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预定这天上午就出发去农村。然而,一早刚上班,秘书任永乐就接到了一个来自市里的电话,说市委书记陈青山,请萧峥去一趟市里,至于原因,电话里没有明说。

    萧峥心里隐隐带着些奇怪,如今他和陈青山的关系,算是很不错了。好几个事情,陈青山都是非常支持他的,要是有急事,陈青山应该会一个电话飞过来,让他马上去了。既然陈青山没有自己打电话,说明事情还没着急到火急火燎的程度。

    但要是一点都不着急吧?为什么刚刚上班,陈青山就让秘书打电话给萧峥的秘书呢?说明这个事情,是陈青山放在心上的。下乡这个事情,是萧峥自己可以控制的。所以,他对任永乐道:“你跟陈书记的秘书说一声,我这就出发去市里。”任永乐道:“是,萧书记。”任永乐去回复了。

    萧峥收拾了下东西,提起包,就出了门。任永乐从秘书办公室出来,接过了萧峥的包,陪同一起下楼,驾驶员蔡翔已经在楼下等着。萧峥的车子驶出县委大门的时候,正好一辆面包车驶进来,交错而过的一瞬间,萧峥瞧见了车上的好些个老同志,他们都是县里的离退休干部。自从在县会议大楼上给他们专门设置了活动室之后,每天总是有些老同志要过来“上班”,就是在这里读读书、看看报、喝喝茶、聊聊天,在食堂吃过中午饭,才慢慢回去。

    萧峥也看到了正在开车的,就是自己曾经的驾驶员彭光。彭光对萧峥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应该也拿了某些人的好处,这些萧峥都心知肚明。但,当时他也没有责令纪委监察局查处彭光,也没有命令机关事务局,开除彭光。萧峥只是将自己和彭光隔离开了,在他看来彭光之所以做出那些事情,就是因为离自己太近,又禁不住有的人开出的条件,内心里自私的东西便显露出来了。

    萧峥还清楚记得,那次彭光跑到他这里,请求萧峥帮助解决他女儿的就业问题。可萧峥没有答应,让彭光劝女儿自己去考试。或许,跟这一次也有关系,彭光对自己的领导很失望,就生出了怨气,才被人利用了,来偷拍自己和纳俊英。现在,彭光不能再接近自己,想要借彭光的手来伤害他就不容易了,对别人来说,彭光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这个事情,萧峥便让相关部门去处理了,并没有想要追着整彭光。

    “萧书记,我想跟天洼乡和草原乡的党委书记都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出发的时间,要推后了。”任永乐的建议,将萧峥的思绪从关于彭光的事情上拉了回来。萧峥道:“好,你不说我还忘了,跟他们说一下吧。”任永乐道:“是,萧书记。”

    任永乐就在车内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同时,跟将陪同一起下去的副书记纳俊英、副县长张承传、宝源县农业局长董攀登三位领导也作了说明,他们都表示在办公室里通知。

    到了市里,萧峥直奔陈青山的办公室。陈青山并没有在批阅文件,秘书陪同萧峥进去的时候,陈青山正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什么情况。听到秘书的汇报,陈青山转过身来,看到萧峥之后,脸上露出笑容:“萧书记来啦,请坐请坐。”

    等秘书关上门出去了,陈青山看向萧峥道:“这一清早就把你叫来,是不是打乱你的工作节奏了?”萧峥道:“没有。陈书记,我正好要向您汇报一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打算定为我的基层调研期,到乡里村里多走走,了解一下基层的情况。”陈青山听后,伸手在空中点了点道:“这个好的!多到下面走走,掌握了解基层和百姓生活的第一手资料,为下一步到新的岗位上做些准备。”

    “新岗位”?这个词从陈青山的嘴里说出来,让萧峥着实有些吃惊,“陈书记,下一步对我的工作有新的安排吗?”

    陈青山朝萧峥点头笑笑,道:“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要给你吹个风的。上次,我征求你的意见,是否愿意将人事关系调宁甘,你同意了。目前你的人事关系已经到了宁甘。我昨天新收到的消息,省·委对你在宝源县的工作总体还是非常满意的,因而有要进一步重用的考虑。当然,这个事情,还是在省·委领导层面的考虑,还没有进入正式的组织流程。但是,我相信也快了!

    所以,从现在开始,到你提拔前的这段时间,还是至关重要的。让你把人事关系,从江中调到宝源来,是我亲自动员你的,因而我不能不重视你的事情。你也知道,虽说我们宝源是贫困县,经济不是很好,但是内部情况的复杂程度,却也不比其他地方弱!所以,我觉得,有必要今天一早就把你找来,提醒你一下。这段时期,以平稳过渡为主,你要干事,等新的岗位尘埃落定,再大干一番。最近这段时间,低调一点、收敛一点,一切以平稳为主。这就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你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听完陈青山这一长段话,萧峥心里颇为感动。今天,陈青山特意把自己叫过来,特意说上这番话,对他是相当的关心了。萧峥说:“陈书记,你说的当然有道理。不仅是有道理,也让我深深感受到,你对我这个外省来的干部,有多关心!”陈青山摆摆手道:“你怎么说自己是‘外省来的干部’?你现在可是正式的宝源县委书记,没有括号‘挂职’这两个字了,而且你的人事关系也在宁甘了。你再也不是外省干部,是正儿八经的宁甘领导干部!你这个观念可要及时转变过来。”

    萧峥点头笑道:“陈书记批评的是!”陈青山道:“其他我也没有什么要交待的了。你既然要下乡,肯定日程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也就不留你吃饭了。”萧峥道:“我也不打扰陈书记了。”陈青山忽然又道:“还有一个事情,差点忘了。最近,省·委要召开脱贫攻坚座谈会,方案还没有完全确定,但是我相信,我和你都要参加。咱们都提前做个准备吧。”萧峥道:“这正好啊,有几个建议,趁此机会,向省里提出来。”陈青山点点头道:“建议是要提,但是也不要给省里出难题。还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意思,目前,一切以平稳过渡为主,争取早点到新的岗位。”萧峥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陈书记。”陈青山审视了下萧峥的神色,又强调:“得真明白。”萧峥见陈青山这么不厌其烦地叮嘱自己,不由笑着道:“真明白,陈书记!”陈青山这才道:“那行,没其他的事情了。你可以回去了。”萧峥道:“那好,我先下乡去了。再见,陈书记。”

    萧峥在陈青山的办公室里待了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坐上车,萧峥就对任永乐道:“回宝源。你跟纳书说一声,我们现在回去。”任永乐问道:“萧书记,要不我们兵分两路,直接到天洼乡汇合吧?这样更快。”萧峥想了想道:“之前,我们是不是一辆商务车下去的?”任永乐道:“是的,本来准备了一辆商务车。”萧峥道:“那我们还是回县里,一辆商务车下去。”

    这次去乡里,萧峥非常注意轻车简从。本来县委书记下去,一辆政府斯柯达接待,十几二十人也是常有的事。但是,这次萧峥下去,只叫了副书记纳俊英、副县长张承传,还有农业局长董攀登、连同秘书任永乐,一共也就5个人。所以,萧峥不想两辆轿车下去,只要一辆普通的商务车就行了。

    任永乐立刻明白了萧峥的意思,给纳俊英等领导打了电话。一小时不到,萧峥到了县里。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已经停在大院之中,纳俊英、张承传、董攀登三人已经在车上等了,萧峥和任永乐,也上了车。这是一辆可以坐7人的商务车,这几个人坐着还是相当宽松的。

    第一站就是天洼乡。之所以取名为“天洼”,是因为这个地方有个奇怪的凹陷部分,类似于一个巨大的天坑,但又不同于在江南水多可以成湖,这是在黄土高原之上,本身水就少,又没有人来建坝蓄水,平时就是数十平方公里的大凹陷,到了下雨天,就变得泥泞不堪,腿陷入泥里都挪不动,因而这个地方就被叫做了“天洼”。

    还好,今天天气晴朗。而且,从县城铺设过来的公路已经开建了,柏油路面虽然还没有铺压,但是比以前的土路已经平整了许多。

    沿途,萧峥看到的许多房子,还都是低矮的屋舍,这里一波,那里几簇,分得很散,田地也是这里一块、那里几点,不是很成规模。这个“天洼”乡的经济看来还是非常落后的。

    到了乡里,办公条件确实也不好,都是上个世纪的房子了,胜在大日头还照着,感觉生活还是有希望的,只要肯想办法。乡里的领导将萧峥引上了二楼的会议室,大家坐下来。乡里的领导,拿出了稿子,想要汇报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萧峥道:“我们能不能先吃饭?”

    众人都是一愣,天洼乡党委书记齐百运马上道:“好啊,好啊,先吃饭。各位领导从县里颠簸到这里,肯定饿了。”

    萧峥说:“我们赶紧吃饭,吃完了,百运就陪我们去走村,我们不要坐着汇报了,大家都是熟人。百运到时候边走,边给我介绍介绍就行了。这两天,我就打算多看看多走走。”

    在宝源县城,这是中午时分。原萧峥驾驶员彭光,并没有在机关食堂吃饭,也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宝源县城一个小区,他左右观望,见没人注意他,才上了一栋楼。

    到了五楼,彭光敲响一扇门,年轻漂亮的疆土妹子哈妮丽来开了门。等彭光进去之后,哈妮丽关上门,然后一把抱住了彭光。

章节目录

执掌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笔龙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龙胆并收藏执掌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