸气侧漏神宗完全接管了花神宫。

    并且入住了花神宫。

    现在花神宫的状态非常好。

    他还找到了他的母亲,他并没有现身。

    花临知道,他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如果正面与蓝如月见面,他肯定会认不出哭出来。

    过去就算了,现在,他却不适合当着所有人的面哭了,毕竟,他是神灵。

    三千域被公认的最强者,花神。

    花临找到蓝如月后,将之悄悄地送去了光明域,花沉逸的身边。

    将所有心中所牵绊的事情完成后,花临又变得无所事事了起来。

    都说,神灵活久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陷入生无可恋状态。

    其实也就是吃饱了撑得自找烦恼状态。

    现如今,花临就处于了生无可恋状态。

    花临有些茫然,为什么要活着,活着做什么?

    可每当想到他的存活,是寒烟牺牲自己所换来的,他就认为他一定要活着,而且还要开心快乐地好好地活着。

    否则,他太对不起寒烟了。

    花临想了想,决定给自己找些事情做。

    花临决定入世,可以体验一下普通修真者的生活,又或者是收个徒弟,培养一代强者。

    最终,花临随便在三千域中找了一个下等域。

    遥水域。

    遥水域在三千域处于最偏僻的地方,与三千域绝大多数域比起来,灵气稀薄。

    像这种穷山僻壤出刁民,花临想,这种地方应该很容易炼心。

    花临进入遥水域后,发现这个地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现如今,遥水域拥有三大宗门。

    花临随意在隶属于青云宗管辖地的主城之一,栾城开了一家茶楼酒肆。

    他每日日常便是进入茶楼,听听众人讲起人生百态。

    花临是好看的,不过为了不引起任何人注意,他简单弄了一些伪装,转瞬间,他便将自己从美少年弄成了普普通通的中年大叔。

    在茶楼中,花临听到了许多面目全非的谣传。

    例如,花神是个妖艳贱货,凭借着一张绝美的脸,勾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神灵。

    传言,三千域七成以上的神灵是爱慕花神的。

    传言,不仅神灵们爱慕花神,便是天道也钟爱花神,听说,天道其实是一位爱慕花神的少年所化。

    …………

    ……

    花临:“……”

    这一日,花临一如既往地在茶楼中听众人瞎说说,然后,他的茶楼就有人来闹事。

    在花临走去查看事情起因时,他才知道,原来是有人看中了茶楼选址,想要让他出让茶楼。

    其实早在数日前,就有人来到过茶楼,说是要购买茶楼。

    花临从不缺晶石,理所当然便拒绝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来这里闹事。

    如果是过去的花临,肯定忍受不了这委屈,但是,现在的花临……

    现在的花临比过去的花临还要爆脾气,他迈开步子,直接就将茶馆中闹事的人狠揍了一顿,丢出了茶馆。

    看到这一幕,茶馆众客人们惊呆了。

    在他们的认知中,这家新开茶馆主人是一位脾气非常孤僻的大叔,每日最日常做的事,便在茶馆角落中喝茶。

    一些客人还找他一起喝过酒,但是他从来不喝酒。

    有客人询问,他为什么不喝酒?

    他们记得,他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他说他怕自己喝多,到时候脑子不清楚,或许会有一瞬间忘记一个想念的人。

    或者说,他太想念那个人了,因为太想念,时时刻刻都处于痛苦的状态。

    他担心他喝酒会上瘾,用酒精麻痹自己,让自己短暂的忘记他。

    如果,连他都忘记他……

    哪怕仅仅是一瞬间,他也会非常伤心的吧?

    众人听到花临这么说,立刻就认为,这个茶楼大叔表面上看起来孤僻冷淡,内心却是纤细敏感的人。

    这样的人,多温软。

    结果众人才这么脑补没多久,这茶楼大叔就当众上演了茶楼揍人并且丢出茶楼的戏码。

    很快的,关于茶楼欺负闹事客人的消息便传遍了栾城。

    另一方面,那些对茶楼感兴趣的修真者们也没有放弃茶楼。

    闹事行不通,他们开始以着其他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例如,找美人迷惑花临。

    然而,当他们精挑细选找了一位美人进入茶楼,并且这位美人尝试着勾引花临时,直接被花临嫌弃丑丑丑。

    美人诱惑不成功,那些修真者又想方设法去茶楼闹事。

    顿时间,整个栾城都在传着相关茶楼的事情。

    套句栾城一些人的说法,他们说,茶楼每天都在上演各种戏码。

    总体来说,他们感觉茶楼主人就是一个谜。

    该怎么说呢,最初他们认为这大叔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大叔。

    但是,这大叔不为任何美色所迷惑。

    坐怀不乱就算了。

    他们认为这大叔仅仅是一个普通人,然而,那些前来闹事的人从普通人,变成了炼灵期修真者,之后又转变为汇灵期,之后是御灵期,最终是半灵境。

    对三千下等域,而且还是遥水域这样的穷乡僻壤之地,半灵境修真者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最为强大的修真者之一了。

    然而,便是实力这般强大的修真者面对花临时,都讨不到丝毫便宜。

    那么,这位中年大叔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

    到了这个时候,栾城众人听到这一则消息时是震惊的。

    之后他们开始各种方式的打探相关中年大叔的各种消息,然后想方设法靠近他。

    他们是这样评价花临的。

    他们说,茶楼主人应该是突破时间有些晚,看起来有些苍老。不过,没关系,他实力强大。

    他们说,茶楼主人长得有些丑。不过,没关系,他实力强大。

    他们说,茶楼主人性格不好。不过,没关系,他实力强大。

    简单些说,栾城众人对花临是十分包容的。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他实力强大。

    在得知,茶楼主人没有伴侣之后,那些栾城并没有婚嫁的女子们立刻动了心。

    顿时间,越来越多的女子们时时刻刻频繁出入于茶楼中。

    一时间,从茶楼开始,流传最广的话题便是,茶楼楼主各方面都挺符合他们心中未来伴侣的形象的,至于他长得有些让人不满意?

    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他强大就好了。

    不过,让这些女子们内心崩溃的是,无论他们想方设法靠近花临,却均被花临所嫌弃了。

    有些女子有些气,或者说特别生气。

    他们说,这家茶楼主人凭借着什么这么高傲?

    要身高没身高,要容貌没容貌,性格差的一笔,就这模样,还敢拒绝她们?

    他以为他能够找到比她们更好的吗?

    他哪里来的自信?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一日,茶楼来了一位少年,一位漂亮的令人感觉窒息的少年。

    在这位少年来到茶楼的那一瞬间,茶楼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

    众人看到他直接上了二楼。

    那些原在茶楼一楼喝茶的一些人见状,立刻有部分人跟在他的身后,直接上了二楼。

    此时此刻,花临刚拒绝了一位前来搭讪的女子。

    这位女子是个玻璃心,被花临拒绝后便恼羞成怒,各种看不惯花临,出言他这么糟糕的一个人,只有智障才会看上他。

    女子开始数落起花临的各种不好,例如五短身材,容貌丑陋,性格恶劣……

    花临无动于衷,然后,他就看到了从茶楼一楼阶梯走上来的少年。

    花临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他:“(⊙o⊙)?烟,烟烟?”

    那位眉眼极美,却透着一股冰冷之意的少年闻言,面容明显缓和了许多。

    少年看向花临,轻声“嗯”了一声。

    花临:“……?”

    花临:“……(⊙o⊙)?”

    花临:“…………???(⊙o⊙)???”

    花临第一反应是,天啊,寒烟出现了!

    第二反应是,(⊙o⊙)天啊,他现在似乎很丑?

    等花临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做了一件事。

    两只手立刻抚上了自己的脸颊,搓了搓,之后将脸上的伪装给去掉,顿时间,展露在众人眼中的是,花临丝毫不弱于寒烟的美貌。

    这一刻,茶馆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呆了,就差将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其中,尤其是那位前一刻还在滔滔不绝以着花临又老又丑来攻击花临的女子,简直傻眼了。

    花临将脸上的伪装给去掉后,一脸呆萌地看向寒烟,询问:“我美不美?”

    寒烟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你最美。”

    花临:“……”

    花临眨了眨眼,沉默了一下,他说:“你……”

    寒烟靠近花临,握住他的小手。

    花临想了想,撅起嘴,在寒烟脸颊上亲了亲。

    寒烟白皙的面颊上染上两片红晕,也在花临面颊上亲了亲。

    花临询问:“你现在是怎么回事?”

    寒烟说道:“我现在很好,有些特别。”

    寒烟想了想,又继续说:“想化道就化道,想化人就化人。”他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我是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做到这一点的。”

    花临:“(⊙o⊙)!”

    寒烟:“所以,这回你真的可以无所顾忌的怼天怼地怼空气了。”

    寒烟:“无论你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我都可以为你解决。”

    寒烟:“因为我很强。”

    花临:“……”

    茶楼众客人:“……”

    花临握住寒烟的手,说道:“走吧。”

    寒烟:“去哪里?”

    花临:“怼天怼地怼空气去。”

    寒烟:“……”

    茶楼众客人:“……”

    花临:“最近这个城市总有些人说我丑,神烦,我们去将这些人一一揪出来,胖揍一顿,从这个开始做起。”

    寒烟:“嗯。”

    茶楼众客人:“……”

章节目录

修真之花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红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夜并收藏修真之花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