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

    毛利侦探事务所,二楼办公室。

    灰原哀抱着非赤,远离某个叫圣诞的小鬼。

    在路上,圣诞看到非赤从池非迟袖子里探头后,直接把非赤从袖子里拽了出来,手脚没轻没重,让她有点担心非赤会被撕了。

    “圣诞,这是洗手间,”池非迟带着圣诞打开厕所看了看,看着圣诞问道,“要上厕所,就到这里来,明白了吗?”

    “上厕所……”圣诞探头看了看洗手间里,笑着点头,“明白了!”

    池非迟又带着圣诞回沙发前,把路上买的绘本放到地上,发现柯南在一旁干站着,招呼道,“柯南,你过来。”

    “呃,好……”柯南走上前,低头看着池非迟塞到自己手里的一只蜡笔,有点不太明白。

    “你教圣诞认一认绘本上的常见动物,如果他想动手涂鸦,你就把蜡笔给他,让他往书页上画,画在地板上或者桌上也没关系,不要弄到沙发或者衣服上这类不好清理的地方,”池非迟把蜡笔递给柯南之后,就起身往厨房里去,“小树不用多管,他自己会打发时间,我和冲矢先生做饭,有事再叫我们。”

    柯南一看圣诞又被丢给自己,还要加一个小树需要看护,一时间拿着蜡笔风中凌乱,不知道自己叫池非迟过来是不是真的有帮助,拉住圣诞,按池非迟说的做,带圣诞开始认绘本上的动物,“圣诞,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泽田弘树自己翻了一本绘本,看了看,又跌跌撞撞跑到书架旁,伸手够着拿杂志。

    “给。”灰原哀帮忙把杂志拿下来,放到毯子上,叹了口气,对阿笠博士道,“博士,我们也帮忙照顾一下小孩子吧。”

    作为组织的天才药物学家,她以前也没想过,有一天会帮忙带小孩子。

    泽田弘树当然不用别人操心,自己可以翻着杂志看半天,安静乖巧不惹事。

    圣诞有了事情做,又因为在看可以满足好奇心、色彩鲜艳的绘本,一时间也十分省事,只是被迫营业的柯南要废神一点,被圣诞缠着问东问西。

    池非迟把食材处理方式告诉冲矢昴,让冲矢昴在厨房准备之后,到外面看情况。

    柯南坐在地上,指着图册上的动物,“这是大象……”

    “大象?”圣诞一脸好奇,“为什么是大象?”

    “因为,”柯南豆豆眼,“因为……”

    这个让他怎么回答?

    “大象?为什么?”圣诞又催促追问。

    柯南:“……”

    这种无厘头的问题是第几个了?记不清了,他要崩溃了!

    “因为大家都叫它大象,”池非迟走到旁边,也坐到了地板上,“就像大家不知道圣诞的名字的时候,都叫圣诞‘小朋友’一样。”

    圣诞若有所思地点头,抱起绘本放到池非迟腿上,“那它有名字吗?像圣诞叫做圣诞一样的名字。”

    “它还没有名字,”池非迟看着绘本上的大象道,“圣诞可以帮它取一个名字。”

    柯南松了口气,趁机跑去接水喝,看着池非迟靠‘给大象取名字’、‘把它画出来’,就把圣诞忽悠了老半天,突然觉得还是池非迟有办法。

    灰原哀也坐在一旁,跟阿笠博士、泽田弘树一人一本杂志,看着圣诞又自觉地提出给自己妈妈、给大家画画像,瞬间放心了。

    非迟哥带起孩子来轻松不少,能带小孩子认东西,还能培养小孩子的动手能力、培养绘画兴趣。

    她家非迟哥以后绝对是个好父亲。

    圣诞趴在地上画了半天,在池非迟的指导下,在画册上认真画了不少简笔画。

    “圣诞,大象的鼻子是长长的……”

    “嗯!那这样……”

    “这是圣诞的妈妈吗?”

    “是圣诞的妈妈,长头发……”

    “这个是什么?”

    “眼镜哥哥……”

    凑在一旁看的柯南:“……”

    他的画像很抽象嘛。

    “柯南,你来陪他画,”池非迟见冲矢昴在厨房探头,起身把场地交还给柯南,顺便给柯南传授诀窍,“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由你去想办法引导他去做某件事,而不是你跟着他打转。”

    柯南大概懂了,又问道,“那如果他不讲理地哭闹呢?”

    “对于小孩子,不是所有需求都要满足他,”池非迟进了厨房,“面对不合理、不合适的要求,就直接坚决地告诉他‘不行’。”

    冲矢昴眯眯眼看着池非迟进门,又收回视线,看向桌上的食材,“池先生,这些食材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可以直接动手了,对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站在一旁没有上前,“你动手,我看着。”

    冲矢昴行动能力不弱,果断开始动手做菜。

    之前在准备食材时,池非迟就大致说过准备做什么菜、食材怎么处理、怎么料理,冲矢昴做起来也没有束手束脚,也算是像模像样。

    只是……

    在做饭时,冲矢昴突然觉得生活气息浓重,不免感慨几句。

    “池先生对小孩子真的很有耐心,难怪孩子们会喜欢你,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刚才池非迟对着圣诞,哪怕没有笑,但表现出来的耐心和包容的态度,透着一份内敛的温柔,让他有点意外,不过好像又显得理所当然。

    “说不上来,”池非迟想了想,认真回答,“只要小孩子不给我惹麻烦的话,我是不会生气的。”

    冲矢昴转头看了看客厅里挥舞蜡笔乱画的圣诞,若有所思,“惹麻烦吗……”

    池非迟也回头看了一眼,“这算麻烦吗?”

    大不了等小孩子玩累了去收拾一下,只要别在他心情不好时,小孩子无理取闹地哇哇大哭或者纠缠不休,他都不觉得是麻烦。

    “也对,这可说不上什么麻烦,”冲矢昴笑了笑,盯锅里的鸡翅等,默默计时,“五分钟,鸡翅应该可以翻面……”

    “再等半分钟,”池非迟走上前,算是很真诚地传授自己的做菜诀窍,“我处理食材会把时间看得精准,不过做菜不会,就拿鸡翅来说,鸡的种类和饲养年份、鸡翅的新鲜程度、火候,都会影响烹饪时所需的时间,不能只看固定的时间,还要结合情况来看。”

    冲矢昴心里默数半分钟到了,认真观察着多加了半分钟小火料理的鸡翅表面,动手给鸡翅翻面,“颜色比之前焦黄了一些,虽然不知道味道有什么区别,但看起来确实比之前更让人有胃口。”

    “细节决定成败,”池非迟道,“这样一来,之前处理鸡翅时用的调料才能发挥最佳效果。”

    “火候吗……我不太擅长这方面的判断……”

    “你做菜有天赋,经验不足而已。”

    “我以前是不怎么做饭菜,要是池先生不是为了宽慰我而说好话的话,看来我以后要多做了,说不定也能练出一手好厨艺……”

    “还有关键的一点,用心。”

    “用心?是指专心,还是……?”

    “虔诚一点,对你手里的食材负责,对你的食客负责,人是能够从美食里获得心灵力量的,冲矢先生,请把烹饪当成一件能够救赎自己和别人的高尚的事。”

    厨房里,池非迟闲得无聊,开始疯狂忽悠、引导粉毛。

    不过,他觉得自己也没有说错,做菜这种事,有天赋是一点,经验和是一点,剩下的就是‘用心’。

    安室黑皮做菜就是有天赋、经验和态度,只要态度够正,人才会去研究、琢磨,从熟悉到灵活自如。

    灰原哀晃到厨房门口附近偷听,发现里面两个人一直在说做菜的事,困惑且无语。

    隔壁那个可疑的粉毛缠着非迟哥,难道真的是为了学做菜?

    “虔诚的态度……”冲矢昴看着锅里的鸡翅,眯眯眼笑道,“我大概明白了,食材经过自己的处理,会成为让人惊叹的美味,这就是对食材负责,而食客品尝到美食时,也能获得一瞬间的轻松和愉快心情,做菜的人,也能从别人的满足中获得快乐,这么一看,确实是件高尚又神圣的事,那也应该抛除急切的心理,同样用认真又快乐的态度来做菜吧?”

    池非迟背对着厨房小窗,靠着料理台问道,“冲矢先生有没有尝过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食物味道?”

    “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食物味道吗?”冲矢昴思索着,有些疑惑,“池先生是指顶级的美味,还是……?”

    “以前有个喜欢美食的食物品鉴家,他尝过很多美食,胃口变得越来越刁钻、越来越难以满足,为此他也变得焦虑,直到有一天,他家里出现了一道并不算精致的菜,在经过一系列挑剔的外表品平后,出于好奇,他还是尝了那道菜,不出他所料,那道菜的味道平庸,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可是他却满足而幸福地想落泪,”池非迟顿了顿,“这道菜是他母亲做的,由此可见,人的味蕾会和记忆关联。”

    冲矢昴:“……”

    他还在往温情的方向去想呢,结果……

    池先生最后这一句总结过于冷酷。

    “另外,这也是‘用心’的一种解释,”池非迟继续冷漠脸道,“有的人厨艺算不上出色,却为了家人、恋人或者别的食客,在做菜时,有着希望对方满足、快乐和幸福的期望,很多人只有在许久没有尝到、或者无法再尝到时,才会发现这道菜有着最美好的味道。”

    冲矢昴想到了曾经宫野明美给他做的菜,垂眸看着锅里的鸡翅,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现在热衷于做菜,也是想着能不能还原出宫野明美所做的菜的那种味道,“那样的味道,我想我是尝过的……池先生觉得我能够把它做出来吗?”

    灰原哀想起了自家姐姐做的食物,也竖起了耳朵听。

    “只会类似,不会一模一样,”池非迟毫不体谅地说了残酷事实,“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所做出来的菜也是一样。”(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烟火酒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火酒颂并收藏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