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许阳去了明心分院,一大早传承基地里就传出了诵读医书的声音,跟高中学校差不多。

    许阳站在教研楼下,抬头看着,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安静听着。

    “许医生,不上去看看吗?”

    许阳回头看去,是杜月明。

    许阳笑着问:“杜院长,起的很早啊。”

    杜月明捶了捶自己的老腰,说:“已经到了要早睡早起养生的年纪咯。”

    杜月明笑了笑,往上推了推自己的大眼镜,说:“这一届的传承班,还挺刻苦啊。大早上,还没上班就先背书了。”

    许阳说:“真等上班了,就要去跟师忙碌了。学医,就是要挤各种别人不愿意挤的时间。要学有所成,就要吃别人吃不了的苦。要不然,怎么有劝人学医,天打雷噼的说法呢?”

    杜月明顿时哑然失笑,他也没想到许阳聊得这么正经,他摇摇头说:“那看来我是成为不了一代名医了。”

    许阳说:“可你是一个好领导。对于明心分院来说,少一个好专家,影响不会很大。可要是少了你这个好领导,我们这么大的摊子,可就很难支起来了。”

    闻言,杜月明看向许阳。

    在朗朗的诵读声中,杜月明都被许阳说的感动了,他道:“谢谢你,许医生。”

    许阳也看着杜月明,他也道:“谢谢你,杜院长。”

    两人相视,都笑了。

    他们两个是明心分院的两个灵魂人物。

    杜月明想起了当年,在那个黑夜里,他匆匆下楼跟何教授争许阳的场面。要是没有那日的匆匆,恐怕也不会有如今的明心分院,而他杜月明也只会是一个普通基层中医院的副院长,碌碌终生,仅此而已。

    他一直都很庆幸当初的选择。

    默默感怀了一会儿,杜月明道:“等下你要去苏洲参加名医研讨会吧?”

    “嗯。”许阳点了点头,这两年来,很多名医交流会,他是免不了参加的。

    “刘何君跟你一起。”杜月明又压低了声音:“等见了刘明达教授,刘何君希望你能跟着他站一起,免得刘明达教授又说他,有你在,多少会好一点。”

    许阳摇摇头,有些哭笑不得。刘何君都四十了,居然还这么怕他老爸刘明达。

    “好,我知道了。”许阳答应了,然后上楼看了看。

    传承班的学员见许阳来了,背书的声音更大了几分。有好学的,就拿着本子上来询问许阳医学问题。

    许阳一一跟他们解释。

    这就是许阳一大早来这里的原因,因为今天他要去出差,没时间给他们解惑。所以早点过来,把他们的问题都给解释了。

    一通忙碌,许阳看了一眼时间,说:“上班时间到了,都去忙吧,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先记录下来。找带教老师问也行,等我回来也行。”

    众人散去。

    但还有个小女生留了下来。

    “怎么了,还有事?”许阳问她。

    小女生看着许阳,表情兴奋,她说:“师哥好,我是何教授的研究生。刚毕业,我申请来问县了。”

    “哦,你好啊,欢迎啊。”许阳对她笑笑。

    小女生难掩兴奋,她说:“师哥,你在我们学校都成为传说了,我们后面这些学弟学妹们都是听着你的传说毕业的,何教授也常常提起你。我们一直都说,何教授不先提一提你,上课都该不自在了。”

    许阳摇头笑笑。

    见许阳又看了一眼时间,小女生问:“师哥,你还有事?”

    许阳点点头:“要出差一趟。”

    小女生立马说:“哦,那我不打扰了。对了,在你走之前,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我一直想问来着。”

    许阳道:“可以啊。”

    小女生紧紧盯着许阳的眼睛问:“师哥,你说之前中医的处境那么艰难,网上都是中医黑,线下也没人相信中医能治病。虽说大家都说要复兴中医,但也都是嘴上喊得响,手下没什么动作。”

    “而你,却能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在那么多不解的目光中,宁愿与全医学界为敌,也势要扭转人们心目中中医的形象,要恢复中医能治大病重病的能力。到底……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你做到这一切的?”

    闻言,许阳沉默了。

    一瞬间,他想起了曾经很多事情。过了稍顷,他才说:“我……我的一个老师,在临终前,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

    小女生紧张地看着许阳。

    许阳道:“大医不出,苍生何为。”

    小女生呆住了。

    许阳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出门了。

    小女生喃喃自语:“大医不出,苍生何为……”

    她从这简单的八个字里面感受到了沉重的力量。

    ……

    而后,许阳跟刘何君一起去参加名中医会议。

    路上,已经四十多的刘何君紧张地手心出汗,不停用手擦着裤子。到高铁上,还在不停上厕所。

    许阳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肾虚,固摄无力了。

    等刘何君回来,许阳问他:“你怎么了?”

    “啊?没有啊?”刘何君赶紧摇头。

    许阳问:“怎么,你是一会儿害怕见到你爸?”

    “不会啊。”刘何君声音都提高了几度。

    许阳有些无语,还嘴硬呢,他道:“那等会儿我就不管你了。”

    “啊?”刘何君都差点站起来了。

    旁边座位上的人也诧异看了过来。

    许阳赶紧把他拉了下来:“行了行了,像什么样子。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怕你爸?”

    刘何君咽了咽口水,又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许阳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刘明达干了什么,把这孩子吓成这样。他印象中的刘明达,还是有点二的青年,怎么现在变成这样可怕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到站了。

    主办方早就派车来接了。

    到了会场,稍作休息,各地的专家也纷纷来了。

    许阳与他们打招呼,这几年,许阳跟他们混的挺熟了。

    刘何君明明是坐着,可却跟猴挠似的,左顾右盼,根本坐不稳。

    “哎,刘明达教授到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声,刘何君蹭一下就站起来了,根本不敢坐。

章节目录

中医许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智越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唐甲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甲甲并收藏中医许阳最新章节